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65章 驗血與拖鞋

0365章 驗血與拖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陸軍總醫院。

「把手伸過來一點。」檢驗科的女醫生指揮著夏雷。

夏雷將手伸進了窗口。檢驗科的女醫生用橡皮筋勒緊了他的手腕,然後將采血的針筒扎進了他的經脈之中,隨後采血。

「等半個小時再來拿化驗單。」檢驗科的女醫生拿著幾管血樣離開了。

夏雷離開窗口,坐在一隻鐵椅子上等著。夜裡來檢驗科的病人很少,這個地方顯得很安靜。他的思維卻在這個靜謐的環境里活躍了起來。

「在地下室里,龍冰被麻醉了,我卻沒有,直接吸入麻醉氣體都沒反應,這不正常……我的血液裡面難道有麻醉藥物的抗體?抑或則是別的成分?可我為什麼沒有半點感覺?」夏雷的腦海里想著這些事情。

對麻醉劑免疫,這難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因為萬一哪一天他有動手術的需要,他的身體卻無法麻醉,那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檢驗科的醫生將化驗單放在了窗口。

夏雷跟著起身走了過去,面帶笑容,很客氣地道:「醫生,我的血樣有沒有什麼問題?」

女醫生看了夏雷一眼,「你應該拿著化驗單去找醫生。」

夏雷笑道:「你不也是醫生嗎?我就只是驗血,沒有問題的話我就回去了。」

也許是因為夏雷長得比較帥,女醫生多看了夏雷兩眼才拿起那份化驗單,看過之後才說道:「你的血沒問題,很健康。」然後她笑了一下,「你確實沒必要再去找醫生了,你是幹什麼工作的?」

「我在工地上燒電焊,我是焊工。」夏雷說。

「這樣啊……」女醫生轉身就走,話都懶得跟夏雷多說一句了。

事實再次證明,男人靠臉吃飯是行不通的。就算長得像貝克漢姆,職業是搬磚工,一樣泡不到妞。

夏雷苦笑了一下,他將化驗單撕成碎片,隨手扔進了垃圾桶。

夏雷離開了檢驗科,一邊往住院部走,一邊琢磨著,「我的血液沒問題,我透視過我的器官也沒有問題,這說明我是一個正常人,可為什麼我吸入麻醉氣體卻沒事呢?難道醫院的設備無法檢驗出我的血液里有什麼特殊的成分?」

化驗結果出來了,本應該鬆一口氣,可這個問題依舊困擾著他。

來到住院部,夏雷進了一間病房。

這是魯勝的病房,他受的都是外傷,經過治療,他已經脫離了危險。夏雷進來的時候,他已經醒轉了過來。

「小雪怎麼樣了?」看到夏雷,魯勝著急地道。

「她沒事。」夏雷說。

魯勝鬆了一口氣,他想爬起來,可夏雷按住了他的肩膀。

「別動,躺著就好。」夏雷說。

魯勝嘆了一口氣,「雷子,我真是……沒臉見你啊,每次都受傷,幸好小雪沒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向你交代了。」

夏雷露出了一絲笑容,「是我應該感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保護小雪,她早就被人害了。」

「這次是我沒做好,我發現那小子接觸小雪的時候,我應該告訴你的,可是……」魯勝沒有說下去。

夏雷說道:「我知道,是小雪不讓你告訴我的,我的妹妹,我比你清楚。是她給你添麻煩了,回頭我讓她來給你道歉。」

「別別,道什麼歉?」魯勝連忙拒絕,「我可不喜歡這套。」

夏雷笑道:「那我讓她來看你總可以了吧?讓她看看她任性的後果。」

魯勝苦笑了一下,這次他沒有再拒絕了。

與魯勝聊了一會兒,夏雷離開了魯勝的病房。他的心裡也有了一個決定,等魯勝出院,以公司的名義給魯勝買一輛好車,一套房子。這種處理是最好不過的了,因為如果以他的名義給魯勝這些東西,魯勝多半不會要,但以公司的名義就不同了。

走廊里,幾個101局的特工向夏雷點頭致意。

夏雷對他們笑了笑,打了一個微笑招呼,然後進了另一間病房。

這間病房是龍冰住的病房,因為吸入了大量的麻醉氣體,她需要住院觀察二十四小時。

夏雷沒敲門,一進門便看見龍冰正在脫病院穿的鬆緊褲,也剛剛脫到膝蓋的位置。那條黑色的蕾絲花邊和她的白大腿是一個吸睛的所在。

龍冰慌的眼眸里閃過一抹寒芒。

夏雷意識到了什麼,跟著轉身,「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見。」

呼!一隻拖鞋忽然從龍冰的手中飛了過來,啪一下砸在了夏雷的後腦勺上。

夏雷捂著後腦勺,轉身看著龍冰,苦笑道:「你這是幹什麼?」

呼!又一隻拖鞋飛了過來。

這一次,夏雷躲開了。拖鞋砸在了門板上,然後掉了下來。他將兩隻拖鞋都撿了起來,拿著來到了床邊,端端正正放在床邊,等著龍冰穿。

龍冰卻還氣鼓鼓地瞪著夏雷。她其實是在為地下室里的事情生氣,夏雷讓她用打濕衣服,屁股被看了,人卻被麻醉了。這樣的冤,這樣的仇,砸他兩拖鞋都不解氣!

「那個……你沒事吧?」夏雷趕緊轉移話題,這樣被她瞪著,他的心裡直發毛。

「沒事。」龍冰的氣來得快也消得快,「是你把我送到醫院來的?」

夏雷說道:「不是我,是101局的同志。從地下室出來,我趕著去抓安秀賢,所以我就聯繫了唐語嫣和唐博川,是他們安排的。」

龍冰沉默了一下,「你沒被麻醉?」

「嗯,運氣比較好。你被麻醉之後,我本來也有些狀況了,但我堅持了下來。大約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