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400章 第一助理

0400章 第一助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幾十億,而已

這樣的話要是從普通人的嘴巴里說出來,沒準有人一泡口水就吐過去了,吹牛也不用這樣吧

可是,這樣的話從申屠天音的嘴裡說出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要給夏雷五十億這是真的嗎」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如果沒有夏雷就沒有今天的我,如果沒有夏雷,我父親也不會擁有現在的健康,更別說是安度晚年了。夏雷對我來說,比親人還親,他現在需要幫助,我為什麼不幫他別說是五十億,就算他需要一百億,我也給他。」

說話的時候,申屠天音的眼角餘光有意無意地瞟了門邊的唐語嫣一眼。她的這番話是對木劍鋒說的,但其實也是對唐語嫣說的,這是一種「主權」的宣示

標準的女王式進攻,唐語嫣卻沒法應戰。

夏雷的心中一片感動,就算他不要申屠天音的錢,就憑申屠天音這番話,他覺得也值了。

「哼」木劍鋒冷哼了一聲,「申屠小姐,你要想清楚。我可以直言告訴你,你這麼做是在向神州工業集團和漢武兵器公司宣戰。我清楚你的實力,你的財富已經進了華國富豪榜的前三,資產接近千億,五十億對你來說確實不算什麼。不過,你就不怕有人狙擊萬象集團的股票你就不怕有人查你的財富來歷」

這是裸的威脅。

富不與官斗,這是從古至今都證明過的道理

申屠天音的柳眉間多了一絲怒意,她從不去挑戰某個級別夠高的官員,可一旦撕破臉,她也不是怕事的女人。她本身就是一個性格極其強勢的女人,又怎麼會被木劍鋒的一句話輕易嚇倒

不過,正當申屠天音要開口反擊的時候,夏雷卻拉住了她的手,笑著說道:「天音,這是我和神州工業集團和漢武兵器公司的事,你就不要攙和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不會要你的錢。我夏雷也從來不是拿著用女人錢的男人,你不會想讓我變成那種男人吧」

申屠天音欲言又止。她是何等聰明的女人,又豈有不明白其中要害的道理。她也清楚,夏雷這麼做其實也是在保護她,讓她遠離是非。可夏雷越是這樣,她的心就會越柔軟,越想幫助他。

不等申屠天音說話,夏雷又說道:「走吧,夜不談公事,我們去吃飯吧。我也好久沒看望仁叔了,正想去看看他。」

申屠天音嘆了一口氣,「好吧,我聽你的。」

這個世上能讓萬象集團申屠女王言聽計從的男人只有兩個,一個是申屠仁,一個就是夏雷。

卻不等夏雷和申屠天音離開雅間,木劍鋒忽然抓起桌上的酒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啪酒杯碎裂,瓷片亂飛。

「夏雷我已經給足了你面子,價錢也開到了最高,你當真要撕破臉,與我為敵」木劍鋒咄咄逼人。

夏雷抬眼看著惱羞成怒的木劍鋒,聲音里也夾帶著一絲怒意,「木董,我剛才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不賣就是不賣。你想堵截我的雷馬軍工廠也堵截不了,我奉勸你一句,你都是要退休的人了,你還在爭什麼我為國效力,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根本就不怕你」

「那好,你不怕是吧」木劍鋒冷笑道:「你的雷馬軍工廠里的那個德國女機械師怕不怕我」

夏雷頓時愣住了,阿妮娜是雷馬軍工廠的支柱,也是他的軟肋。

葉坤冷笑了一聲,「聽說德國那邊一直在找她,我們肯定是不會說出去的,不過要是有人不小心說出去了,那個德國女機械師被遣送回德國,那會是一個什麼結果呢」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餐桌上,轟一聲響,才做上碗碟嘩啦一下跳了起來,又叮叮噹噹地落在了桌面上,他怒視著葉坤,「你試試」

葉坤搖了搖頭,「這是街頭流氓解決問題的方式嗎你覺得這招有用嗎現實點,夏雷,老老實實把你的軍工廠賣了吧,離開軍工行業,這樣對大家都好。」

「我覺得不好。」門口忽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夏雷回頭,看到了凌浩。

出現在門口的凌浩一身黑色的西裝,帶著眼鏡,很斯文的樣子。這樣的他,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霸道的人,可他此刻給人的感覺卻就是很霸道,有著一股鎮壓所有人的氣勢

夏雷一直沒弄清楚這個黎浩的身份,也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而且還明顯站在了他這一邊。

「你是誰」木劍鋒毫不客氣地道。

凌浩探出了一本證.件,打開,亮出了裡面的內容。

證.件有兩面,一面是國徽,一面寫著:第一辦公室,助理,黎浩的字樣。

看到這本證.件,木劍鋒的氣勢頓時就矮了下去。

木劍鋒已經是如此,葉坤更是如此,之前的囂張氣焰一下子就沒了。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第一辦公室的助理什麼辦公室誰的助理」

他其實猜到了點什麼,可不敢確認。

凌浩收起了證.件,然後走了過來,他先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然後才說道:「坐坐坐,這麼大一桌子好菜,不吃就浪費了。非洲那邊還有人為了一口糧食而賣兒賣女呢,我們怎麼能這麼鋪張浪費。」

夏雷猶豫了一下,點了一下頭,然後為申屠天音拉開了一張椅子。申屠天音坐在了夏雷的身邊,她其實也很好奇這個凌浩的身份,也想知道這件事是一個什麼結果。

「木老,你也坐下。」凌浩自己坐到了一張椅子上,笑著說道:「你也是的,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大火氣。坐吧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