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52章 在華國你也敢囂張!

0352章 在華國你也敢囂張!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進入前廳的時候沒人攔阻,但夏雷準備進入電梯間的時候卻被大廈的保安給攔了下來,要夏雷出示相關的工作證,或者請柬。

夏雷也沒跟保安多說什麼,他掏出手機準備給申屠天音打電話。這時一群人走了過來,其中一個還老遠跟他打了招呼。

「這不是夏先生嗎?」安秀賢帶著一群保鏢走了過來,面帶笑容。

一身白色的西裝,錚亮的皮鞋,梳理得一絲不亂的髮型,再搭配一張俊秀的臉龐,不得不說安秀賢真的是一個玉樹臨風的人物。他帶的保鏢清一色的黑色西裝,成了他的陪襯,越發顯出他的高貴不凡。

夏雷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搭理。

被直接忽視,安秀賢也懶得裝笑臉了,譏諷地道:「夏先生,從我家盜走的那些古董都賣了吧?恭喜你,又賺了一筆。」

夏雷冷冷地道:「你說什麼?」

「哼!」安秀賢冷哼了一聲,「我說你從我家盜走的東西都賣了吧,我想你一定是賣了,然後迫不及待地到這裡來告訴申屠天音說你又賺了一筆,不是嗎?你想讓申屠天音誇你會做生意,是不是?」

「哈哈哈……」安秀賢的一群保鏢大笑了起來。

夏雷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你大概是覺得這裡是韓國吧?在韓國你還算是一個人物,可在華國,你算老幾?安秀賢,別惹我,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你說什麼?華國的小丑!」一個保鏢操著韓語對夏雷吼道:「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

另一個保鏢揮了一下手,「傻瓜,小心我揍扁你!」

還有一個保鏢氣焰囂張地道:「我們韓國人在華國還用客氣嗎?混蛋!」

「行了行了。」安秀賢擺了擺手,「別跟一個小偷計較,這裡是華國,他以為他是華國的一號人物,我們就給他點面子吧。」

「呸!」一個保鏢往夏雷的面前吐了一口口水。

帶著點黃色痰塊的口水不偏不倚,剛好掉在了夏雷的鞋面上。

「哈哈哈。」吐口水的韓國保鏢笑了,一點都沒將夏雷放在眼裡。

前廳里已經有很多人看向了這邊,低聲議論著。

「我們走,讓這傻瓜爬樓梯去吧。」安秀賢開心極了,他沒想到夏雷會這麼好欺負,到現在都沒還嘴。

卻就在安秀賢帶著一群保鏢準備進入電梯的時候,夏雷伸手擋住了他的去路。

安秀賢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你想動手?」

不等安秀賢一聲招呼,他的保鏢一涌而上,頓時將夏雷圍了起來。那氣勢,隨時都會將夏雷一頓亂拳打扁在地!

夏雷卻連看都沒看那些保鏢一眼,他說道:「安秀賢,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你讓你的保鏢跪下來,用舌頭把我的鞋添乾淨。二,你自己跪下來,用舌頭把我的鞋舔乾淨。」

「你說什麼?混蛋!」安秀賢怒了。

夏雷說道:「安秀賢,你是覺得你父親是韓國的政治人物,還有可能當上韓國總統,我不敢動你吧?還是你覺得你幾百億身家,我不敢動你吧?」

安秀賢眉頭一挑,「你動我試試。」

話音剛落,夏雷一耳光就抽了過去,端端正正地抽在了安秀賢的右邊臉頰上。他的速度很快,快得安秀賢連躲閃的念頭都還沒來得及產生,更別說是做出躲閃或者格擋的動作了。

「你——」

啪!夏雷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安秀賢的左邊臉頰上。他下手不留情,安秀賢的一張俊臉頓時腫了起來。

兩耳光,從開始到結束的時間不到兩秒鐘。安秀賢的一群保鏢直到夏雷抽完了人才回過神來,一頓亂拳向夏雷砸過去。

夏雷一腳將安秀賢踢飛,然後藉助安秀賢身體上的反震力,一個倒空翻高高躍起,一腳抽中了一個從後面偷襲他的保鏢的腦袋。嘭!一聲悶響,那個保鏢頓時被腿鞭抽翻在地。

夏雷一落地,頓時被安秀賢的保鏢圍在了中間。

「打、打死他!」安秀賢捂著發燒的臉頰,氣得快瘋掉了。

什麼時候,韓國頂層的公子哥被人這樣打過!

夏雷被圍,被群毆,但那只是一個錯覺,眨眼間安秀賢的一群保鏢就被打得東倒西歪,有的鼻青臉腫,有的倒地不起。

「你們幹什麼!住手!」一個管理員帶著一群保安沖了上來,擋在了夏雷與安秀賢一群人的中間。

安秀賢怒吼道:「一群廢物,給我上!」

一個眼睛被打成熊貓眼的保鏢悄悄地取出了一把小號獵刀,背著手,趁著保安擋住夏雷的時候悄悄地向夏雷的後背靠了過去。

「你們把這裡當成什麼了?」管理員生氣地道:「你們有矛盾出去解決,不然我報警了。」

安秀賢怒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看清楚!混蛋!」他指著夏雷吼道:「他必須給我跪下道歉!」

「安、安先生,對不起,對不起。」管理員這才認出安秀賢來,態度跟著就變了。也難怪他一時沒認出來,因為安秀賢比平常「胖」了許多。

「那還不滾開!」安秀賢吼道。

這時那個手裡藏刀的保鏢突然向夏雷的後腰扎了過去。

夏雷的後腦勺彷彿長了眼睛一樣,橫移一步,避開獵刀,同時右手的手肘狠狠地往後一撞,頓時撞在了那個保鏢的心口上。

叮!保鏢手中的獵刀頓時掉在了地上,他捂著心口就往地上蹲了下去。

卻沒等他蹲下去,夏雷的右肘又往後面撞去,狠狠地撞在了他的鼻樑上。頓時間,他的鼻血就像是噴泉一樣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