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70章 笨笨的女孩

0370章 笨笨的女孩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科研工作是沒法繼續了,一夜之間死了兩個國內最優秀的科學家,這對於國家來說也是一種損失。

夏雷也沒法離開了,因為懷疑有病毒感染,這個實驗區里的所有人都被限制離開。不僅是他和龍冰,就連那兩個過來幫忙的戰士也不例外。

這個決定是王磊做出的,他自己也以身作則留了下來,並沒有離開。而他是有許可權離開的,只需要找一個去向領導彙報情況的理由就可以了。不過他沒有這樣做,這一點倒是讓人欽佩。

醫護人員還沒趕回來,夏雷和龍冰也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間之中。龍冰趕著向釋伯仁彙報情況,夏雷則在房間里回憶著他剛才所目睹的一切。

陳克學博士的死,羅素博士的死,兩個科學家從發病到死亡,每一個細節都在他的腦海里像重返的視頻一樣,只要是他看見過的,他都一一回想,梳理,尋找著原因,尋找著某種可能性……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

夏雷的思緒頓時被打斷了,他移目過去,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門外的寧靜。她的頭上纏著紗布,很緊張的樣子。

「她來得正好,她要是不來,我都要找個借口去找她。」夏雷跟著起身去給寧靜開了門,請寧靜進門,然後又關上了房門。

「不是不讓隨便走動嗎?你怎麼過來了?」夏雷隨口問道。

「說是這樣說,外面倒是被人戒嚴了,這在實驗區卻是可以走動的。」寧靜說道:「王院士正在給上面打電話,哪有時間來管我。不過,等他打完了電話肯定是要管的,所以我就趕緊過來看看你。」

「你害怕嗎?」夏雷看著她。

寧靜點了一下頭,跟著又說道:「不過……在你身邊我就不覺得害怕。」

夏雷壓低了聲音,「告訴我,那本青銅書上都寫著什麼?」

寧靜頓時愣了一下,看著夏雷,沒有說話。

夏雷笑了一下,「沒關係,我知道你們這裡肯定有紀律,不能隨便泄露研究的內容,你要是不想說的話就當我沒有問過。」

寧靜咬了一下下唇,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緊閉的門口,然後湊到了夏雷的耳邊,聲音也壓得低低的,「那本青銅書一共三十二頁,總計一萬個文字,一個不多,一個不少。不過,我查過了大量的資料,卻連它是什麼地方什麼民族的文字都不知道。」

夏雷訝然地道:「你一個字都不認識嗎?」

寧靜搖了搖頭,「不僅是我不認識,我還給很多同行專家,甚至是國內的語言專家致電求教過,沒人見過這種文字。」

青銅書上的文字連寧靜這樣的考古專家都不認識,那本青銅書肯定不是明朝永樂時期的產物了。夏雷也有一種直覺,那本青銅書上的內容多半與神秘的古合金有關。

夏雷跟著找來紙筆,遞給寧靜,「你能給我寫幾個青銅書上的文字嗎?最好是最前面的內容。」

寧靜沒有拒絕,很快就在紙上寫了一段文字。

夏雷拿著那張紙端詳。紙上的文字很奇特,就像是一個個擺出不同姿勢的小人一樣,有幾個文字甚至有人的頭部的形狀,有類似眼睛和嘴巴的筆畫。這樣的文字,他也沒見過,更別說是認識了。

看過之後,夏雷將紙撕碎,走進衛生間用馬桶沖走。他看過的東西就不會忘記,也就沒有必要留下一張寫著神秘文字的紙了。如果被發現,他和寧靜都會有麻煩。

夏雷回到了寧靜的身邊,「你還知道些什麼?」

寧靜又將螓首湊到了夏雷的耳邊,她的嘴唇機會就要碰到夏雷的耳朵了,「到目前為止,這個專家組什麼都沒發現,可以說一點收穫都沒有。王院士的壓力很大,經常莫名其妙地發火。」

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面安排王磊來負責,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什麼給什麼,但忙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居然毫無收穫,上面的人肯定不會高興的。王磊的壓力有多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寧靜的聲音小小的,「不過我聽說又有一批人帶著羅盤出發了,尋找下一個藏寶點。」

夏雷心中一動,「去什麼地方了?」

寧靜說道:「不知道,我問過王磊,可他把我訓了一頓,我就不敢再問了。」

「別去問他了。」夏雷對她說道:「你也要小心一點,那兩塊金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你最好不要接觸它。之前死的那兩個科學家,他們都是接觸過那兩塊金屬的人。」

「嗯。」寧靜的臉蛋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還是你關心我,感覺暖暖的。」

夏雷笑了笑,「最近你媽沒再逼你相親了嗎?」

寧靜臉上的笑容頓時一黯,小嘴也翹了起來,「我已經搬出來住了,很長一段時間沒回去了。」

「對不起……」夏雷歉然地道。

「為什麼道歉?」寧靜說道:「你說過,我是一個人,不是商品,我應該有我自己的生活。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我也應該擁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至於我爸媽,等他們想通了這點,我再回去吧。」

「我支持你。」夏雷說。

卻就在這時,寧靜忽然湊到了他的耳邊,嬌嫩且濕潤的嘴唇一下子就碰到了他的耳朵上。

夏雷的身子頓時僵了一下。

「呀……」寧靜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趕緊說道:「不好意思,我忽然想起我還漏了點東西,想要告訴你。」

「沒事,你想起了什麼?快告訴我。」夏雷並不介意。

寧靜往夏雷的耳朵里呵著熱氣,聲音也軟綿綿的,「有一次我聽王院士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