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六章:菜市口的法場

第二十六章:菜市口的法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相比京師一派眾志成城,千里之外的太原卻有些不一樣。

二月暖風漸來,二十八日這一天的太原顯得平靜而不同尋常。

街道上兵馬來來往往,平民百姓們翹首以待的順軍進駐了這座古老的城市。

如同百姓們想像的一樣,士兵們不偷不搶,秩序井然。縱然有犯法作亂的士兵出現,不多久就有帶著紅袖的執法隊押著作亂的士兵在菜市口處決。

在圍觀著殺人的百姓們一聲聲叫好聲中,順軍悄然間真正成了這座城市的主人。

顯然,菜市口不止殺了亂兵,也有入城後誓不投降的大明官員。比如山西巡撫蔡懋德,布政使趙建極以及太原知府孫康周。山西巡撫蔡懋德死的早,是戰死的,也就不需要身受活著的煎熬。相比之下,趙建極與孫康周就慘烈許多。他們在數日的拷問之中被迫交出稀少的家產。按照中堂七萬,部、院、京堂、錦衣七萬或五萬、三萬,科、道、吏、部五萬、三萬.翰林三萬,兩萬,一萬,部屬而下,則各以千計的標準。與部院同級別的趙建極得交五萬兩的贓款。孫康周得給三萬。

趙建極與孫康周的家屬都沒有在限定的時間內拿出這麼多銀子,於是,兩人在一個半時辰前被推到菜市口處斬。

鮮血瀰漫了菜市口的街道,但這一回反而沒多少百姓圍觀了。沒了人群聚集,巡邏的順軍也少了。

在兩隊順軍巡邏的空隙里,菜市口得街頭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看起來有些頹廢,披頭散髮,形容憔悴。

這是傅山,傅青主。

他站在路口上,凝望著還有血跡的法場。法場已經空無一人,有了大軍入城的菜市口甚至也沒幾個商販開業。

忽然間,雷雲滾滾而來,大雨傾盆落下。

春雨來了,落在傅山的斗笠上匯聚成一條條雨珠,滴滴答答地濺落在地。

傅山低著頭,看著雨水進了暗溝,也跟著將地上的血水沖淡。

重重的一聲嘆息,傳來,一個同樣披著蓑衣,戴著斗笠的人聲音低沉:「烈士的血不會白流的。」

這是被派駐到山西的錦衣衛北鎮撫使魏雲山。

傅山緊緊握拳。

悄然間,**稍歇,天空恢復清明。

這時,忽然又是一陣吵鬧之聲傳了過來。

傅山看了過去,不由怒目圓瞪:「那是藐山先生!李賊竟敢如此!」

藐山先生全名張慎言,是山西陽城人,原本在南京就任吏部尚書。朱慈烺就任南京監國後,蝴蝶的翅膀舞動,張慎言回鄉跟隨朱慈烺的號召致力於興辦山西各級小學,而今才過半年,卻已經讓數千兒童就學,功德無量。

但現在,這位藐山先生卻被順軍士卒架在籠中,遊街示眾!

張慎言在山西名聲極好,為官一樣頗有清譽。更何況,這一回張慎言回鄉是帶著朱慈烺定下教育總署分發經費而來的。二十萬兩的撥款讓張慎言足以大幹一場,在山西興建了二十三所小學,接連奔走於各處士紳之中,又得山西全省數十士紳幫助,籌建小學三十七處。

教育之功,隨便誰去想一想都明白其間功過如何。

但是,就是這樣一位被山西士紳百姓推崇的名士,而今卻一樣沒逃開順軍的毒手。

「山西的各位鄉親父老聽好了!這一貪官污吏張慎言。

身為逆明官員,官至吏部尚書,手中收了不知道多少貪官污吏買官賣官的銀子。我順國皇帝陛下要他退還二十萬兩贓款銀,卻死也不願意拿出此等臟銀!為了還天地一片清明,今日,本官奉我大順皇帝之命,斬張慎言!」菜市口上,法場迅速搭建,一個穿著順軍官袍的男子朗聲大呼。

囚牢停在了菜市口,順著囚車從城中各處跟隨而來的太原百姓紛紛齊聚,看著眼前這一境況。

一干穿著闖軍衣甲的士卒們齊聲歡呼:「殺!」

各處,不明就裡的百姓們聽著這是一個貪了二十萬兩的貪官污吏,還拒不交納贓款,紛紛也跟著激動起來:「殺死貪官,殺死貪官!」

「殺,殺,殺!」

「殺,殺,殺!」

……

無數歡呼響了起來,傅山看著這一幕,雙目泛紅,淚水情不自禁流了出來:「這些愚夫愚婦,到底知不知道藐山先生究竟做了多大的功德?為了籌建一處處小學,不知道奔波了多少地方!而那李自成,竟然還要在這樣的人身上榨出油水。要知道,那二十萬兩都是為了我山西子弟就學而用啊!只有讀書……才能一輩子不做泥腿子。而這些人……這些百姓……」

傅山說完,就要衝上去為張慎言分辨。

可眼下順軍士卒何其多,魏雲山哪裡會容忍這一位山西名士折在這裡,低聲又急又快說了一句,隨機一掌打在傅山的脖頸身後,拖著傅山離去。

迷迷糊糊之中,傅山回憶著話語:「百姓們很快就能看得清清濁了……」

傅山與魏雲山消失了。

劊子手走上了台,看著形容枯槁,卻胸膛挺直的張慎言,粗聲道:「老傢伙,你還有什麼遺言交代嗎?」

張慎言環視周遭,道:「吾功過是非,自待青史評判,一生所為,心中無愧,無復贅言。

劊子手微微一愣,直覺告訴他,這個老頭不像是壞人。聯想起這一回的罪名是拷掠銀兩,劊子手低聲道:「老先生,你忍一忍,我的刀很快的。」

張慎言重新閉上眼,胸膛挺直。

劊子手氣沉丹田,輕喝一聲,手起刀落,人頭落地,血灑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