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61章 大腦的詭異狀態

0361章 大腦的詭異狀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拳台旁邊的一隻椅子上坐著一個身材高大的胖子,他在椅子上打盹,夏雷和龍冰進來的時候他突然睜開了眼睛,隨即用韓語怒斥道:「你們是誰?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夏雷和龍冰都沒有說話,快步向他走去。

「媽的,混蛋!」胖子從地上抓起了一隻榔頭,大步就迎向了夏雷和龍冰。他滿臉橫肉,氣勢洶洶,拿著榔頭,一點都沒將夏雷和龍冰放在眼裡。

這時魯勝也睜開了眼睛,嘴裡也冒出了一個聲音,「走……」

不過,魯勝的聲音很虛弱,眨眼就被胖子的怒吼聲掩蓋了。

胖子揮動榔頭砸向了夏雷的腦袋,這是要命的攻擊,一點餘地都不留!

夏雷連躲都沒躲,伸手一抓就抓住了胖子的手腕,然後帶著胖子的毛茸茸的手臂往前一衝,腳下一絆,頓時將胖子摔在了地上。榔頭也掉在了地上。

「世計,球狗!」胖子的聲音,這是一句罵人的漢語:混蛋,去死!

他的話音剛落,龍冰的腳輕輕一挑,地上的榔頭就飛到了她的手中。然後,那隻榔頭在她的柔荑里划出一道流暢的弧線,狠狠地砸在了胖子的雙腿之間的部位上。

那一剎那間,胖子的嘴巴張大到了能吞下一隻拳頭的程度,他的眉頭也快皺到髮際線裡面去了。一個男人的那個地方就算是挨一腳也疼得要命,更別說是這麼兇悍的一榔頭了。卻不等胖子發出一聲慘叫,龍冰的腳邊踢在了他的太陽穴上。一個壯碩如北極熊的韓國胖子就這麼兩眼一閉,昏死了過去。一股渾濁的液體也從他的褲襠里流了出來,散發出難聞的氣味。

夏雷震悚地看著龍冰,雙腿之間也莫名其妙地縮了一下。

龍冰淡淡地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救人。」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苦笑了一下,爬上了拳台。

「快走……」魯勝的嘴裡冒出了一個虛弱的聲音。

這一次夏雷聽清楚了,他的心也驟然一沉,「你想說什麼?」說話的時候他也沒停下來,用軍刀快速地割斷捆綁著魯勝的繩子。

「這是……一個……」繩子一松,魯勝往地上摔倒下去。

夏雷一把抱住了魯勝的腰,「快說。」

「圈套……」魯勝的狀態極其糟糕,只說了兩個字,他卻像是經歷了一場馬拉松長跑一樣,虛弱至極,無力地趴在了夏雷的肩頭上。

龍冰的反應也快,直接拔槍,對準了電梯門。

電梯沒有運作的跡象,數字始終停留在「-3」的位置上。

夏雷也喚醒了左眼的能力,快速掃過整個地下室。可是,這個地下室里除了那個被龍冰擊暈的韓國胖子就再沒有第五個人了。牆壁上也沒有安裝攝像頭,更沒有門和別的通道。

「我們離開這裡。」夏雷收回視線,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龍冰點了一下頭,持槍往電梯門走去,一邊說話,「小吳,上面是什麼情況?」

微型耳塞里沒有傳來小吳的聲音,過了幾秒鐘卻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哈哈,你們還真是天真。你們把這裡當成什麼地方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這是安秀賢的聲音。

龍冰的眼眸里閃過了一抹冷意,「安秀賢,你的膽子不小,這裡是華國,你要想清楚這麼做的後果!」

「別拿這個來嚇唬我!我安秀賢不吃這一套!」安秀賢冷笑道:「這裡是我的地盤,你們的命運都掌握在我的手裡。夏雷,我說過有一天你會跪在我的面前向我道歉,這一天已經來了。」

夏雷說道:「行,我可以給你跪下道歉,你在哪?我馬上來給你下跪道歉,要不你下來也行。」

「呵呵呵……你們還想上來嗎?你們上不來了。」安秀賢的聲音。

龍冰快步走到電梯口,伸手去按開門鍵,可是電梯門卻沒有半點反應。

這部電梯是通往地面的唯一通道,電梯無法啟動的話,夏雷和龍冰就被困在這裡了。這種情況對魯勝更加糟糕,因為他急需治療。

龍冰猛一腳踹向了電梯門,轟隆一聲悶響,但電梯門卻好端端的,並沒有被踹開。

夏雷將魯勝放在了地上,飛起一腳踹在了電梯門上。這一次,電梯門向裡面凹了一塊進去。

踹開電梯門,打開電梯頂部的維修窗口,兩人便能從電梯井上爬上去。這是龍冰和夏雷不需商量便同時想到的應對策略。

一腳奏效,夏雷又後退幾步,然後猛地衝刺助跑,整個人像炮彈一般撞向了電梯門。

轟隆——

龍冰掏出了手機,準備呼叫增援。然而,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之後她的心也沉到了谷底,這裡根本就沒有信號。

「沒用的。」安秀賢的聲音傳來,「我知道你們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們,我早就為你們準備好了。」

嗤嗤……

地下室的通風口突然吹出一團白色的煙霧。這些煙霧從通風口出來,快速往整個地下室的空間擴散。

那顯然不是蒸汽,夏雷和龍冰很快就嗅到了刺骨的藥味。

「麻醉氣體!」龍冰緊張了起來,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里,一旦被麻醉氣體麻醉,她和夏雷就等於是安秀賢砧板上的魚肉了!

「夏雷,任命吧,待會兒你就知道你的命運如何了。哈哈哈!」安秀賢笑得非常開心。

砰砰砰!龍冰對著電梯門開槍。

電梯門上出現了幾個孔洞,可這根本改變不了眼前的糟糕到了極點的情況。

麻醉氣體越來越近,還沒有接觸,它已經讓人的反應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