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64章 女人的心機

0364章 女人的心機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四女一男,不堪入目的畫面。☆→,

四個女人,兩個亞裔,一個洋妞,一個黑妞,都是大美女,堪稱極品。那個男人也健壯帥氣,能讓大多數女人為之心動。

雖說這裡的人都是成年人,絕大多數也有看那種電影的經歷,見怪不怪,可在慈善酒會上出現這種事情,那真是不可饒恕的。然而,更讓人驚訝的是液晶顯示器上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以兩千萬拍下唐卡的焦點人物,安秀賢。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安秀賢的身上。

「真是看不出來啊,儀錶堂堂居然這麼下流。」一個女人說。

「下流?這是齷齪吧,這樣干,和牲口有什麼區別?」一個男人說。

「他就這麼飢渴嗎?」

「哈哈,韓國人不都挺注重形象的嗎?這次是怎麼回事?」

「那個人是神域集團的少董,聽說他父親還準備參加下一屆韓國總統選舉,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負面.新聞呢?」

「這樣的事情都不算負.面新聞,那什麼事才算負.面新聞?」

「哎,真是一個坑爹的貨啊。」

「可不是,我要是有這樣的兒子,老子打斷他的腿。」

「……」

各種各樣的議論,各種各樣的異樣眼神,潮水一般湧現安秀賢,這一剎那間,他所有的憧憬,所有的美夢都破滅了。

液晶顯示器上的醜陋畫面還在繼續,女人的叫聲,男人的笑聲,不堪入目。主持人和幾個保安向後.台衝去,要揪出罪魁禍首。一時間,整個多功能大廳里亂成了一團。

申屠天音只看了一眼液晶顯示器便移開了視線,不想再看第二眼,因為她覺得臟。

「天音,你聽我解釋……」安秀賢想解釋,可是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不用跟我解釋,你有你自己的生活,這與我無關。」

「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安秀賢恨不得生出把張嘴來跟申屠天音解釋。

申屠天音笑了一下,「真不用解釋。還有,兩千萬的唐卡實在是太貴了,我爸不能收你這麼貴重的禮物。」

安秀賢的心頓時沉入了冰谷。如果申屠天音對他發火,甚至扇他一耳光,他都是可以接受的。可是申屠天音反應淡淡,更趁機婉拒了他的禮物。他剛剛還在憧憬一親申屠天音的方澤,可這個美夢轉眼就破滅了。

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安秀賢知道這片子是什麼時候什麼人拍的。正常情況下,這片子早就應該毀掉了,可它出現在了這裡。這說明了什麼問題?他連想都不敢去想。

「出現這樣的事情真是抱歉,我改天再給你解釋。再見。」安秀賢的反應很快,留下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安先生!」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傳來。

安秀賢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見幾個保安擁簇著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安秀賢頓時傻眼了。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被他抓住,且應該被切小丁丁,送到cia手中的夏雷!

最讓安秀賢擔心的情況已經變成了現實,安秀賢的臉色頓時一片蒼白。換作是平時,夏雷這樣挑釁他,他肯定會回擊,可是這一次他卻連話都不敢跟夏雷說一句,只是看了夏雷一眼,然後又快步向門口走去。

一個服務員和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擋住了安秀賢的路。

之前舉牌的服務員並不是王府飯店的真正的服務員,而是唐博川。站在唐博川身邊的身高腿長的旗袍美女也不是別人,正是他妹唐語嫣。

可惜,安秀賢並不認識這兩個煞星,他一掌向擋路的唐博川推了過去,「讓開!」

唐博川一把抓住了安秀賢的手,笑著說道:「安先生,你拍了唐卡,還請把錢付了吧。」

安秀賢掙了一下,可唐博川的手就像是鐵鉗一般夾著他的手,掙脫不得。

唐語嫣冷冷地道:「安秀賢,你最好老實一點。該付錢就付錢,該坐牢就坐牢。我們是法治國家,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但也不會放過一個罪犯。」

安秀賢已經猜到唐語嫣和唐博川的身份了,他故作冷靜,「我要打一個電話。」

唐語嫣忽然抬腳,腳上的高跟鞋重重地落在了安秀賢的腳背上。

安秀賢的眉頭頓時擰成了一團,忍得很辛苦才沒叫出來。

唐語嫣壓低了聲音,「我最後警告你一次,老實一點。」

安秀賢冷哼了一聲,「好吧,隨便你們。我跟你們走,不過,你們最好別碰我,我不是那種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人。」

「你給我老實待著,回去我們再討論怎麼怎麼樣的事情。」唐語嫣根本就沒將安秀賢的威脅放在眼裡,她也沒有將安秀賢帶走的打算,她往夏雷走了過去。

夏雷是被幾個保安逮住的,幾個保安也正準備將他押下去,然後交給警察。

事實上,夏雷被幾個保安從後.台押出來,申屠天音的第一反應是上去詢問情況的,可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在場的都是商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而夏雷是一個當眾放黃片搗亂的人。她想去,她也非常想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她的身份卻成了她的障礙。

便是這一下猶豫,唐語嫣已經走到了夏雷的面前,二話沒說,隨手就將一本證件遞給了主持人。

主持人打開一看,面色一肅,跟著雙手捧著將證件抵還給了唐語嫣。

唐語嫣說道:「這個人你們交給我好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吧。」

「好好,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