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60章 江南酒店

0360章 江南酒店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安秀賢與領事館的人分開,帶著車古里和金智妍進了一家韓資酒店,名叫江南酒店。首爾江南區是韓國人的驕傲,這家酒店也有神域集團的資本投入,所以這個地方算得上是安謹諫家族在華國京都的一個大本營。神域集團在華國的生意,大多都是在這裡談成的。

龍冰將車子停在了江南酒店對面的馬路邊,隔著車窗玻璃看著幾十層高的江南酒店,一邊說道:「我覺得魯勝在這座酒店裡的可能性不大。」

「為什麼?」

「酒店人來人往,不利於藏人。如果魯勝製造一點聲音出來的話,也有可能被酒店的客人聽到。如果讓我來做這件事,我肯定不會將魯勝藏在酒店裡。」龍冰說。

夏雷想了一下,「如果是地下室呢?」

「地下室?倒是有可能。」

「能弄到這座酒店的圖紙嗎?」

「當然能,這個轄區的消防隊掌握著所有建築的結構圖紙,你等一下,我打個電話。」龍冰掏出手機打電話。

幾分鐘後,龍冰的手機收到了一份文件,正是這個轄區的消防隊發過來的江南酒店的結構圖紙。

夏雷湊到龍冰的臉頰便,與她一起看著江南酒店的圖紙。兩人的臉蛋差點就貼在一起了。奇怪的是,龍冰並不反感,只是默默地看著圖紙。

其實,一張圖紙,夏雷只需要一兩秒鐘就看完,而且不會忘記任何細節。考慮到龍冰的記憶能力,他總是在等著她翻到下一張圖紙。等待的過程里,他的眼睛無意間落在了她的領口間,那裡的肌膚高高隆起,雪白晶瑩,還有一條醉人的深溝。

雖然是無意間窺見,但夏雷的心中還是一片自責,「我這是怎麼了,這個時候了居然看人家的胸……」

龍冰花了差不多五分鐘的時間才將幾張圖紙看完,然後說道:「看完沒有?」

夏雷說道:「看完了。」

「那看夠沒有?」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我的胸好看嗎?」

夏雷,「……」

「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龍冰收起了手機,兇巴巴地瞪了夏雷一眼。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也沒有解釋。這種事情解釋不清楚,越解釋越尷尬。

「酒店的結構圖紙你已經看了,你打算怎麼做?」龍冰問。

夏雷看了看車窗外將黑的天色,「再等等吧,天黑的時候進去看看。」

「告訴我,如果魯勝死了,你會怎麼做?」龍冰看著夏雷。

夏雷苦笑了一下,「如果我說我會為他報仇,你肯定會阻止我。如果我說我什麼都不做,你大概也不會相信我。我想告訴你的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會怎麼做。」

「這算什麼答案?」龍冰有些不滿。

夏雷說道:「等有了結果再說吧,現在說什麼都只是一種可能性。」頓了一下,他感嘆地道:「很多事,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變化,讓人意想不到。很多人,也總是在變化。」

「你想到梁思瑤了嗎?」

夏雷頓時閉上了嘴巴。

龍冰說道:「梁思瑤和你分手之後,你倒是變了很多。」

「別提她了。」夏雷不想談論梁思瑤,尤其是與龍冰談論梁思瑤。

「好吧,不提就不提。」龍冰說道:「我要告訴你的是,不管是哪種情況,你首先要相信的是這個國家,相信我們的法律。無論是誰殺了魯勝,他都會付出相應的代價。但如果你去做出什麼偏激的事情,那是不明智的。我可不想你因為一個魯勝而毀掉你的前程,還有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你記住,你不是一個人,還有人在關心你。」

「誰?」

「你妹。」

車裡的氣氛微微尷尬了起來,也沉默下來了。

天色黑了下來,街燈亮起,江南酒店裡也亮起了數不清的燈火,一片璀璨。

一對情侶從一個時裝店裡走出來,手挽著手往江南酒店走去。這對情侶,男的戴著一頂鴨舌帽,嘴上留著漂亮的小鬍子,男人味十足,很是性感。女的長裙飄飄,美腿修長,前凸後翹,也是性感養眼。她的頭上也戴著一頂藍色的小禮帽,系著一條白色的絲帶,藍白搭配,清爽怡人。只是,無論是男的,還是女的,都用帽子遮住了半邊臉,很難看清楚兩人的面貌。

這對情侶就是夏雷和龍冰。

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合作了,在德國,兩人扮演的還是夫妻,在一張床上睡了一個多月。那種場面都經歷過了,眼前的假扮情侶的合作只是小意思了。

兩人開了一個位於四樓的房間,然後住了進去。

不久,一個服務員推著一輛餐車進了兩人的房間。打開餐車的柜子,利索地從裡面取出了兩套工作人員的服裝,還有手槍和筆記本電腦,已經一些間諜裝備。毫無疑問,這個工作人員也是101局的特工。

「這是小吳。」龍冰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他會為我們的行動提供技術支撐。」

特工小吳與夏雷打招呼,「夏顧問好,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很榮幸能與你一起做事。」

夏雷與特工小吳握了一下手,寒暄了兩句。從小吳的反應里他才知道,他現在已經是101局裡的名人了,擁有了不輸龍冰和唐語嫣等人的聲望。這其實一點都不奇怪,無論是韓國的盜劍任務,還是阿富汗的營救人質的任務,他的驚艷表現都足以征服101局裡的特工。

特工小吳很快就進入了工作狀態,他從客房裡的網路埠接上了筆記本電腦,然後十指如飛,開始黑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