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七章:太原亂象

第二十七章:太原亂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沒多久,一大桶酸梅湯被送了過來。)夥計們紛紛嬉鬧著拿著手中的葫蘆水囊勺了起來。

聞著酸甜可口,消解熱氣的酸梅湯,一干夥計紛紛高呼:「還是馬頭兒仗義!」

「馬老大威武!」

「跟著馬老大,不吃虧!」

聽著眾人七嘴八舌的叫喚,馬良樂了,笑罵道:「那還不幹凈利索地去幹活!」

眾人又是跟著一陣鬨笑。紛紛轉過身,三五成群地幹活去了。

馬良見夥計們還算得力,輕輕笑了起來,微微有些自傲。但只待他不自覺地點了一下人數,眉頭一擰頓時一擰,其了身,走過去大喊道:「等等,今天來幹活的怎麼就這麼幾個人?施家老三,劉七狗子,還有那個草原里半道撿過來的韃子。這三個都去哪兒了?」

一干夥計彼此一看,果然發現少了三人。

當然,這三人人緣不壞,很快就有人七嘴八舌分說起來來:「狗子是生病了。」

「施三也是身子不爽利,幹不了活兒。」

「那個蒙古韃子聽說是生了一場大病,要不然這一天不幹一天沒得吃的傢伙也不至於窩著……」

「病病病,野外里趕場了上千里,一回城就病了?真不是滾到窯子里去了?」馬良罵了起來:「老子是那種不體恤手底下人的主兒?」

一邊的老八忽然面色有些蒼白,乾瘦的身板忽然間顫了起來,看著馬良道:「馬老大,恐怕真不是逛窯子去了。我前幾天我去看的時候,那個韃子的身子就不對了。馬頭兒……小人我……我也有些不爽利。怕是中暑了,能不能先回去下……」

「頭兒……我也有些不舒服……」這時,角落裡走出一個沒來勺酸梅湯的夥計,他面色蒼白,唇間血色一點也無,旁人幹活小半天了,哪個不是頭頂熱氣直冒。唯獨此人,緊緊縮著衣服,全身上下脖頸手腕齊齊遮掩得齊全,只露出一張煞白煞白的小臉兒,說話的聲音也是弱弱的,彷彿全身力氣被掏空一般。

馬良面色難堪,一樣也看出了這夥計真是病了,惱怒地說:「不舒服不舒服,一個個都不想過了?施三狗子幾個當了瘟病鬼,你們也跟著瞎起鬨?一群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特娘的……老子我攤上你們這群夥計,還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娘的,罷了罷了,我去請大夫!」

馬良嘴上怒罵著,心地倒是不壞,吼了幾句,還是走過去請大夫了。

可剛走沒幾步,馬良突然響起了剛剛老八說的話,轉過身,要湊過去接近老八,但又猛地停住腳步,指著老八問到:「等等……老八,還有你……叫什麼?姓李?李驢兒?不管了。就叫你李驢兒。老八,李驢兒,你二人給我說,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不舒服的?可是去尋了那幾個瘟病鬼?」

「好像是……」老八聲音低了下來。

李姓夥計縮了縮脖子,濕了一身,脖頸暴露在空氣里,露出一撮撮滲人的白色毛髮一般的東西。

這會兒沒人看他,大家都是盯著馬良。馬良也沒看他,只是喃喃想著,聽著這李驢兒道:「前幾****與他們一慣耍得好……」

「難道……」老八說著,忽然驚恐地瞪圓了眼珠子,他順著李驢兒的聲音轉過去,終於看到了不一樣的景象。

聽著老八強調不對,馬良轉過身,也順著李驢兒的聲音與老八的目光,落在了李驢兒的脖頸上。

李驢兒時不時地伸縮著脖子,將一撮撮的白色毛髮一般的東西混雜著濕漉漉的汗水,展露出來,猶如妖怪。

馬良的臉色不是難看了,而是騰地一下子蒼白起來:「是瘟疫!」

眾人猛地一愣,緊接著,馬良帶了個頭,騰地一下跑開了。

一干夥計們聞言,頓時紛紛驚呼著倒退,猛地離著李驢兒散開。

貨棧里,李驢兒跌坐在地上,縮著脖子,緊緊抓著身上衣裳,眼神朦朧,嘴裡喃喃著道:「冷……冷……冷啊……」

……

雲生貨棧的後院里有一間院子修築得齊整乾淨,這處翟堂名下的貨棧後院修築得並無幾處奢華之處。外間看起來普普通通,與尋常中等人間的門戶別無二致。但只要一入內間,就能見到迥然不同的景象。

裝飾之物不見幾分富麗堂皇,卻是各處都見精巧設計,一間間屋子裡都是些玩耍取樂的器物。佔地橫寬數十步的巨大浴場,足足又兩間屋子大的室內簡場,更有一處燈光明亮的紅米分世界,不時傳出無數嬌喘的聲息。

此間的主人翟堂就在這間屋子內放鬆。

他左擁右抱,紅米分佳人不住嬌喘。更難得的是,這裡不止一人。更有無數如絲一般的媚眼落在他的身上,讓他雄風再振。眼裡都是五彩繽紛的世界,好不讓人舒爽。

直到馬良戰戰兢兢地沖入此間,拼著老命讓傳了一句話到了翟堂的耳中。

下了床,仔細聽馬良說完了貨棧里的景象,翟堂眼中的世界彷彿忽然間變成了單調的黑白二色。

……

與此同時,距離雲生貨棧只有不到兩條街的富通貨棧里。

田蘭生聽著身邊幾個掌柜的彙報,臉色難看至極。

「東街倉庫那裡有兩個報了病……」

「剛剛李先生過去查閱了,一路上有十七人暴病而亡。按照尋常境況,純粹暴病的應是只有六七人才是……」

「富通貨棧里,也有三人今天報了病……大夫已經喊過去了……」

「富通貨棧!就是老爺我住的這地方?」田蘭生驚叫著,怒目圓瞪。

直到老管家田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