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27章 苦澀的重逢

0327章 苦澀的重逢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進入奉恩寺,夏雷提著牆角飛奔。: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身後警笛刺耳,呵斥聲不斷,他周身的神經都綳得緊緊的。左眼的能力被他喚醒,黑暗的角落、牆壁的後面、高樓上的窗戶等等,方圓上千米的範圍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左側,幾百米開外,兩個韓國警車正拿著他的照片叩開了奉恩寺的大門。右側,五十米開外,圍牆外面正駛過一輛警車,還有一輛載著cia特工的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還有正前方,一架直升機正快速趕來

天上地下都有抓捕他的人,簡直是天羅地網

可是,再大的網也有網眼。就在那輛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往前行駛的時候,夏雷折身到了右側的牆邊,雙腳一蹬便躍上了牆頭。他趴在牆頭上,等到那輛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轉進拐角的時候才跳下圍牆,橫穿街道,往地形更複雜的貧民區潛行而去。他剛剛離開,那架直升機便轟鳴而來,雪亮的探照燈在奉恩寺里掃來掃去。大門口也湧進了黑壓壓一片警察與韓警

只要再遲兩分鐘,夏雷就會被堵在奉恩寺里。

穿出小巷口,一輛機車從馬路一側急速駛來。機車上的女騎手一身緊身皮衣,前凸後翹,長腿誘人。她戴著頭盔,看不見她的臉,可夏雷還是看見了那張隱藏在頭盔下面的臉,梁思瑤的臉。

機車剎停在了馬路邊,梁思瑤將擋風玻璃拉了上去,焦急地道:「快上車」

夏雷猶豫了一下卻沒動,他被背叛了一次,他不想再被背叛第二次。如果這是梁思瑤與cia導演的一場戲,那麼他會成為那個被愚弄的可憐蟲。

「你沒時間了」梁思瑤著急地道:「請相信我,這一次我沒騙你如果我要騙你,我為什麼要給你打電話你知道我面對的是什麼嗎」

幾分鐘前,她給夏雷打了那個電話,她面對的是背叛cia,以及背叛cia所需要面對的懲罰,而那是非常嚴重的。

馬路另一頭出現了一輛警車,警笛撕開了夜空的寧靜。

天空上,另一架直升機也往這邊飛來。奉恩寺里找不到夏雷的蹤影,對方肯定要擴大搜索的範圍。現在別說是江南區,恐怕整個首爾地區都戒嚴了。

夏雷確實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了。如果有選擇的話,他不會上樑思瑤的車,可惜他沒有別的選擇。

夏雷快步走去,上了機車。梁思瑤給他遞來一隻頭盔,他戴上了頭盔,然後摟住了梁思瑤的腰。梁思瑤鬆開離合,一轟油門,機車像一隻野獸一般向前沖。她選擇的方向和夏雷一樣,也是地形複雜的貧民區。

夜風從耳邊呼嘯而過,警車和直升機都被甩在了身後。

夏雷的心中一片複雜的感受,與密密麻麻的追捕他的軍警、警車和特工有關,也與梁思瑤有關。他摟著梁思瑤的腰,腰還是熟悉的腰,柔軟纖細,他不知道摟了多少次了,可這一次的感覺卻是與以往截然不同的,他無法形容那種感覺。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避走人多的道路,專揀偏僻小巷行駛。十多分鐘後,機車來到了位於江南區旁邊的貧民區。之前的繁華景象就像是一個幻境,這裡沒有高樓大廈和炫麗的霓虹,也沒有寬敞整潔的街道,入目儘是低矮的棚屋,塑料布和蜘蛛網一般的電線,街道窄小,路邊隨處可見垃圾,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這就是韓國的城鄉結合部,都說韓國美如畫,可只有到了首爾的貧民區才知道任何地方都有醜陋的一面。

梁思瑤將機車駛進了一座棚屋。棚屋的院子里堆著大量的紙板和塑料袋,還有一些別人扔了的沙發之類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一條大黃狗沖著機車犬吠,鐵鏈被它拽得嘩嘩響。

梁思瑤摘下了頭盔,呵斥了一聲,「別叫」

大黃狗彷彿聽得懂漢語,夾著尾巴就鑽進了它的狗窩。

這個情況讓夏雷有些困惑,因為種種跡象都表明梁思瑤熟悉這個地方,包括這隻狗她都是認識的。

一個中年男人從棚屋裡走了出來,黃色的面孔,濃密的絡腮鬍子,再加上一頭很久沒洗的長頭髮,他簡直就是一個人熊。可這只是一個表象,這個中年男人的體型非常魁偉,眼神也很機敏,一看就不是什麼拾荒的人。

「去外面看著,有情況立刻聯繫我。」梁思瑤說道。

「嗯。」中年男人應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棚屋。

夏雷這才從機車上跳下來,他看著那個中年男人的背影,說道:「他是誰」

「一個本來應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人,但我救了他一命。」梁思瑤說道:「他叫朴真龍,你可以信任他。」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梁思瑤的臉上,「那麼你呢我應該信任你嗎」

梁思瑤頓時沉默了,她避開了夏雷的眼神,眼眸中滿是傷感與愧疚。她能感受到,當初夏雷對她付出的是真感情,與她分享的也是他能分享的一切,可她卻傷害了他。現在,面對這個問題,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想回答我嗎」夏雷追問道,他想知道答案。

梁思瑤抬頭看了一眼夜色籠罩的天空,卻說道:「我們進屋再說吧,現在美國的衛星技術很恐怖,我們老是站在天空下面說話,有可能會被發現。」

夏雷的心中一聲嘆息,跟著梁思瑤進了棚屋。棚屋的環境很糟糕,一張小方桌上的速食麵碗起碼幾天沒收拾了,放了好幾隻,幾隻蒼蠅圍著它們飛來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