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87章 使館糗事

0387章 使館糗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別動……叫你別動了,你動來動去,我扎不進去。,」

「血都被你弄出來了,我能不動嗎?」

房間里,唐語嫣拿著一根手術針給夏雷縫合傷口,夏雷光著上身,一身結實的肌肉,線條粗獷剛硬,卻也勻稱好看。需要縫合的傷口在腰上,好幾厘米長,是被玻璃碎片劃傷的。

傷口其實不嚴重,但唐語嫣非得要給他治療。

一針紮下,穿過皮肉,夏雷疼得直吸氣。一股鮮血從傷口之中流了出來,從腰上流到了內褲里,屁股上便多了一點熱熱的感覺,這感覺很詭異。

唐語嫣拿著一塊紗布就往夏雷的腰帶裡面塞,手指和紗布都碰到了夏雷的屁股。

「你……幹什麼?」夏雷回頭看著唐語嫣,莫名緊張。

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當然是給你擦血,難道你以為我在摸你屁股嗎?你的臭屁股,送給我摸我都不摸。」

夏雷,「……」

被她揩油不說,還被她數落,夏雷已經是無話可說了。

「你還記不記得在阿富汗我給你縫過屁股?」

「大姐,別提那件事了好不好?」

「哈哈……」唐語嫣笑得很開心,不知道為什麼,她很喜歡調侃夏雷的感覺。不過,想起那時候的情景,她的臉就莫名其妙地紅了。

幾分鐘後,手術完成。

「還要不要我給你擦一下屁股上的血?」唐語嫣笑得賊賊的。

夏雷趕緊站了起來,「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回去睡吧。」

唐語嫣聳了一下肩,「好吧,我就在你的隔壁,有事叫我。」

唐語嫣離開之後,夏雷才脫掉被血染紅的褲子,然後進洗澡間洗了一個澡。他並不擔心他的傷口會發炎什麼的,它畢竟只是一個很小的傷口。

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的時候,夏雷接到了一個國內的電話。

電話是阿妮娜打來的,「盧卡斯,是我,你到莫斯科了嗎?」

夏雷說道:「我已經在莫斯科了,你這會兒怎麼還沒睡?」

「我睡不著。」阿妮娜說道:「我等你電話,一直沒等到,我擔心你出了什麼事,所以就給你打過來了。」

夏雷這才想起他跟阿妮娜說過,到了莫斯科就會給她打電話報平安的,可他把這件事給忘了。不過這樣不怪他,凌漢和唐語嫣一直在他身邊,他不是很方便。晚上在酒店的時候又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讓他應接不暇。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夏雷又歉然地補了一句,「真是抱歉,讓你擔心了。」

阿妮娜笑道:「你跟我道什麼歉?」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對了,我打電話來其實還要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夏雷的心中有一點不好的預感。

「你走之後那個田軍又來了,他帶著人拿走了那二十支xl2500狙擊步槍。他又提貨的文件,我攔不住。另外,他帶的人不全都是軍人,還有一些穿著便裝的人。那些人進入我們的車間,說是檢查。不過我懷疑那些人是漢武兵器公司的工程師,或者高級機械師。」

夏雷頓時皺起了眉頭,「秦香沒有攔住他們嗎?」

「攔不住。」阿妮娜很氣憤地道:「他們出示了裝備部的證件,還有檢查的文件,我們沒有理由攔住他們。我一直跟著那些人,他們檢查我們的生產線,但看得更多的卻是我們改造的機床,還有一些特製的設備。嗯,還有人甚至提出要看我們的圖紙,我說沒有。」

「欺人太甚!」夏雷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不過你不用擔心,他們只能看到我們的機床的外部,無法看到裡面的結構,更無法得到我們的智能程序和電氣電路。」阿妮娜說道:「現在看來,幸好你提前做了準備,不然的話我們就被動了。」

夏雷這才走了一天,對方就有所行動了,而且還如此明目張胆,猖狂至極!

「對了,那些疑是漢武兵器公司的人還約談了我們的工程師,我們的高級機械師,當著我和秦香的面挖我們的人。」

「我們的人是什麼反應?」

「有兩個工程師似乎有些心動,但沒有明說。」阿妮娜很擔憂,「盧卡斯,這事該怎麼處理?給他們加薪留住他們嗎?」

夏雷想了一下,「不,漢武兵器公司強行挖人,開出的薪酬肯定很高。拼錢,我們不是漢武兵器公司的對手。他們要走,就讓他們走。」

「可是……」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阿妮娜,我們給出的薪酬已經是行業最高的了。這是漢武兵器公司給我們挖的一個陷阱,你想,如果漢武兵器公司一挖人,我們就給人增加工資,軍工廠還要不要發展了?他要挖,就讓他挖,他挖走了,我們再請就是了。」

「嗯,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阿妮娜笑了一下,「這樣一來,我們還可以賺一筆違約金,咯咯。」

員工合同之中的那點違約金根本微不足道,夏雷也從來沒想過用這種方式來賺錢,這都是被逼的,很無奈,很憤怒。

又聊了一會兒,夏雷掛斷了電話。經歷了一場戰鬥,身心放鬆之後他很快就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了躺在玉棺之中的永美公主朱玄月。她的身上沒有衣服,無論是容貌還是身體都美得讓人窒息。而當他伸手去觸摸她的時候,她突然睜開了眼睛。

這一次,他沒有害怕,他靜靜地看著她。

永美公主露出了笑容,她抓住了他的手,然後從玉棺之中爬了出來。沒有任何語言,她吻住了他的嘴唇,解開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