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三章:藥王殿上

第二十三章:藥王殿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玉皇觀里東升又日落,伴隨著日以繼夜的研究,孔洛靈的身邊,一本本潔白的書冊上筆墨漸染。

一行又一行的癥狀與描述漸漸開始增加。

無數與孔洛靈一樣的軍醫們加入其間,瘟疫的了解漸漸有了一個脈絡。

「紅腫成塊,這是去年通州發生的疙疸瘟的特點。死亡率較高,與萬曆年間爆發的大頭瘟具有相當的相似性。」

「瘟疫其實還有不同的種類……瓜瓤瘟、探頭瘟、羊毛瘟,這些都是新的瘟疫。瓜瓤瘟、探頭瘟應該是不同地區對一種瘟疫不同的地方化稱呼。應該為一種病……」

「他們傳染極快,吐血而亡。死亡的幾率極高。」

「羊毛瘟的癥狀是病家生白毛如羊,這是萬曆年間瘟疫未出現的癥狀,應該是一種新的瘟疫,但在我看來,在與第七號,第十九號的疙疸瘟癥狀是一同出現的,可能二者間有一定的聯繫,不過缺乏更多的觀察,尚不能完全肯定……」

玉皇觀的藥王殿被新改成了瘟疫治理的指揮中心。

此類殿內氣氛沉重。清晨的陽光撒下沒有驅散里內里的沉重,反而顯得有幾分壓抑。

「所以大頭瘟的癥狀是頭頸腫大、傳染性極強、發病極快、死亡率極高。「喉痹」瘟的癥狀是吐血而亡、傳染性極強、發病極快、死亡率極高。疙疽瘟的癥狀基本與大頭瘟相似,在發病速度上,甚至超過了大頭瘟。探頭瘟、瓜瓤瘟是另一種瘟疫種類,與「喉痹」瘟較為相似,其癥狀是吐血而亡、傳染性極強、發病極快,死亡率極高。在發病速度上,比大頭瘟和「喉痹」瘟更快,而與疙疸瘟彷彿。至於瓜瓤瘟和疙疸瘟,疾病往往朝發夕死。我認為瓜瓤瘟和疙疸瘟是瘟疫之中,最為嚴重者。羊毛瘟癥狀是較為明顯和獨特的,病家身上會長白毛如羊……」

說話的是吳有性,也就是吳又可。陸軍醫院瘟疫病理實驗室的主事,當年臨清一戰時加入隨軍醫院的當代名醫。

一同在列的還有不少人。陸軍醫院院正胡波,名醫龔居中、李中梓以及京師叫得上名字沒有躲著朝廷召見的所有名醫,除此外,還有以及陸軍醫院的所有正式醫生,紛紛在列。當然,正式醫生雖然很是難得,但在一干大明醫屆翹楚中就只能算小輩,連個座位都沒有,能旁聽一下就不錯了。

最重要的是,除了一干醫學界的大拿,正中還有一干官員。包括順天府尹周百法、大興縣知縣以及刑部、兵馬司等大小官員。讓人饒有興趣的是,他們也沒有座位。唯一一個穿著制服還有座位的,是個年輕男子。

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順天府尹周百法一陣蛋碎,周百法就任順天府尹還是沿襲舊制,一聽朱慈烺跑出宮裡,頓時擠得什麼似的,當下帶著順天府尹的壓抑過去封場保護。

至於刑部、大興縣等各衙門官員也是一般想法。

每個人心中都是哀嚎:「都說白龍魚服……皇帝陛下怎麼就跑出宮裡了呢?」

「還是在疫區里!」

「萬一皇帝陛下落下了什麼瘟疫,這滿城文武都要遭殃了……」

「陛下又不是醫者,出來出這這一趟風光做什麼?憑白為難我們這些小蝦米…」

對於這位新登基才只有十七不到的皇帝,很難讓人們和那一場場勝利聯繫起來,繼而戰戰兢兢,無不恭敬領命……

當然,官員們這些話語是不敢說出來的。最多也只是內心吐槽。饒是如此,有心人卻也捉摸到了新皇權威並不如普通百姓那般想像的穩固……

不僅是官員心思各異,就是京師里不少名醫見了,也不由心中重重嘆了一口氣。

眼見朱慈烺認真地聽著吳有性的講述,這些名醫們私底下都不由對視起來。所有的目光都是一個意思:「這一位皇帝要是染了病,所有的醫生都逃不了。到時候,也是沒人敢醫治的。」

為何?

古代雖然醫德高尚,但對於權貴而言,也是經常有醫鬧的。尤其是給皇帝做御醫,那更是戰戰兢兢,很多時候皇帝雖然醫療條件上佳,卻很難享受到最高水平的醫療。

就因為太多的病患家屬一聽患者一命嗚呼,頓時就將氣撒到醫生身上。若是小民小戶,不說認命不惹事,就是想鬧也鬧不起來。

可高官顯宦就不一樣了,一個牌子遞送到衙門裡就能輕易將醫生下入大牢。

若是給皇帝看病呢,那更是血雨腥風,無數危險。不說伴隨著政變之類的陰謀,就說正常醫治也是絕不敢用有風險卻醫治效果更佳的方案。只好溫吞葯開著,治不好也治不死,保全己身為要。

故而,角落裡被皇帝陛下名頭所攝前來的地方名醫都是打定主意,不反抗,不合作,免得自己被牽連進去。

這時,殿內的討論還在繼續。吳有性簡單說了一下瘟疫的基本情況,討論也漸漸進入了病理部分。

李中梓率先道:「又可兄以為,瘟疫是如何傳染的?」

吳又可沉思了一下,道:「我認為呢。瘟疫,是邪氣犯體。邪氣從口鼻侵入,停留在半表半里之間為膜原。這溫疫之邪在人體之內,外可連於表,內可入於里。其中變換我總結了九傳……即但表不里、表而再表,但里不表、里而再里、表裡分傳、表裡分傳再分傳、表勝於里、里勝於表、先表后里、先里後表等。」

李中梓沉思良久,緩緩頷首:「有理。雖然,以尋常醫理來看,這有些驚世駭俗,不與舊例相同。但我卻覺得,這是符合目前觀測所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