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章:陸軍醫院

第二十章:陸軍醫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仁濟堂就在明時坊內,距離不遠,席大財顯然也跑了不是第一趟了,一行人熟門熟路到了仁濟堂,卻發現此刻仁濟堂也是人頭攢動,門外擁堵著,也不知道裡頭什麼情況。

這時,一身污垢,渾身汗味的席厚趕了過來。看著眼前景象,頓時急了眼:「諸位街坊鄰里還在這堵著做什麼我家兒子都犯了急病了」

「他家孩子也犯病了」

「我家孩子也犯病了」

「大夫,讓我家孩子先看吧」

「錢大夫錢大夫」

門前,人聲滔滔,眾人議論紛紛,都紛紛要讓錢大夫優先診治。

這般嘈雜,哪怕裡面重重阻隔也擋不住聲浪。這樣的環境里,也自然沒辦法就診。白髮蒼蒼的錢大夫走了出來,朝著眾人拱手:「諸位,實在不是老朽推脫。實在是近日犯了急病之人太多,老朽委實一手難敵百人之需」

門前的吵鬧之聲稍稍安歇。

這時,街上一人丟了一個眼色出去。三五個豪仆分開人群,兩個壯漢衝過去,一人一邊,頓時就將錢大夫扛了起來:「錢大夫,您就委屈一下。咱們老爺是個明白人,斷不會少了您的診金」

眾人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景象,紛紛絕望。

「那是徽州豪商吳世信的管家,我曾在李錦記的鋪子里見過他採買醬醋沒想到富豪家的孩子也病倒了」人群里,一個穿著稍稍體面一些的漢子沉沉一嘆。

席大財一聽,頓時雙目一陣眩暈。

他身邊的老婦人更是哀嚎起來:「三娃留下的獨苗,就要這麼交代在這裡了嗎蒼天啊,何其不公,一場戰亂丟了我的三子,現在又要奪我的孫子」

席金文看著這樣的景象,也是無可奈何,重重嘆氣了起來。

「大財哥仁濟堂不能治也沒關係」席斌忽然道:「去陸軍醫院那是聖上新開辦的醫院,也對百姓診治。我有相熟的軍士也是犯了這病,去了就好了」

絕望之中,席大財一咬牙,莫名地想起了新皇在盔甲廠時的自信「走」

從泡子河往西,過崇文門裡街往北,繞向西方順著東長安街一路走去快到安定門大街的時候,席大財一行人終於到了台基廠。

成祖朱棣定都北京後修建紫禁城,於是在北京城內城外建了很多原材料加工廠,加工宮殿基座的地方就叫做「台基廠」,後來紫禁城建造完成,工廠沒有了,地名卻一直使用到現在。類似的北京地名還有「琉璃廠」、「神木廠」、「大木廠」,都是當年修建故宮的時候的工廠。

而今,工廠當然沒有了。可新皇朱慈烺卻特批了一處地皮,在這內城寸土寸金的地方裡頭撥給了一個叫做陸軍醫院的所在。

陸軍醫院原本接受的是內廷的房產,名曰公用,實際上就是幾個太監自己占著當作私宅。於是裝飾得威嚴而華美,門口幾個威武的甲士站立著,讓陸軍醫院門前冷落,人群稀少。時不時幾個敢走進去的,也是身著軍裝的。

一行人走到了陸軍醫院,一見門口石獅子立著,又是兩個英武筆挺的軍士立著,頓時不敢進了。

還是席斌深呼吸一口氣,不願意看著孩子丟命,大步衝過去,從懷裡掏出碎銀子遞給門前的兩名甲士,臉上堆出笑容,道:「兩位軍爺,小人席斌,近日向來聽聞陸軍醫院妙手回春今日我家晚輩遭逢大病,還請指路,要如何醫治」

兩個門衛對視一眼,眼中紛紛一臉莫名其妙的神色,看著一老一少兩個婦人看著孩子直流淚,緩聲道:「要看病,只管進去交了銀錢問了號,尋大夫看病就是。」

說完,兩個門衛又是重新化作雕塑,直直站立,看也沒看,碰也沒碰席斌手中的銀子。

席斌誤以為手中銀子太少,要不然怎麼拿不到一句準話,頓時面色漲紅地看著身後老父。

席金文擠出一點笑容,又拿出約莫一兩三錢的碎銀子,遞過去。

這時,門內一個士兵走了出來,看著門前景象,笑道:「那位警察同袍,要看病直接進去便是。聖上下了命令,陸軍醫院亦要醫治百姓。若是急症,軍醫說不定更管用哩。銀錢此等舊例,我聖上麾下,是斷然不會有的。」

說完,那漢子大步走去,離開了陸軍醫院。

「幾位老丈,方才的袍澤說得甚是。我皇家近衛軍團身為聖上麾下,豈會做這種魚肉百姓之事。要看病,的確只管入內。」說著,門衛那門包推了回去,繼續站立如松,一眼也不看那銀子。

「還愣著做什麼,孩子要緊啊」老婆子擰了一下席大財,幾人一聽,紛紛慌亂進了陸軍醫院。

入了院內,席大財、席金文以及席斌一行人頓時如同劉姥姥進了大觀園,這瞧瞧那看看,滿臉驚奇的模樣。

這裡本來裝飾得金碧輝煌,用度皆是奢華上佳,無一不見豪奢。雕樑畫棟,假山堆石,亭台曲水,端的是賞心悅目。

但是,就這麼一處地方,卻朝著小老百姓開放了。一路上十步一個指示路標,路口屋門都見門牌解釋。

就這麼一處天上仙境一般的地方,往來的竟然真的都是些褚衣褐衫的小老百姓。

更驚奇的還是這裡不僅有男大夫,還有女大夫,紛紛都是穿著一身潔白的大褂,頭戴口罩,看不出面目如何,但一雙眼神看著明顯不是達官貴人的幾人,亦是透著熱切。

「幾位老丈阿婆進來可是要看病方才大堂挂號,銅錢十文得一號,可以尋一大夫問診。不過,倒是要先問問是犯了什麼病,可要問對了醫生。」說話的是蘇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