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38章 神秘古書

0338章 神秘古書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三天後白匈奴部落。

茜拉米和夏雷攜帶阿提拉之劍回歸,大月提雅身死,這兩件事就像是兩顆炸彈在部落里炸開,引起了劇烈的震動。作為部落的神槍手,每次作戰都最英勇的人,茜拉米在部落戰士之中擁有很高的聲望,這些部落戰士贊成茜拉米依照傳統接任新酋長的位置。部落里也有支持大月提雅的人,提出質疑和反對的聲音。一時間雙方堅持不下,火藥味很濃。

關鍵時刻,夏雷偷放在大月提雅身上的竊聽器所錄下的對話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大月提雅身為白匈奴部落的酋長,卻意圖將為白匈奴部落取回聖物的夏雷出賣給美國人,並默許伊卡部落的人對茜拉米先辱後殺。大月提雅與阿布圖錄的對話一被捅出來,又在部落里掀起了軒然大波。那些質疑和反對的聲音都沒有了,茜拉米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新的酋長。

部落里的男人們開始殺豬宰羊,為新酋長上位的儀式做準備。

夏雷也在部落里用衛星電話向釋伯仁報告了任務的進展情況。

「上面的意思是我們回國,你留下來」直到夏雷結束與釋伯仁的通話,唐語嫣才出聲說了一句話,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擔憂的神色。

夏雷苦笑了一下,「這是你乾爹的意思,你準備一下吧,帶著寧靜她們離開。龍冰和你哥會接應你,至於我你就別管了,完成任務之後我就回國。」

「可是你一個人在這裡叫人怎麼放心」

「沒事,我自己會小心的。」夏雷說。

「你留下來是要完成寧靜她們沒有完成的工作嗎」唐語嫣的心思很縝密,一下子就猜到了正確的地方。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的,這是你乾爹的命令,這事也只有我能幹,不幹不行。」

「我可以留下來幫你,完成那間工作之後我們再一起離開。」唐語嫣說道。

這似乎是一個不錯的提議,有幫手總比沒幫手好,夏雷有些猶豫要不要答應。

嘟嘟嘟,嘟嘟嘟

衛星電話忽然響了。

打來電話的是龍冰,「讓語嫣接電話。」

夏雷將衛星電話遞給了唐語嫣,「是龍冰,她找你。」

唐語嫣接過了衛星電話,然後與龍冰通話。

夏雷看著唐語嫣,可惜他聽不見衛星電話里的龍冰的聲音,他只能聽到唐語嫣的聲音。

「好吧,我馬上做準備,六個小時後達到指定坐標位置。」唐語嫣說了這句話,然後又將衛星電話遞給了夏雷。

「夏雷,你自己小心一點。唐語嫣馬上會帶著人離開白匈奴部落,到指定位置等待我們的飛機。你留一部衛星電話,隨時保持聯繫,一旦任務完成立刻撤退。」龍冰的聲音。

「好吧。」夏雷掛斷了電話。

「我馬上就要動身了,不然無法趕到飛機接應我們的地方。」唐語嫣看著夏雷,眼神之中竟然帶著一點不舍的意味。這一路上兩人同生共死,還發生了一些讓人臉紅的窘事,這些都是珍貴的記憶,難以忘記。

「保重,國內見。」夏雷也看著他。

唐語嫣忽然湊了上來,給了夏雷一個緊密的擁抱。

有力的臂膀,溫暖而柔軟的擠壓,還有撲鼻的芬芳,夏雷被她弄得有些緊張了,不知道該不該也伸手抱一下她的腰。

「答應我,活著回來。」唐語嫣在夏雷的耳邊留下了這樣一句話,然後鬆開了他。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下意識地點了一下頭。

片刻後,寧靜和幾個華國專家都被召集了起來,準備隨唐語嫣出發離開部落。

「你不走嗎」聽夏雷告知不走,寧靜驚訝地看著夏雷。

旁邊有很多白匈奴族的女人看著,但夏雷並不擔心她們能聽懂漢語,他說道:「我要留下來完成你們沒有完成的工作。」

「那我也留下來和你一起完成,這是我的專長,我能幫上忙。」

「不行,你必須離開,這是上面的命令。為了救你們,已經死了很多人了。上面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如果你不走,計劃就亂了。你難道還想陷入困境,讓人再來救你一次嗎」夏雷的語氣很嚴肅。

「我」寧靜很委屈,可又覺得夏雷說得很有道理,她的心裡充滿了矛盾。

「別傻了,回去吧,我不會有事的,回過之後我來找你。」夏雷的語氣又柔和了許多。

「你一定要回來。」寧靜忽然鼓起勇氣,鑽進了夏雷的懷裡,一雙柔荑也緊緊地抱住了夏雷的腰。

她是一個柔弱的女人,夏雷比她高一個頭,她在夏雷的懷裡整個人都顯得小了一圈,那種小鳥依人的感覺特別明顯。

旁邊,唐語嫣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然後嘴角又浮出了一絲苦笑。她之前擁抱了夏雷,現在這個考古女博士又做了同樣的事情。她忽然想起了一首老歌裡面的一句歌詞,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

夏雷被寧靜的這個擁抱弄得很尷尬,因為他已經注意到了唐語嫣的異樣的眼神,還有身邊的一大群的白匈奴族的女人們的異樣的眼神。在這個部落,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他是新酋長茜拉米的男人,寧靜這樣抱著她,這些女人們又怎麼不好奇兩人的關係呢。

砰砰砰

突然響起的槍聲打破了平靜,也把寧靜嚇了一跳,她慌忙鬆開了夏雷,去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開槍的是茜拉米,童顏h一臉的不高興,「已經允許你們離開這裡,為什麼還不走不走的話那就留下來餵羊。」

部落里的女人們一臉的幸災樂禍的笑容,她們顯然知道新酋長為什麼發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