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惡靈國度 >完本感言——致最感謝的你們

完本感言——致最感謝的你們

小說:惡靈國度| 作者:彈指一笑間0| 類別:懸疑靈異

國度完本了。

以一種常規的方式。

被無數人吐槽的大復活結尾。

是的,因為我不喜歡悲劇。

因為我希望,所有人的努力都能獲得相應的收穫。

我希望所有的感恩,都能轉化為讓你前進的能量。

我希望這個世界是光明的,是存在真正英雄的。

所以,無論多少吐槽,我都不會讓他們成為悲情。

這是故事裡的人物,陪伴我6年,我所能給予他們僅有的回報。

6年的時間,很快,但也很漫長。

我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失眠的夜晚,不知道經歷過多少被噩夢驚醒的過程。

作為一個非知名作者,我經歷了很多只有成名作者,才可能經歷的事情。

多少人曾罵過我抄襲,多少人曾黑過我的人品,又有多少所謂的前輩,同我不停秀著他們所謂的優越。

不過這些都過去了,隨著通緝令,極具,國度,再到系統,這幾本書的積累,我的寫作生涯漸漸平穩。

我那糟糕的心態,也得以改善。

很多人會覺得,一笑寫的書風格會偏壓抑,故事裡的人受盡磨難,但依舊樂觀堅強。

或許會以為一笑也是這樣的人。

但事實上,我只有堅強,沒有樂觀。

我從上學到現在,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無一例外都充滿了曲折。

很多時候我都很悲觀,覺得是不是命運對我有些嚴格了呢。

但是人嘛,總會給自己繼續生存的希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將生活上的磨難,當成是命運磨礪我成長的心愿。

將那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作為我的精神良藥。

小時候,父母忙於工作,爺爺奶奶無心照料,絕大多數時候,我是一個被鎖在家裡,躲在柜子里瑟瑟發抖的孩子。

可能是受這段經歷影響,令我心裡有些自閉,且總會莫名的孤獨。

但是也給了我一個能夠承受孤獨的心臟。

因為寫作就是一個忍受孤獨的過程。

我很小的時候,就有寫些東西的習慣,願意寫故事,在好奇的作祟下,喜歡看一些揭秘,以及懸疑破案的電影電視。

在小孩子都在齊齊在許願本上,留下自己要成為醫生,老師,科學家,數學家的時候,我寫了我想成為一個考古學家。

但事實上,我想到古墓里那些沉睡千年,只剩下白骨的屍體,我就會被嚇得腿軟。

這樣的性格,本該不會寫這種類型的書。

但顯然,性格的問題是可以被克服的。

很多朋友不理解,為什麼要弄一個這樣的主角。

一個出口成臟,素質低下,非常市井的人做主角。

提出這樣疑問的人,我感謝你們,因為你們覺得如果我不這麼做,我的成績會更好一些。

我心裏面也清楚。

在浮躁的當今,快,更快,非常快的網文圈,前面三章,甚至一章,就能決定一本書的命運。

而我,卻繼續著腦殘的開篇慢熱。

我在幹什麼?

天天喊著我希望成績好,卻總是要背道而馳。

我也問過自己,但我卻給不出答案。因為答案很離譜。

如果我說,像夏天騏這類的人,是現實中百分之九十的人,會不會有人罵我沙比呢?

如果我說,像夏天騏這類的人,其實也可以成為英雄,會不會有人覺得我瘋了呢?

可是為什麼不行呢?

在俗世生存,難免沾染到俗氣,我們其實都是活在別人眼裡的。

我們每個人都有著難以啟齒的秘密,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孤獨和空虛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看似的堅強里,其實都有著一顆在不斷動搖的心。

夏天騏是我寫書以來,塑造的最好的主角。

當然,塑造的有些過,我不能給自己滿分,但是及格了。

我花費大量的篇章,面臨著被眾多人指責,囉嗦,水文的情況下,對夏天騏的心裡進行描述著。

我知道我的筆力還無非媲美一些人,所以我只能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

讓大家能夠盡量的記得,夏天騏的每一次心境轉變。

他到底是如何改變的。

三本書,我心裡的主題,就是成長,生存,以及自由。

當然,大多數人眼中的,是恐怖,不恐怖,漏洞,創意。

對於夏天騏而言,這種命運是他最討厭的。

他可以說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人。

因為他的夢想是大部分人的夢想,是錢和女人,以及安穩的生活。

英雄在他的認知里是給予死人的一個無意義的稱謂。

他的小心思無處不在,說他聰明也聰明,說他不聰明,也的確不夠聰明。

他為了生存而戰,在過程中,他一點點的了解到他的身世。

他感覺到了一雙無形的手,在操控著他。

他想要反擊,想要戰勝這雙命運的大手。

但最後,他其實沒有成功。

他選擇了妥協,因為他發現命運牽制著的不只是他,還有所有同他相關聯的一切。

他心裏面充滿了無奈。

他在加入冥府後,最初只是想要有些力量,不用再怕參與事件。

可是漸漸地,他開始變得想要保護身邊的人。

他的夢想,開始變得希望回歸平淡的生活,和他的家人,朋友們。

可是最後,他卻發現,隨著他的成長,朋友們雖然還在,但心卻漸行漸遠。

情感在,但是總有些變得不同了。

親情還在,但即便是親人,也無法在外闖蕩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