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八章:兵甲交易

第二十八章:兵甲交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太原、權將軍府。

劉宗敏滿足地聽著卧室里哭泣的女子聲音,大笑一聲,道:「來人,賞這女子五百兩。今日,本侯爺高興哈哈哈」

「謹遵汝侯命令」劉宗敏大步走去,身邊奴僕紛紛後退躲避,又齊齊拜倒在地。其中,一個面白無須的男子尖聲應著。顯然,這是從晉王府里逃出來的閹人,現在又搖身一變,投入到了劉宗敏的府中當起了內侍。

要知道,在大明法度里,非王宮皇宮之地是沒有閹人的。縱然尋常人用了,一旦被查到難免被皇帝所忌諱。

但劉宗敏卻大咧咧用著,絲毫不在意被人發現。

看著劉宗敏心情不錯,這名閹人站起身,心中念念著昨晚收到的一張紙條,腳步輕輕地走過去,恭謹地道:「權將軍,田蘭生、翟堂兩人求見,各備厚禮,共計不下五箱,且有大同尼姑兩人,欲奉入侯府為將軍祈福。」

聽到田蘭生與翟堂兩人名字的時候,劉宗敏神色不變,但聽到厚禮不下五個箱子的時候,劉宗敏臉上帶了笑,尤其說起兩個大同尼姑要進侯府為他劉宗敏祈福的時候,劉宗敏更是放聲大笑起來:「這兩個奸商,真是好心思那幾箱子禮物不說,整兩個大同尼姑來不是給額來玩的偏偏弄個名義,說是來祈福。哈哈,這般用心,額本將軍倒要去看看」

山西大同婆姨歷來有美貌的名聲,五大箱子的禮物亦是少見的大方,也不知道劉宗敏驚喜哪一點。

穿廳過廊,劉宗敏在花廳里見到了田蘭生與翟堂。

田蘭生與翟堂都是一副好容貌。不是說這容貌俊俏,而是說身材富態,未語先含笑,滿面圓滑,一副典型商人的樣子。

此刻的二人心中一陣放鬆。

他們不由回想起了這幾日在城內的打探。一開始,翟堂傳話劉宗敏拷掠孫康周只是順勢而為,借著滿清與李自成交易的空檔出一口惡氣。可這一回要瞞住李自成,那就不能在李自成身邊做功夫。

順軍的進城讓太原城的秩序猶如改天換日一般,自然,掌握權力之人也迅速更換。相應的,許多太原衙門的人就用不上了。

這一回兩人要做的事情十分重大,自然就要找到得力人士。偏偏,秩序更迭之時,混亂突生。田蘭生一連找了兩個得力人士,卻都是突然變卦。

第一個是投降了順軍的山西提學道黎志陞。這黎志陞堪稱山西官場中的清貴人物,卻在守城之中將晉王給的三千兩銀子貪污掉,以至於最終守城都只能發功德票充數。

田蘭生二人不在乎黎志陞的節操。但讓人驚嘆的是,黎志陞剛剛收到請託,第二天就偶感風寒不適,沒幾個時辰間就突發暴病,一命嗚呼了。

第二個找的到不是投降的明軍官員,而是順軍的制將軍劉當。不巧的是,仔細一打聽,這劉當忽然間收錢又反悔了。

幾乎崩潰的兩人終於下了血本,腦洞一開,尋到了李岩帳下大將馬重禧的路子。

許是花的本錢足夠大了,馬重禧一見幾人前來,終於應下。一番皺著,終於讓他們見到了真主,順利跟著身邊這個馬重禧的軍師見到了劉宗敏。

「兩位員外只管放心,這一回備上的禮物有奇效呢。」田蘭生的身邊,一個面目尋常的男子笑著道。這是馬崇禧的軍師,陸懷谷。

田蘭生與翟堂連連點頭,回想著這位爺今日就能敲定見到劉宗敏,他們心中多了一份信任。

幾人嘀嘀咕咕的時候,外間腳步聲傳來,三人紛紛收心,仔細打量著從堂後走出來的劉宗敏。

只是,讓第一回見到劉宗敏的田蘭生感嘆的是,劉宗敏這個赫赫有名的闖軍麾下第一驍將竟是個蒼顏骨臉的中年人。

今年的劉宗敏才三十七歲,在後世,這還只是男子壯年的年紀。可鐵匠出身的劉宗敏面容衰老,骨頭凸顯,說是三十七歲,猜起來有五十歲旁人都以為正常。

心中微微失望,田蘭生卻不敢怠慢,他朝著翟堂對視一眼,紛紛上前大禮參拜。

兩人先是行禮,隨後田蘭生急聲道:「小人田蘭生拜見權將軍。這是我與翟兄一點薄禮,還望權將軍笑納。」

幾個壯漢帶著五個大箱子進來,這幾個大箱子約莫都是三尺長寬高,端的是容量驚人。

劉宗敏微微頷首,也不以為意。

忽然間,陸懷谷輕聲道:「將箱子打開。」

翟堂頓時一愣,心中有些著急。尋常送禮,哪有這麼直接的。還打開箱子,這也忒沒吃相了這麼直接,官場之中但凡顧念一點的,都得當場翻臉,表示自己身上還有一點清廉的骨氣。

偏偏幾個壯漢都是這軍師帶來的,十分聽話,當即將箱子打開。

沒多久,兩箱影子一箱金子兩箱珠玉顯露人前,珠光寶氣,金銀璀璨。

翟堂與田蘭生站著,恭恭敬敬,大氣都不敢出,整個人呼吸都壓抑了幾分。

劉宗敏看了一眼箱子里的成色,臉上終於多了幾分笑容:「有點誠意,行了,坐下說話罷。」

兩人頓時猛地大大鬆了一口氣,短短時間內,二人竟然有了恍若隔世之感。終於,他們明白了,新朝初立,這與從前大明的規矩不一樣了。

唯一讓人心中吐槽的是,大明還算有個規矩樣子,這闖軍第一大將汝侯劉宗敏,卻是一點吃相都不講究,忒直接。

且不管兩人如何團從,陸懷谷又開腔了,一副賊笑模樣:「謝汝侯。馬將軍托我向汝侯問個好呢。這一回,這兩個伶俐人不止還帶了這些東西。最緊要的還有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