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章:蒙古援軍

第二章:蒙古援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個祁廷諫可是不同尋常。他是大明西陲湟水地區附近西祁土司的土官。

說起土司,那當然就要說說大明西陲里的治理模式。甘肅雖然為大明版圖之中,但邊陲的治理情勢複雜,難以用單一思維去看待。

這其中,甘青河湟地區從元代開始就一直採用的是土司土官制度。祁廷諫的西祁土司就是湟水流域勢力最大的四家土司之一。其他三家為動祁土司,東李土司,西李土司。這些都是當地的蒙古族。

其先祖朵爾只失結是蒙古人,元時甘肅行省右丞。大明洪武四年,投誠大明。洪武六年,授西寧衛指揮僉事。子端竹襲。又調守西寧衛。建文元年,從南軍征北平,陣亡。子祁震襲,始以祁為氏。

鼓舞人心,財貨當然不是全部。只不過馬爌、歐陽袞等人一時間只能想到這個。畢竟,相比援軍,已然為大明飛地的甘州城裡籌措出金銀才更有希望。

但偏偏,孫傳庭一出手,頓時就知曉行家有沒有。眾人赫然發現,孫傳庭竟然帶給了他們一個比起預想之中更好的消息。

「有援軍啊!」林日瑞激動的不能自已:「敢問祁將軍,湟水四部,是否已然決定出軍援助甘州城?」

祁廷諫見甘肅巡撫對自己如此重視,頓時連連謙遜,態度比起林日瑞更加好了百倍,道:「巡撫大人但請放心,只要我湟水四部還有一人在,絕不會讓闖賊進犯我大明西陲!」

馬爌也不由驚呼,不敢置信地再三確認:「當真如此?」

「如有違背,天打五雷轟!」祁廷諫十分果決。

歐陽袞在一旁聽著,悄悄扯了一把一直在角落裡充當路人甲的參將姚世儒,幽幽道:「我身在甘青河湟地區數十年,可就沒聽過這些土司這麼好聽話啊。馬大帥在世時,別說這些土司,就是長城外的韃子也不敢作亂。可現在……這些土司怎麼比起殺父之仇一樣還拚命?」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啊……」姚世儒對得住自己的名字,拽了一句文,說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話。

他們說的馬芳對於眾人都不陌生。這不僅是說這馬芳在大明軍事歷史上十分有名,更是距離他們十分近。馬芳征戰沙場立功的地方就在甘肅,也是馬爌的爺爺。

在大明邊將之中,馬芳亦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當時傳言「勇不過馬芳」之說,同時代的詩人尹耕還留下「威名萬里馬將軍,白髮丹心天下聞」的詩句。《明史》稱其「大小百十接,身被數十創,以少擊眾,未嘗不大捷。擒部長數十人,斬馘無算,威名震邊陲,為一時將帥冠。」一些曲藝、戲曲作品也將他的故事搬上舞台,如鼓詞《香蓮帕》、川劇《魚鱗陣》、京劇《馬芳困城》。

這樣一個勇將鎮守大明邊疆,自然不敢讓小人興風作浪。

可眼下大明正值衰弱之際,又豈會更加這些土司恭謹聽命?

姚世儒一念於此,偷偷跑到了孫傳庭身邊,低聲說道:「督師,謹防有詐啊……」

孫傳庭何等老練聰慧之人,頓時聽出了將士們心中的疑慮。他大笑一聲,拍了拍姚世儒的肩膀,又拉著祁廷諫一起出了花廳:「擂鼓聚將,召集全軍。本督師,要宣布一個好消息!」

祁廷諫、馬爌、林日瑞聞言,紛紛跟著出去。落後幾步的姚世儒與歐陽袞將信將疑,也跟著去了。

不多久,城內眾將紛紛聚集。

三日前,有賴於孫傳庭親自帶兵在城頭守城鼓舞士氣,辛思追幾番驅趕士卒攻城都未能奏效。在北疆苦寒之地攻城,守城雖然辛苦,攻城同樣更加辛苦。一見孫傳庭帶隊之下守軍還有餘力,辛思追終於放棄,偃旗息鼓,暫且收兵。

一擊無法奏效,這幾日的攻城也讓城內守軍有了一點力氣喘息。要不然,別說聚集大軍到校場去了,就是幾個將官也沒空閑心吐槽。

大校場是個凹凸不平的院子,原本是軍中衛所的校場,後來改募兵製成了邊軍也未怎麼修繕。

城內的士兵更是來援五花八門,有一早就跟著孫傳庭亦或者馬爌等甘肅將領的兵,也有本地孱弱的守軍,更有被臨時募集的新兵。

來源雜,管理也就辛苦。

但在孫傳庭抵達的時候,不管是那一部兵馬都拿出了自己最高的精氣神,拚命整理著隊列。

當孫傳庭走上土台的時候,校場里好歹列出了一個軍隊的模樣,而不是亂糟糟如同一群烏合之眾。

「士氣……還是有些差啊……」馬爌凝眉著,有些丟臉,又有些不甘心。

丟臉是指帶的兵不信,可不甘心卻又是因為,只能如此了。士氣低落,連戰連敗,換一個人上去也很難做得更好。

只不過,孫傳庭認為,自己就是專門挑戰高難度的那個帥才。

「今天,我無比驕傲地站在這裡,要見證一個偉大的日子。首先,他屬於在場的你們,是你們之中那一個個勇敢的人們,一個個走上戰場保衛這座城市的軍人們贏得了驕傲的榮譽。你們在三天前的戰鬥之中,保衛了這個城市。你們是無可置疑的英雄。哪怕,我們身處困局,直到現在也未兌現給你們應有的獎賞。」孫傳庭沉聲說著,話語鏗鏘有力:「但我孫傳庭,以我此身一世榮辱向你們發誓。榮譽與獎賞只會遲到,永遠不會缺席。而今日,我就是帶來這一份好消息的!讓你們明白,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但奇蹟一般,在這位帝國統帥的鼓舞之下,台下,變化迅速出現。

彷彿有魔力一樣,一個個被集合弄得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