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章:御駕親征

第三章:御駕親征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御駕親征,這四個字里透著的力量讓人迷醉。

對於除去開國年間外,大明但凡每一次御駕親征,都意味著連篇累牘的非議。除開明太祖,明成祖這兩位馬上打下天下的主兒,後來的御駕親征幾乎沒一個有善果的。

比如英宗皇帝五十萬大軍遠征瓦剌,結果土木堡之變慘敗而歸,皇帝被擄,成為大明興衰轉折點。明武宗荒唐出宮,嬉戲玩樂與邊關大戰蒙古小王子,縱然取得應州大捷,一樣被文官竭力壓制。於是後世傳揚,頗多以荒淫無道之昏君形象。

再聯想朱慈烺初起之時就是出宮隱姓埋名造就的功業,也無怪黃道周提起此事就不由感覺悲觀了。

「閣老……不看好聖上御駕親征?」王鐸凝眉沉思:「縱然是大敵如瘟疫,聖上一樣旬月之間克複。為何閣老……」

談起公事,王鐸悄然間轉換了稱呼。內心之中,王鐸更是迅速評估起了朝中的輿情變幻。要知道,黃道周畢竟可是新內閣的人啊。

黃道周站起身,背著雙手,道:「這非是看好不看好的問題。瘟疫之難,那是因為已經逼近京畿,退無可退了。但御駕親征,卻絕非必要之舉。聖上端坐皇位,遙控文武便可,何必御駕親征呢?」

王鐸眯起了眼睛:「還請閣老賜教。畢竟今上乃雄主,一路掃平強敵,創立新制,無不是雄才大略之人。」

黃道周繼續道:「正是因為吾皇是雄才大略的中興之主,這才更不能草率啊。沙場之上,刀劍無眼。勝敗之中,難以廟算。對付一區區民賊,何須聖上御駕親征?尤其而今東面尚有吳三桂等反叛之徒虎視眈眈,建奴雖敗,猶有餘力。強如英宗,嬉如武宗,都是前車之鑒!」

王鐸緩緩點頭:「閣老所言,的確有理。然則……」

「嗯?」黃道周轉過身,看著王鐸。

王鐸有些擔憂道:「以聖上之心性,這些理由不會說服聖上的。」

黃道周道:「所以,如此正理,我必須說服眾大臣。不能退縮,不能畏首畏尾。為天下計,必須為聖上安危著想!聖上安危無誤,我大明社稷中興之路才有望!」

王鐸聞言,也跟著站了起來,左右踱著步子,想著朱慈烺打下的一系列勝利,頓時道:「如此,言之有理!閣老,如此國家大事,我曉得了。明日朝會,必面聖道個明白!」

「好!」黃道周頓時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尋下一家了……」

……

內閣群輔、范府。

「你我同在內閣,此次我也就不多廢話了。聖上御駕親征,吾等不能不顧。」黃道周道:「聖上可以不顧危險,但我等身為人臣,卻要為聖上著想……」

「閣部不看好聖上此次出征?」范景文輕嘆一聲:「吾等,是要力勸聖上三司。」

……

方岳貢、吳甡……

黃道周一腔正氣,一個個走去,到了深夜,這才終於拖著疲倦的身軀回了家裡。眼見一個個大臣都認為要保守行事,不能讓皇帝置身險惡之地,他終於放鬆了一點,認為自己並沒有辜負這位新皇的信重&

京師,紫禁城,乾清宮。

西元1644年,大明二七六年四月六日。

紫禁城內的大明文武高官們滿滿當當地齊聚此地。

南京內閣首席大臣李邦華、財政與經濟大臣傅淑訓、教育與文化大臣黃道周、廉政大臣史可法、國防大臣高名衡、教育總署署長朱之瑜、關稅總署署長常志朗。

另外單獨出列的則是內閣首輔黃景昉、次輔吳甡以及群輔范景文、方岳貢。除此外就是六部九卿等職官了。禮部尚書王鐸、刑部尚書張忻、吏部尚書李遇知、進京述職一直沒走的漕運總督兼兵部侍郎張國維。至於六部其餘幾個,便是傅淑訓兼任了戶部尚書,范景文兼任了工部尚書,史可法兼任了都察院左都御史以及高名衡兼任了兵部尚書。

此前任職兵部尚書的是陳新甲,此人在建奴入寇京畿的時候分守通州身受重傷。朱慈烺給了個體面的職司讓他去了新開的樞密院任職樞密副使,不過陳新甲倒是知趣,領了職司十分低調,一直託病不出,偶爾開口,亦是對李邦華、倪元璐為首的樞密院工作十分配合。

除了這些核心文官,還有的就是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官了。

軍團長當然是朱慈烺,倪元璐兼任了軍團樞密處的首席軍師。朱慈烺思來想去,終究是覺得軍機處是滿清的東西,換了個樞密處的稱呼。

除此外來的武將里還有第一團朗將虎大威、第二團郎將陳永福、第三團朗將傅如圭。以及各部校尉如徐彥琦、猛如虎、劉勝、虎子臣、柳泉、徐鴻、劉振以及一些非戰鬥軍官如胡波、徐鴻。最是讓人驚訝的是,這裡頭竟然還有一個女子:紅娘子。

紅娘子身著戎裝,英武不凡,站立大殿之上,引起無數議論,惹得列班御史不斷出言彈壓。

很快,眾人就無心議論了。

伴隨著眾人陸續的進入,朱慈烺做了一個不同尋常的決定:「給諸位大臣落座。」

朱慈烺話音剛落,一個個椅子被搬了出來。配合著椅子的,是一個個書桌。

一個個太監搬著椅子與書桌入內,眾人的議論焦點徒然變換了個個兒。

君前議事竟然有座位了!

要知道,官家這碗飯自大有國家起待遇就越來越不好了。不說先秦時期那種士卿時代,就說有皇帝之後。秦漢那會兒君臣之間還是跪坐著議事,畢竟那會兒沒椅子,大家雖然是跪姿,但好歹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