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92章 我不是同性戀

0392章 我不是同性戀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莫斯科國際輕武器展覽。

經過重重險阻,這樣那樣的困難,雷馬軍工廠的xl2500狙擊步槍還是擺在了莫斯科國際會展中心的展台上。俄羅斯與西方正處在關係緊張的狀態下,但這並不妨礙西方的軍火商們拿著他們的武器來參展,尋求買家。

華國就兩家軍工企業參展,一個是漢武兵器公司,一個是雷馬軍工廠。

漢武兵器公司在第三世界享有一定的知名度,武器也不乏非洲、拉丁美洲和南美洲以及中東地區的買家,這次參展的武器也很多,好幾十種輕武器,展廳的面積也大得驚人。

雷馬軍工廠卻無人知曉,被說是在歐美客商的眼裡,就連在第三世界的範圍里也毫無知名度。它參展的武器也少得可憐,僅有四支狙擊步槍。展廳也處在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落裡,別說是客商,就連一個遊人都沒有。

唐語嫣皺起了眉頭,「這樣可不行。你看那邊的巴雷特公司,人山人海,你的狙擊步槍明明比巴雷特的狙擊步槍還要優秀,可為什麼就沒人識貨?」

唐語嫣憤憤不平,她覺得這裡應該人頭攢動才合理,但現實與她所想像的差別太大了。

夏雷卻一點都不著急,他笑著說道:「雷馬軍工廠是第一次走出國門,我可沒期望別人知道雷馬軍工廠的存在。眼前這種情況,很正常。」

「你的目的是利用這次國際輕武器展覽打響雷馬軍工廠的名聲,照這樣下去,就算展覽結束你也實現不了你的目標啊。」

「不著急。」夏雷說。

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這是你的公司,你的槍,我在這邊替你干著急,真不知道我是為了什麼。」

夏雷笑了笑,卻還是不著急。眼前這種情況,他早就預料到了。他的心中也早就有了對策。

這時兩個頭上纏著白色頭巾的中東男子經過了雷馬軍工廠的展廳,在門外瞧了一下,然後往裡面走來。

中東人是出了名的土豪。

唐語嫣頓時露出了笑容,用阿拉伯語跟兩個中東人打招呼,「兩位先生好,請隨便看看,我們……」

沒等唐語嫣把話說完,葉坤的女秘陳曼便出現在了門口,用甜膩的聲音跟兩個中東男子打招呼,「阿拉法特先生,拉赫曼先生,原來裡面在這裡。我們葉董正在等候兩位尊貴的客人。」

讓人驚訝,這個陳曼居然也說得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語。看來,葉坤的身邊還真是人才濟濟,即便是陪.睡的秘書也有真材實料。

兩個中東男子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似乎想起了陳曼的身份,臉上也露出了一點笑容,「原來是陳曼小姐,那好吧,我們過去吧。」

兩個中東男子放棄了參觀雷馬軍工廠的狙擊步槍,跟著陳曼離開。

陳曼耀武揚威地甩了唐語嫣和夏雷一個白眼,扭著一隻電臀走前給兩個中東土豪帶路。

「可惡!這個賤人!」唐語嫣忍不住了,要衝上去找陳曼理論,夏雷卻一把拉住了她。

「葉坤身邊的一條狗而已,你是什麼身份,犯得著跟她計較嗎?」夏雷說道。

「你……哎,算了,你都不著急,我幹嘛這麼著急。」唐語嫣有些不高興。

夏雷目送陳曼帶著兩個中東土豪去了漢武兵器公司的展廳,嘴角浮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別人家的展廳依舊熱熱鬧鬧,雷馬軍工廠這邊依舊是門可羅雀,別說是客商了,鬼影都沒有一個。

這樣的情況落在唐語嫣的眼裡,她的櫻桃小嘴忍不住又翹了起來,「你真是沒心沒肺,都這種情況了,你還笑得出來。不行,我把凌浩找來,讓他想點辦法,我覺得他那個人主意挺多的,一定能幫上忙。」

展廳里,唯一的一個幫手胡浩插嘴說道:「唐科長,凌先生出去了,這會兒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唐語嫣多了一下腳,「真是的,一個都指望不上。」

她這麼著急,夏雷都被她逗笑了。

唐語嫣瞪了夏雷一眼,「你笑什麼笑?你不著急嗎?」

夏雷笑了笑,「看把你急得,好吧,我去想想辦法。我出去一下,你幫我看著這裡。」

唐語嫣好奇地道:「什麼辦法?」

夏雷說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夏雷往巴雷特公司的展廳走去。

唐語嫣看著夏雷的背影,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胡浩,你覺得他會有什麼辦法?」

胡浩搖了搖頭,「不知道啊,唐科長,我只知道你很著急,為什麼呢?」然後他笑了,「唐科長,你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唐語嫣瞪了胡浩一眼,兇巴巴地道:「你小子拿你唐科長開玩笑是吧?立正!」

胡浩嘩啦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就這麼站著吧,別坐了。」唐語嫣說。

胡浩,「……」

夏雷路過了漢武兵器公司的展廳,裡面人頭攢動,熱鬧得很。他也看到了葉坤和那兩個中東土豪,陳曼則在旁邊給葉坤充當翻譯,向那兩個中東土豪介紹一款新型的步槍。

葉坤的一個保鏢看見了駐足的夏雷,跟著就湊到葉坤的耳邊耳語了一句。葉坤移目過來,看見了夏雷,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然後,他將兩個中東土豪交給了陳曼,他往夏雷這邊走了過來。

「喲,這不是著名的雷馬軍工廠的夏董嗎?閑得無聊,四處閑逛啊?」葉坤出言譏諷,說話的時候還往雷馬軍工廠的展廳方向看了一眼,那裡還是冷冷清清,連個鬼影都沒有。

這一次夏雷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