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53章 沒有完成的吻

0353章 沒有完成的吻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有人將夏雷帶到了申屠天音的辦公室門口,傅明美站在那裡,一見面便甩了夏雷一個白眼。

夏雷知道她想表達什麼,他一臉無辜地聳了一下肩。

「你呀你,電話都不打來一個。」傅明美小聲抱怨,「虧我還那麼好心提醒你。」

夏雷笑著說道:「我這不是來了嗎?我真人過來,肯定比打電話有誠意。」

傅明美瞪了夏雷一眼,「還不快進去,好生哄哄她。」然後,她給夏雷開了門。

夏雷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豪華大氣的辦公室,仍然是一貫的冷色調,處處都散發著冰冷和嚴肅的氣息。申屠天音正坐在辦公桌前,看著一台白色的蘋果顯示器。夏雷進門的時候,她抬頭看了一眼,然後笑著向夏雷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

夏雷本來還擔心她會不高興,會有點小脾氣,可沒想到她如此平靜,還有笑容。他不知道這是因為什麼原因,但他的心情卻放鬆了一些,他走了過去,硬著頭皮說道,「天音,實在抱歉,前一段時間……」

「噓。」申屠天音在唇間豎起了一根手指,示意他不要說話。

夏雷以為她在開視頻會議,但走到申屠天音的身邊才發現她正在看他剛才狠揍安秀賢並將安秀賢踩在腳下的視頻。

申屠天音笑著說道:「我已經看三遍了。」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這是天翅大廈,是萬象集團在京都的總部,發生在大廈前廳的事情申屠天音肯定早就接到報告,並通過監控系統在觀看了。她要制止事件的發生其實也很容易,可她並沒有這麼做,而是在這裡看著,而且還看了三遍。他猜不透她的心思。

「坐吧,我給你倒杯喝的。」申屠天音起身往酒櫃走去。

夏雷坐在了沙發上,看著申屠天音給他倒酒。他的心裡很奇怪她今天的態度,但他沒問。

申屠天音拿了兩杯紅酒過來,一杯給了夏雷,一杯給了她自己,然後她與夏雷碰了一下杯,笑著說道:「為了我們的重逢,干一杯。」

「重逢?」夏雷笑了,「怎麼這樣說?」

申屠天音坐到了夏雷的對面,她喝掉了杯中的紅酒,然後直盯盯地看著夏雷。

「好吧,為了我們的重逢。」夏雷也喝掉了杯里的紅酒。

申屠天音這才說道:「知道我為什麼沒有阻止發生在前廳里的事情嗎?」

夏雷搖了搖頭。他能猜到很多人的心思,但申屠天音的心思卻很難猜到。

「在韓國,他百般刁難你,在酒店咖啡廳甚至不給我面子。他那種眼高於頂,不可一世的人,也只有你這樣的男人能教訓他了。」申屠天音的嘴角又浮出了一絲淺淺的笑意,「剛才真是解氣,不然我也不會看三遍了。」

「你討厭他?那為什麼還要跟他合作,搞什麼手機項目。」

「生意歸生意,再說了,又不是我打的他。」申屠天音果然是絕頂聰明的女人,做事說話讓人找不到半點破綻。

夏雷苦笑了一下,「本來我還擔心你和神域集團的合作,現在看來我這種擔心是多餘的了。」

「為什麼這麼說?」

「在做生意方面,你比我強。我擔心你被神域集團騙了,可我剛剛才發覺,應該擔憂的是安秀賢。」夏雷說。

當年,一個女人,在逆境之中扛起內鬥激烈的萬象集團前進。今天,她的所有的對手都倒下了,而她依然扛著萬象集團在前進,規模比當年更是擴大了三分之一。這樣的女人,還需要他去擔心她被誰騙了嗎?

「你看出來了?」

夏雷說道:「你和神域集團在韓國有一個合作的項目,可你無法控制。於是,你就搞了一個手機的合作項目,這個項目在華國,你能控制,神域集團無法控制。安秀賢遠沒他父親聰明和謹慎,這個項目獲利最大的必然是萬象集團,而不是神域集團。是這樣嗎?」

申屠天音笑了,「最了解我的人還是你。」

夏雷忽然覺得在申屠天音面前,他那點商場上的經歷和經驗其實蒼白得像一張白紙。他在商場上的能力,其實遠遠比不上他在戰場上的能力。

這時申屠天音卻輕輕嘆了一口氣,「雷,別人怎麼看我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對我的看法。我對你沒什麼保留,是你不來了解我。我很想了解你,可你總是避著我。你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它們就像是京都的霧霾,我看不清你。」

她知道了什麼嗎?夏雷心中一動,面上卻不動聲色地道:「你想說什麼?」

申屠天音說道:「你剛才不是問我為什麼說我們是重逢嗎?我現在回到你這個問題。」

夏雷面帶微笑,等著她的答案。

申屠天音卻用手指蘸了一點杯中的紅酒酒液,然後在茶几上寫了三個數字,101。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然後他想到了古可文,如果他沒猜錯的話,申屠天音知道101局的存在的渠道應該就是古可文。

「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是我們國家的特工。」申屠天音說道:「我現在才知道你有著如此特殊的一個身份,這也解開了我心中的很多困惑的地方。我猜,從韓國回來之後你又突然消失了一段時間,你一定是去執行什麼任務了吧?」

夏雷點了一下頭,她已經知道101局的存在,還知道了他的另一個身份,再隱瞞已經沒有必要了。

「所以,我才說我們這次相見是重逢。我覺得,我現在才真正了解你。這種感覺就像是我剛認識你那會兒的感覺一樣。」

夏雷苦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