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23章 沉著應對

0323章 沉著應對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在安謹諫的收藏室之中,最珍貴的不是安家先祖所留下的盔甲和戰刀,而是那把阿提拉之劍。一個是清朝藩屬國的名不見經傳小武將,一個是威名遠揚的匈奴王阿提拉,這便是區別。象徵著阿提拉的權利與榮耀的阿提拉之劍,一旦拿出去展覽的話,恐怕會成為整個世界都熱議的話題

可是,阿提拉之劍不見了。

賓客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還在讚美收藏室里的藏品,極盡阿諛奉承之事。

夏雷也和申屠天音說說笑笑,談論著一道來自清朝皇帝的聖旨。不過這只是一個幌子,他一直都觀察著安謹諫的神色變化。

「這是怎麼回事」安秀賢也發現阿提拉之劍不見了,頓時緊張了起來。

「我還想問你呢,這是怎麼回事」安謹諫的聲音裡帶著怒火,隨時都會發作的樣子。

「我不知道啊,我」安秀賢回頭看了夏雷和申屠天音一眼,他想起他之前有帶夏雷和申屠天音來這裡欣賞他家先祖的盔甲和戰刀,可是,他卻無法將夏雷和申屠天音與眼前所發生的事情聯繫起來。

安謹諫終於還是爆發了,他的情緒有些失控,「大家安靜一下大家安靜一下」

收藏室里的賓客們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的視線也都聚集到了安謹諫的身上。

安謹諫沉聲說道:「請大家原諒,都不要離開這裡。」

陪同安謹諫進來的保鏢已經用通訊器聯繫了別的保鏢,那些保鏢很快就趕了過來,堵住了書房的門口,不讓任何人離開。

「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問道。

「為什麼不然我們離開這裡」

「難道出了什麼問題」

一片議論聲,原本安靜下來的場面又活躍了起來。

一個保鏢走了進來,在安謹諫的耳邊低語道:「安董,負責看守書房的兄弟被人擊暈了,在另一個房間之中。」

安秀賢也說道:「爸,除了阿提拉之劍,我們還丟了幾件珍貴的藏品。」

安謹諫的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團。

「丟東西了」有人驚訝地道。

「難道懷疑我們偷了他的東西嗎」

「真是好笑,我們不都在餐廳里嗎」

「他把我們當什麼人了」

賓客們議論紛紛,還有人不滿了。能來參加這次晚宴的賓客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安謹諫的寶貝將他們堵在這個收藏室里,他們心裡肯定不舒服。

「靜一靜」安謹諫怒道:「有人偷了我的阿提拉之劍,那個人或許就在你們之中,在沒有查出來之前,誰都不能離開」

「還真是把我們當成賊了」有人生氣地道。

「開什麼玩笑,他瘋了嗎」

「我是什麼人被人這樣質疑,簡直過分」

收藏室里鬧哄哄的,無法安靜下來。

夏雷一直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安謹諫和安秀賢的反應,他的面上雖然一片平靜,一副不關我事我看熱鬧的樣子,可是他的心裡卻還是很緊張的。如果他在剛才的行動里留下了任何線索,恰好又被發現的話,那可就糟糕透頂了。

即便是神偷,這個時候也免不了會做賊心虛。

「怎麼會這樣」申屠天音一臉的驚訝,「這個收藏室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來的,誰有這麼大本事」

夏雷說道:「我也覺得奇怪,又是密碼又是指紋的,還有人看守,能從這裡偷東西的人肯定是神偷。恐怕,一早就盯上了吧。」

「神偷這個世界上真有神偷嗎」申屠天音笑了笑,「好想看看那個神偷的樣子,我想他一個很厲害。」

夏雷心中一聲笑,暗道:「不就在你面前站著嗎」

安秀賢走了過來,他的視線落在了夏雷的身上,試探地道:「夏先生,還真是奇怪,我帶你和天音來這裡看了看,我們家的最珍貴的藏品就不見了。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呢」

夏雷皺起了眉頭,「安先生,你是什麼意思」

安秀賢冷冷地道:「我沒什麼意思,只是隨便問問。在這裡,每個人都有嫌疑,每個人都有必要澄清一下。」

言下之意是你得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夏雷聳了一下肩,「你要我向你澄清什麼我需要向你澄清什麼嗎你要搞清楚,不是我讓你帶我到你家的收藏室來的,你不帶我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家裡還有這麼一個收藏室。就這麼一種情況,你想讓我向你澄清什麼」

安秀賢臉色陰沉,卻又沒法反駁夏雷的話。他的潛意識裡其實是想給夏雷找一些麻煩的,哪怕栽贓陷害也好,可是夏雷的身上毫無破綻可尋。

申屠天音有些不樂意了,「秀賢,你的意思是我也有嫌疑嗎我也需要向你澄清什麼嗎」

「不不不。」安秀賢跟著說道:「對不起,天音,你知道的,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我就是懷疑我自己,我也不會懷疑你。如果你想離開的話,我現在就送你離開。」

「雷,我們走吧,我看我們還是去住酒店好了。」申屠天音說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也不想住在這裡了。」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啊,我們去住酒店。」

安秀賢卻擋住了夏雷,「他不行,夏先生不能離開。」

申屠天音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秀賢,雷是我的朋友,你非要這樣嗎」

安秀賢說道:「天音,請你理解一下。你看,這次來參加晚宴的賓客都留下了,他們可都是我們韓國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夏先生也離開了,那他們也會離開。人都走了的話,我們可能會放走那個小偷。」

「那好吧,我也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