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33章 不是辦法的辦法

0333章 不是辦法的辦法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茜拉米的臉上沒有半點畏懼,「我信,可我不怕我是對的,偉大的匈奴王就在我的身邊,他正看著你。你要殺,就殺吧」

匈奴王阿提拉已經死了一千多年了,茜拉米所說的自然是阿提拉之劍。

大月提雅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猶豫,聖物就在旁邊,她如果殺了茜拉米,這與她的信仰是相違背的。

「起來,閉緊你的嘴,夏回來之後你什麼都不要說」大月提雅收起了狙擊步槍,說話的時候她又看了一眼夏雷洗澡的地方。可是,除了一片模糊的水澤和梭梭林,她什麼都沒看見。這種環境下,就算她想一槍幹掉夏雷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酋長,能不殺夏嗎」茜拉米用祈求的眼神看著大月提雅。

「誰說我要殺他了」

「那你剛才」

「我想擊傷他,然後將他算了,更你說了你也不懂,這事你閉上嘴就行了,什麼都不要管。」大月提雅將狙擊步槍放回了夏雷的行李包。

「不殺他,那你想幹什麼」

「閉嘴你個笨蛋,他隨時會回來」大月提雅兇巴巴地斥責茜拉米。

茜拉米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怒意,伴隨著的還有一絲凶光,可是一閃而逝,大月提雅根本就沒有發現。她是白匈奴部落的神槍手,每次戰鬥都是最勇猛的一個,殺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她本身就是一頭人形凶獸,無論是誰威脅她,那其實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大月提雅與茜拉米的爭執自然沒有逃過夏雷的眼睛,雖然用唇語解讀普什圖語有些難度,但他的大腦有著匪夷所思的分析能力,所以兩女的對話他還是能解讀過來,不說每個詞都百分之百準確,但意思卻是八.九不離十的。

大月提雅放回了狙擊步槍,這也意味著他暫時沒有危險了。他從水裡爬上了岸,穿上了衣服,然後往營地走去。在靠近營地的時候,他彎腰從地上撿了一塊石頭。近距離,他用石頭砸中大月提雅的腦袋的幾率絕對比大月提雅用手槍擊中他的幾率要高得多,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可以更快。

大月提雅並沒有掏槍,看見夏雷回來,臉上帶著笑容,「夏,感覺怎麼樣」

夏雷笑道:「還不錯,水很清涼。在沙漠里能有這樣的地方洗個澡,這是上天的恩賜。」

「休息吧,四個小時後我們繼續趕路,爭取在明天中午到達伊卡部落。」大月提雅說道。

「嗯,你們先睡吧,我剛洗了澡,不困,我先站崗。」夏雷回到了他的毯子上,抽出狙擊步槍擦拭。

槍在手,他並不擔心大月提雅會對他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

大月提雅沒有異常的舉動,她裹著毯子和衣而眠。

茜拉米看了看大月提雅,又看了看夏雷,似乎有話想說,可猶豫了半天都沒能說出一句話來。

茜拉米的反應半點不落地落在了夏雷的眼角餘光里,她此刻雖然還沉默著,可他的心裡一點都不怪她。她不僅為他說話,甚至還冒著極大的危險阻止大月提雅向他開槍。她能為他做到這種程度,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她畢竟也是白匈奴部落的人,他不能指望她背叛她的酋長,還有白匈奴部落。

時間靜悄悄地流走,夏雷的心裡也思潮起伏。

「種種跡象都表明大月提雅絕對不會繼續與我合作,她不會放了唐語嫣和寧靜,也不會允許我進入古城遺迹挖掘寶物。她甚至會將我出賣給美國人,換取部落的安寧和更大的利益。我現在幹掉她輕而易舉,也能消除被她出賣的隱患,可是,如果我幹掉她的話,唐語嫣和寧靜怎麼辦茜拉米會不會與我搏殺我還能不能進入古城遺迹挖掘寶物」一個個念頭在夏雷的腦海里起起伏伏,讓他無法安定下來。

殺又不能殺,繼續跟大月提雅走下去,他又會陷入非常危險的境地之中。那個時候,別說是救出人質再挖寶了,就連他自己的安全都無法保證。他從來沒有遇到眼前這種情況,這讓他頭疼不已。

大月提雅的雙眼悄悄地睜開了一條縫隙,觀察著夏雷的動靜。

她的動作雖然微不可見,但夏雷還是看見了。夏雷不動聲色地站了起來,四下眺望,假裝觀察四周的環境。

大月提雅似乎放下了心,嘴角也露出了一絲不太明顯的冷笑。

又過了一會兒,茜拉米從她的毯子上爬了起來,往夏雷走去,「夏,你去休息吧,我來站崗。」

「這才沒多久,你再睡一會吧。」夏雷說。

「我睡不著,你去睡吧。」茜拉米抱著她的ak47,一臉的鬱悶。

夏雷假裝不知,試探地道:「茜拉米,誰惹你不高興了」

茜拉米瞄了一眼大月提雅,冷哼了一聲,「是」

大月提雅忽然醒來,打斷了茜拉米的話,「你們在聊什麼」

「沒什麼」茜拉米沒好氣地道。

夏雷笑著說道:「茜拉米也是剛剛醒來,要換我的崗。」

大月提雅說道:「算了,看來我們都不困,乾脆繼續趕路吧。這樣的話,我們能更早回到部落去。」

「酋長」茜拉米欲言又止,似乎在擔心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大月提雅冷冷地瞪了茜拉米一眼,「別廢話,去牽馬,我們離開這裡」

茜拉米氣沖沖地去牽馬,一邊走,一邊用腳踢著沙子。

大月提雅的眼神越來越陰冷了,毫無疑問,她覺得茜拉米是在挑釁她的威嚴。作為白匈奴部落的酋長,她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有人挑釁她的威嚴。

夏雷笑著說道:「茜拉米還是一個孩子,有點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