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九章:拷掠追贓盼出兵

第二十九章:拷掠追贓盼出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李自成摩拳擦掌,粗粗掃了一眼,略略估算了一下數字說:「這裡頭估摸一下,約莫能有各類甲胄五千,各類兵器不下於兩萬。你們二人,真有些法子嘛。這一回,我軍中又能再填戰兵兩萬了。」

伴隨著地盤的擴張,李自成麾下的軍隊也是四方來投,反而讓兵器甲胄顯得稀缺無比。

「為聖上做事,豈敢不盡心儘力?」翟堂笑道。

李岩壓抑著憤慨,道:「這些,都是多爾袞率軍在我中華之地的斬獲?」

「咳咳……約莫如此吧……」翟堂面色有些尷尬。

李自成面色一冷,有些不悅地看著李岩。

「聖上,關鍵的卻不是此物。攝政王特地傳書交代,要吾等為聖上看看這些……也就是這一回,單價最高的武器!」田蘭生說罷,引著李自成走到最後的一處貨物堆里,順勢叉開李岩引起的紛爭。

這裡,所有的貨物不再是露天擺放,而是整整齊齊,都是一個個箱子壘成。

李自成默然不語,跟著過去,一干順軍文武氣氛有些尷尬。

「開箱!」翟堂說罷,打破了沉默。

身強體壯的馬良此刻成了大頭兵,親自扛著一箱子出來,又用一根細鐵棍撬開。

咔嚓……

一聲輕響,幾乎所有人都側身前傾。

伴隨著箱子被起開,所有的人紛紛都是不由輕輕一吸涼氣。

巷子內擺放著一個長條形的筒狀物件,這物件對於眾人之熟悉,幾乎是一見就知。此物,赫然就是的仿製於嘉靖二十七年在雙嶼島捕獲的鳥銃。

長條形狀,前有照星,後有照門、銃托。點火結構如鳥嘴啄水,這是典型的鳥銃。

除此外,又有幾箱子打開。裡面,是另一種火銃:魯密銃。也是朱慈烺現在所用的主力火器。

長六尺,重七,龍頭軌、機俱在火銃之內,赫然就是鼎鼎大名的魯密銃。趙士禎改進的魯密銃尾部還有鋼刀,可以在近戰的時候當作斬馬刀用。但這裡的一批火銃尾部的鋼刀倒是取消了。

「這是……這是鳥銃!」李自成當先驚道:「是明皇所用的火銃?還有魯密銃!竟然還有此物,只可惜,太少了,這才區區一百桿罷?」

這裡的火銃大部分都是鳥銃,魯密銃頗為稀少,縱然有,許多也是看起來殘破。

「只是,未曾想,滿清竟然也有打造了火銃的本事!」李岩何等聰慧之人,明白李自成心意已決,定然是要與滿清聯合對付大明了。在利益面前,什麼廉恥顯然都讓人顧不上。他對此心中有些悲憤,可一想到大順的事業,還是決定先學漢高祖劉邦暫且忍耐。

更重要的是,原本落後的滿人突然間有了打造火銃的本事,其實更讓他驚愕。

對於李自成而言,細細想來,這一點並不出所料。

建奴自從到了黃台吉手中後,其在位之時每戰都致力於將搶掠漢人奴隸做事。不僅竭力彌合國內滿漢關係,更是十分重視兵甲的打造。

待到朱慈烺的奇蹟崛起,以火銃大炮犀利屢屢戰勝滿洲清軍後,所有滿洲將官無不是驚醒。縱然還有一些滿洲將官認為騎射是滿洲根本,但在多爾袞的強硬堅持之下,還是迅速開始了對火銃的研發。要知道,此刻的清人在孔有德叛逃後就已經有了製造大炮的實力。研發起來並不費勁。

歷次與皇家近衛軍團作戰也讓清軍搶到不少火銃,其中就有許多是魯密銃,也就是仿造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滑膛火繩槍。

在多爾袞的強烈重視之下,滿人在斷斷數月時間內集中國內力量仿造一批火繩槍並不算稀奇。

只可惜,身在滿洲的漢人工匠被朱慈烺擄掠一空,讓滿洲的製造能力大降,單靠隨軍出征的三順王等部士兵工匠產量不高,哪怕搜颳了不少殘破的斬獲,最終能販賣到李自成手中的火銃只有兩千桿。

但就是這兩千桿,也足以讓李自成驚喜了。

「好啊,好啊!這一回,不虛此行!」李自成昂然挺胸,道:「再加上此前陸續斬獲,以及工匠仿造的一共三千鳥銃,我大順軍隊亦是可以布置出方陣了!」

李自成目光熊熊燃燒,彷彿回想起了開封之戰狼狽逃竄的恥辱。

那一戰,朱慈烺手中只有區區數千可用之兵。可就是這數千手持火銃的大軍,就讓李自成功虧一簣,落敗開封,狼狽逃竄到了湖北。

要不是這一番千辛萬苦,讓李自成趁著朱慈烺猛打建奴奪了西安,這大順基業就要就這麼中道崩殂了。

見李自成心情極好,田蘭生與翟堂也跟著附和大笑。兩人彼此對視一眼,隨後翟堂弱弱地道:「聖上……其實,塞外東北的大清大匠身懷鑄造火銃之秘技。還有更多的火銃可以發賣呢。唯獨,只請聖上早日準備足夠的鹽鐵原料,以及此番交易的……匠人與金銀。」

田蘭生輕咳一聲,叩拜在地:「委實這火銃價格昂貴,不得已,還請皇上成全。」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道理,朕當然明白!」李自成瞪著一隻眼珠子,心思都落在了那更多的火銃上,一念及此,李自成沉聲道:「工匠農人的事情,朕已經讓有司去準備妥當了。金銀實物,原定多少便是多少。我大順豈會還失信於區區你兩個商賈不成?只是,你既然與滿清貴戚有所關聯,那正好,修書一封,朕也有些想要與那多爾袞見教一番呢。」

田蘭生與翟堂紛紛拜倒在地,連聲應是。

李自成見此不再管這二人,而是緊緊盯著眼前這眾多的兵械,歡暢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