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45章 人形炮彈

0345章 人形炮彈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你還真是聰明。」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女人的臉上,那一層黑布,包括她眼部的熱息成像夜視裝備頃刻間蕩然無存,她的整張臉都曝露在了他的視野之中。看清楚了她的臉,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你以為你蒙著臉,我就認不出你了嗎?」

女人的身子頓時微微地僵了一下,但只是一下,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因為她相信在這黑暗的環境里,夏雷根本不可能認出蒙著臉的她。她認為他只是在試探。

「我沒有多少耐心,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把背包給我,不然我開槍殺了你!」女人將槍口對準了夏雷。

夏雷的臉上卻沒有半點恐懼,甚至連一點緊張的氣息都沒有,他淡淡地道:「非要我說出你的名字嗎?葉列娜。」

女人頓時愣在了當場。她正是俄羅斯籍的自由特工,葉列娜。不過在這樣的環境里被人認出來,她不敢相信,感覺也很詭異。

葉列娜的反應讓夏雷捕捉到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她並不知道他的能力。這種情況也發生在了cia身上,他們也不知道ae膠囊給他帶來了什麼改變。這樣的情況有可能也會發生在父親夏長河的身上,他也不會知道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變化。

發現了這一點,夏雷的心中的底氣就更足了,他沉著地道:「葉列娜,你雖然蒙著臉,可你的聲音是不會變的。還有,你知道我在這裡幹什麼,你幫助過我。雖然那是我父親的意思,但我不相信你會對我開槍。」

夏雷的話音剛落,隧道里就炸出了一聲槍響。

開槍的是葉列娜,子彈擊中了夏雷身後的石壁上,濺起了一團火星。

夏雷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因為他很清楚這個葉列娜不過是父親的一個手下,她根本沒有射殺他的魄力。其實,在她開槍之前的那一剎那,他已經捕捉到她的槍口偏移了他的身體,不然他肯定是要躲閃並還擊的。

葉列娜說道:「我再說一下……」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你想要我的背包里的東西也可以,讓我父親親自來拿。「

「你就不怕我我是背著你父親來的嗎?」葉列娜雖然沒有承認她的身份,但這句話已經是變相地承認了。

如果她是背著夏長河來的,那麼她就有可能向夏雷開槍,殺他,她是這個意思。

夏雷探開了手心,露出了一把小巧的飛刀,他說道:「看見它了嗎?如果你真的是背著我父親來的,你再向我開一槍,它會要你的命。你想試一下嗎?」

葉列娜頓時緊張了起來。夏雷這一路殺過來,她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相關的情報卻是少不了的,所以夏雷有多厲害她的心裡是清楚的。她持槍在手,夏雷的手中只是一把小小的飛刀,可詭異的是感到緊張的竟然是她!生存的壓力也不在夏雷那邊,而在她這邊!

夏雷又說道:「你幫過我,我不想殺你。你走吧,我當你沒來過。」

葉列娜將槍口放了下去,無可奈何的語氣,「是你父親讓我來的,你拿到的那些東西對我們很重要,把它給我吧。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你父親。」

「他想要就自己來找我。」夏雷的態度很堅決。

葉列娜皺起了眉頭,「你怎麼這麼固執?他是你父親!」

夏雷說道:「我知道他是我父親,可這東西是國家要的,為了背包里的東西已經死了很多人了,就憑你一句話,我就要把它給你嗎?還有,你一個人來見我,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我父親派來的?我又怎麼確定你拿了東西之後不會獨吞?」

「你不相信我?」

「我現在不會輕易相信任何女人。」

「哈哈哈……」葉列娜發出了奇怪的笑聲。

夏雷只是看著她笑,沒再說話。拋開背包里的東西的重要性不談,就憑父親夏長河沒有現身這一點,他都不會將東西交給她。葉列娜雖然幫過他,可誰又能保證她不是心懷不軌動機呢?

「你父親親自來,你會給他嗎?」葉列娜止住了笑聲,試探地道。

夏雷說道:「他來了再說。」

葉列娜也沒多說,轉身就走。

夏雷追問道:「他什麼時候來?」

葉列娜回頭看了夏雷一眼,語氣之中帶著點敬畏的意味,「你父親的事,誰都做不了主。他覺得可以見你的時候,他自然會現身與你見面。」

夏雷的心微微一沉。他本來想借背包里的東西引誘父親出來見面,可從葉列娜的口氣來看,父親這一次並不會出來與他見面。不然,父親夏長河這次會親自來索要東西,不會派一個手下過來。

「難道我拿到的東西對父親來說並不是特別重要?或者,他是等湊齊了所有的古合金零件之後再想辦法取走?」看著葉列娜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夏雷的心裡也冒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離開隧道,夏雷爬上了土坑,眼前已經沒有葉列娜的身影了。

夏雷四下張望了一下,依然沒有發現葉列娜和行蹤,更沒有發現父親夏長河。他的心中一片失望,也準備離開這裡返回白匈奴部落了。

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廢墟之中傳來,「我記住了你的臉。」

在聲音輕輕的,飄飄的,幽幽的,給人的感覺好像是經過音質軟體處理過,像鬼的聲音。

這個聲音頓時讓夏雷毛骨悚然,他的視線飛快地在廢墟之中搜索,可惜除了石塊他什麼都沒看見。

詭異的女人的聲音只出現了一次,再沒有出現。

夏雷晃了晃頭,疑惑地道:「難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