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408章 美女如鬼

0408章 美女如鬼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你就別進去了。,」在幾個戰士的身前夏雷停下了腳步,「你就在這裡等我吧。」

龍冰猶豫了一下,「為什麼不讓我跟你一起進去」

夏雷說道:「接觸過那種金屬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瘋了。你進去不安全,還是留在外面吧。」

龍冰的心中一片感動,「可是,你不也要進去嗎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進去,萬一出一點事,那怎麼辦我還是陪你一起進去吧,也多一個照應。」

夏雷卻說道:「還是我一個人進去吧,我臨危受命,我充當的不就是炮灰的角色嗎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就這麼決定了,不要跟來。」

「不行,我得跟你一起進去。」龍冰顯得很固執。

夏雷說道:「你不是說過嗎在這件事上我擁有特別許可權,你也得聽我的指揮。我讓你留下,你就留下。」

「你」龍冰有些氣惱,可沒法反駁夏雷的話。

夏雷不再多說,進了科研區,並對幾個戰士說道:「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是」幾個戰士齊刷刷地道,聲音洪亮。

夏雷回頭看了龍冰一眼,然後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之中。

龍冰張嘴想說一句什麼,可最終沒有說出來。眼前這幾個戰士其實沒有許可權攔阻她,她也跟進去也絕對能進去,可是她沒有那麼做。不是她怕死,而是出於對夏雷的尊重和感激。

科研區里靜悄悄的,沒有半點聲音。夏雷的腳步聲成了唯一的聲音,在一面面牆壁間回蕩,感覺好像有很多人在走動一樣。頭頂到底燈光傾瀉下來,照在夏雷的身上,他的影子模糊不清。

「我服用過ae,我的身體能對麻醉氣體免疫,我接觸古合金應該沒事吧」到了王磊曾領導的實驗室門口,夏雷停下了腳步,心裡也這樣想到。

面對死亡與發瘋,沒人能保持絕對的淡定,夏雷也不行。人類對於未知事物有著本能的畏懼,他也避免不了。

不過,短暫地猶豫了一下,夏雷還是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上一次,他是穿著防菌服來的,但這一次他沒穿防菌服。王磊和專家組的專家每天都穿著防菌服,可還是死的死,瘋的瘋,這說明穿著防菌服也不會有用。所以,他乾脆不穿了。

走進實驗室便看見了那兩塊古合金,它們靜靜地躺在實驗台上。還有那本青銅寶書,它也靜靜地躺在寧靜的工作台上。

古合金和青銅寶書都是沒有生命的東西,可是靜靜地看著它們,夏雷卻生出了一種它們是一種生命的詭異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可是它真實存在,很清晰。

夏雷走到了寧靜的工作台前,伸手翻開了封頁。青銅寶書上果然刻著那種詭異的文字,有的像蝌蚪,有的像人臉,有的只是一起雜亂的線條合在一起。

這會是一種古老的文字嗎

夏雷曾經懷疑過,現在這種感覺更強烈了。這不是一種文字。可是,如果不是文字的話,又怎麼會刻在一本青銅書上呢還有,它是來自明朝的東西嗎抑或則,它與ae有著什麼聯繫

一個個疑問剎那間冒出腦海,匯聚在一起,宛如潮汐一般翻湧著,讓他不得安靜。

看了一會兒,夏雷還是沒有收穫。他走過去將那兩塊古合金也拿了過來,與青銅寶書放在了一起。

兩塊古合金看上去像是某種機器的零件,有著不一樣的形狀。它們的材質是一樣的,很輕,但非常堅硬,有著比絕大多數現代合金都要高的強度。這樣的金屬,如果用來做戰機或者太空梭的材料,那將是最完美的材料,也難怪國家會如此重視。

端詳了一會兒,夏雷的心中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我的能力源自ae,這兩塊古合金也與ae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本青銅寶書似乎也是如果我透視他們,會不會有反應呢」

這是一個很大膽的想法。

這個念頭產生之後,夏雷便喚醒了左眼的能力,直視其中一塊古合金,對其進行透視。

剎那間,他感覺他的視線彷彿被一個漩渦吸扯住了,墜入了一個漆黑的深淵,什麼都看不見。他的身體也彷彿置身在一個冰窖之中,從頭到腳,一下子就冰冷了,僵硬了,無法動彈。

「這這是怎麼了」夏雷的心中充滿了恐懼。

過了有兩分鐘的時間,他的視線恢復了正常,身體也能動彈了。他伸手摸了一下額頭,卻發現額頭上滿是冰冷的汗珠。然後,他用手去觸摸那兩塊古合金,可沒有任何反應。

「不知道,透視青銅寶書會有什麼反應」夏雷的視線落在了那本青銅寶書上。

既然有人造出了這本青銅寶書,不管上面的內容是什麼,它肯定有一種被解讀的方式。不然,它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剛才那種感覺雖然很難受,很恐怖,但這或許是唯一的解讀青銅寶書的途徑。這一次,夏雷將視線移到了青銅寶書上,左眼微微一跳,穿透的視線落在了青銅寶書的一個文字上。

左眼的視線穿透那個文字所在的範圍的一剎那,他的大腦突然轟一下震動,彷彿被人用木槌狠狠地敲了一下。但沒有疼痛的感覺,只是一下震動。然而,就在他以為就是這樣的時候,一個奇怪的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

這個聲音只有一個音節,似乎代表一個文字。漢語也是這樣的情況,一個音節往往代表一個漢字。

可是,明明聽到了聲音,但那是一種陌生的語言,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個音節代表著是什麼意思。

不過,這個發現已經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