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八章:中興一式步槍

第十八章:中興一式步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時,沿途的百姓們紛紛收到了消息,萬歲爺出宮了

各處聚集的百姓將盔甲廠的地盤圍的水泄不通,彈壓的警察將里外擋成一道人牆依舊擋不住百姓們湧來的熱情。

在工坊的主事以及兵部、樞密院等文武官員帶領之下,朱慈烺走到了門廳後的中庭里。裡面,一方碩大的牌匾蒙著紅布,等待著朱慈烺的揭開。

朱慈烺笑著,大步走過去,將紅布緩緩撤掉。

很快,幾個碩大的大字露了出來。

「大明京師兵械工坊」

也不知是誰帶了個頭,一陣鼓掌之聲響了起來。朱慈烺也是親親鼓著掌,點著頭,場景一派熱切。

角落裡,新調入通政司的邸報主事陸慶衍奮筆疾書:「大明新元二七六年二月二十三日。身受子民愛戴的大明皇帝陛下走進了新成立的大明兵械工坊,主持了兵械工坊更名開業的揭幕儀式。儀式後,皇帝陛下親切地接見了兵械工坊的研發大匠、主事管理人員以及基層業務骨幹。對兵械工坊勇於探索,勤勞工作的精神進行了鼓勵。皇帝陛下表示:我對兵械工坊在短短時間內磨合好新舊班子,並且迅速完成生產的成績是認可的。對兵械工坊的未來,是期待的」

「皇帝陛下指出,兵械工坊對於大明的軍隊體系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他意味著軍隊的火器化與正規化全面開展,意味著國之利器的鑄造會更加有力地支撐國防建設,更加」

「皇帝陛下最終」

這時,新任通政司通政使李才善欣慰地點頭,道:「慶衍對於聖上指示要進行白話文宣講的領會是越來越出色了,很好。不過嘛,萬歲爺進了後院黑屋面談的事情就不要寫進邸報了。雖然聖上對邸報的建設表示了關切。可這事事涉錦衣衛,恐怕有機密的軍事情報,就不要提了嘛。」

李才善操著自己的四川口音講著官話,聽得陸慶衍迷瞪瞪的,不過最後點明了意思,頓時讓他明白了重要性。重重點頭,陸慶衍就這麼仍有通政使將最後一頁撕開,然後一點點撕成粉碎。

粉碎的紙張里,斷斷續續寫著幾行字。

「皇帝陛下宣布組建兵械工坊保衛科的組建」

「兵械工坊嚴格樹立保密意識,決不讓敵人尋到一絲可乘之機」

「對於觸犯律法的人,錦衣衛有一百種辦法將他繩之以法」

京師兵械工坊佔地廣大,屋舍眾多。但數百年下來,諸多屋捨實際上已經老化。原先鮮麗的眼色也漸漸退去,木質的房屋顯得既是破敗又是掉份。朱慈烺一連過了三處院落,都只是留著高深莫測的笑容,一言不發。看得京師兵械工坊的主事們心中惴惴。

倒是一個文質彬彬,儒雅健談的男子與朱慈烺談笑風生,讓氣氛頗為活躍。

此人,就是京師兵械工坊的總工程師,這是朱慈烺的任命。雖然毫無官銜,卻因為是朱慈烺金口玉言開的任命,身份超然。值得一提的是,縱然撇去朱慈烺的任命,一樣沒有官銜的兵械工坊主事也不敢怠慢。因為,他曾任兵部侍郎,退休前的職位是南京戶部右侍郎。不僅如此,畢懋康就是發明了燧發槍,撰寫了軍器圖說的那人。軍器圖說中羅列了各種火器、毒弩,圖文並舉,敘說軍器之製造,使用與威力。書中云:「夷虜所最畏於中國者,火器也」。

在後世人看來,此時的大明已然漸漸開始有落後西方的架勢,在燧發槍技術上,實際上也已經悄然落後。

但畢懋康之言卻並無大話。西方雖然技術較為先進,但大明這個統一之國家之所以沒有淪落為美洲印第安人的結局,就是因為大明的軍事實力至少還是文明國家的範疇,彼此對戰下來,絕不止於讓西方人以為可以擊敗這個龐大帝國。

畢懋康與朱慈烺說著閑話,聊起軍械變革,說得頭頭是道,讓朱慈烺頗為讚賞。

為此,朱慈烺也不由提起了大明陸軍學校的北遷:「陸軍學校內,朕還打算多設立幾間實驗室,將天下奇思妙想之兵械驗證,選出我大明勇士真正能用的兵械,讓兵械研發得以光大。就如同軍事理論一樣,陸軍學校里也有教師教習,將我中華數千年軍事思想的寶藏代代傳承,發揚傳習,更能讓我軍將士提高戰鬥能力」

聽朱慈烺這本書哦,畢懋康突然真情流露:「陛下,我們兵械工坊可真是比起往前,好到天上去了。不管是從這經費、人員、重視還是屋舍條件,真是比起往前好太多了。看著這兵械工坊眼下人員齊備,工匠各受重視,屋舍煥然一新,真是讓老頭子我不由回想,忍不住落淚啊。尤其是殿下陸軍學校傳承我中華軍略,更是讓老臣不由落淚。若是止生黃泉有知,真是不知道能有多開心,多激動。我大明,有希望了啊」

朱慈烺前半段聽著,還只是謙遜地笑著,但聽到了後半部分,不由好奇追問起來:「止生是哪一位英豪」

畢懋康見朱慈烺有興趣,激動地說了起來。

他說的止生就是茅元儀。茅元儀是書香門第,祖父茅坤是著名的文學家,父親國縉官至工部郎中。按說,這樣的家庭出身,應該是儒雅偏偏才是。

可茅元儀自幼喜讀兵農之道,成年熟悉用兵方略、九邊關塞,一路上歷經經略遼東的兵部右侍郎楊鎬幕僚,後為兵部尚書孫承宗所重用。崇禎二年清軍騎兵直撲北京,孫承宗再度受命督師。茅元儀等數十騎,護衛孫承宗,從東便門突圍至通州,擊退了後金軍的進攻,解了北京之危由此升任副總兵,治舟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