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47章 靈異事件

0347章 靈異事件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一天後,一架專機從伊斯蘭堡國際機場。

飛機上,釋伯仁翻看著夏雷從白匈奴部落裡帶出來的古書。可是,不僅是古書他看不懂,就連夏雷提供的普什圖語的譯文他也看不懂。

「上面寫著什麼?」釋伯仁看著夏雷,好奇地道。

夏雷說道:「這是白匈奴部落的古書,上面記載著匈奴人的歷史、人物、祭祀和慶典之類的東西,還有關於明朝永美公主的一些事情,不過不是很詳細。這書是我借來的,要還回去。」

「你借它幹什麼?」龍冰忍不住插嘴問道。她擔心的其實是夏雷的最後一句話,還回去,阿富汗那種地方她是不想夏雷再回去的,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

夏雷說道:「這裡面牽扯到明朝的人物,還有那塊金屬的來歷,我想把書拿回去給寧靜看看。她是這方面的專家,沒準能找到什麼線索。」

釋伯仁說道:「書我會交給寧靜,這個任務就到此為止。關於古合金的任何事情你都別打聽,更不要攙和,明白嗎?」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我以為我會和你們一起找下一個藏寶點,不需要我了嗎?」

「暫時不需要,需要你出手,我會告訴你的。」釋伯仁並沒有解釋什麼。

夏雷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心中也有些不高興。他非常想弄清楚古合金的秘密,阿富汗之行他付出了這麼多,甚至可以說是將腦袋提在手裡完成了任務。現在他找到了新的指針,卻沒想到被排斥在外了。

釋伯仁看了一眼夏雷的臉色,嘆了一口氣,「雷子,別不高興。這件事太重要了,我是做不了主的。上面其實有一個專門的小組在負責,你別看我這邊場面大,要是沒那個小組出面,我能調動嗎?我其實也是一個跑腿的,執行命令而已。」

釋伯仁這麼一說,夏雷心中的怨氣才消了一點。確實,就白沙瓦軍事基地那十架戰鬥機,還有衛星支持,還有逃出韓國時的那一艘潛艇,這都是需要極大的許可權才能調動。釋伯仁的許可權還不夠。

「沒事,反正我已經說過,這是我最後一次執行這樣的任務了。下一次,就算那個什麼小組來求我,我也不會去。」夏雷說。

「你小子……」釋伯仁一臉的苦笑。

換做是龍冰和唐語嫣說這樣的話,他一準劈頭蓋臉地罵過去,可在夏雷這裡,他卻沒法發火。人家不過是一個名義上的顧問,還沒工資拿,隨時可以跟他說拜拜。

「乾爹,喝茶。」唐語嫣湊來打圓場,給釋伯仁遞了一杯茶,然後又給夏雷遞了一杯茶,「雷子,你也喝杯茶。」

「謝謝。」夏雷接過了唐語嫣給他泡的茶。

釋伯仁放下茶杯一口都沒喝,起身就走,一邊說道:「語嫣,你勸勸這小子,我去別的地方坐。你們好好聊聊,你們年輕人話題多。」

「沒問題,保證完成聊天任務。」唐語嫣笑著說道。

釋伯仁瞪了唐語嫣一眼,去駕駛艙了。

「什麼時候去我家?」唐語嫣笑盈盈地看著夏雷。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回京都安排一下就可以去了,也就幾天時間吧。」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唐語嫣很高興的樣子。

這時龍冰走了過來,毫不客氣地坐在了兩人的對面,「剛接到消息,安謹諫來華國了。」

唐語嫣說道:「我知道你們在韓國的行動,安謹諫這次來,難道還想把阿提拉之劍要回去?」

夏雷笑了一下,「他要阿提拉之劍,恐怕只有親自到白匈奴部落去取了,不過我猜他也沒有那個膽量。」

龍冰皺了一下眉頭,「你別輕視他,凡事小心一點。安家的實力很強,不可小覷。」

夏雷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小瞧他,但也不會高看他。這裡是華國,不是韓國。在韓國我還躲著他,可在華國,我還需要躲著他嗎?」

「嗯,也對。」龍冰話鋒忽然一轉,「你們不是在聊天嗎?繼續聊。」

唐語嫣看著龍冰,心中有好多想跟夏雷聊的話題,現在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夏雷也沒說話,他的腦海里忽然浮出了一個人。

梁思瑤,韓國一別,她現在又在什麼地方呢?

卻就在這時飛機突然劇烈地震動了一下,唐語嫣的身體失去平衡,一下子撲在了夏雷的大腿上,一隻柔荑也按在了很敏感的位置上。那一瞬間,夏雷的整個身體都繃緊了。

還好只是一下,唐語嫣跟著就爬了起來,臉紅紅的,尷尬得很,「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夏雷也很尷尬。他想起了唐語嫣給他縫屁股上的傷口的情景,比起那一次,眼前這個意外又算得了什麼呢?可是當著龍冰的面,他還是忍不住尷尬。

「可能是遇到強氣流了。」龍冰假裝沒看見,岔開了話題。

就在這時,飛機又劇烈地震動了一下。這一次更加劇烈,夏雷被拋出了座位,撲到了對面的龍冰的身上,而且雙手全都撐在了她的胸部上。

觸手一片柔軟,富有彈性,手感絕對是好到了沒話說,夏雷的嘴巴也大大地張開,但這絕對不是爽成這樣的,而是痛成這樣的。就在他撲到龍冰的身上,按住人家的柔軟的時候,龍冰的膝蓋也本能反應地撞在了他的雙腿之間。

「你……沒事吧?」龍冰關切地道,也有些後悔反應太過激烈了,畢竟夏雷不是故意的。

「沒、沒事。」夏雷夾著腿回到了座位上,臉漲得通紅。

三人之間的氣氛悄然變得尷尬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