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章:大順御林軍

第五章:大順御林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京師的百姓們很快就看到了作為先鋒出去的騎兵營。

高頭大馬與威武的騎士象徵著可怖的力量。而更加讓人不解中參雜著奇異仰慕的是身後那支打著飛熊營軍旗的軍隊。他們身著整齊的軍裝,顏色相同步伐一致,腳步齊整,千人齊步猶如一人,手持鋼槍,洗刷得鋥亮的火銃槍面在陽光下映出陣陣反光,寒光讓人看得心顫。看到這一幕,縱然是再不懂軍略的人也能感受到他強大的力量。

就是這支部隊擊敗了韃子,攻佔了建奴的國都,為大明狠狠地雪恥了一把。

而今,他們跟隨他們的皇帝,再度踏上征程。

整齊劃一的隊列從正陽門走出,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前。

其後,一支支部隊開了出去。

都道是人馬上萬,無邊無岸。皇家近衛軍團集結進京以後,原本一共十個營,每個營兵馬兩千,不計留京訓練的新兵,足足一共有兩萬人。這兩萬將士齊齊從京師走出來,前後銜接,彷彿無邊無際一樣。

如此多的兵,又都是如此強的兵,京師上下見了,紛紛胸中湧起一股我軍無法戰勝的感覺。

站在道路旁的洪秀突然感覺身邊的人群激動起來,所有人七嘴八舌地高呼了起來:「這是皇上的新軍,皇上的皇家近衛軍團!」

「這就是新的京營嗎?好生威武雄壯……」韋傑許第一次看到皇家近衛軍團的真面目,他縱然聽著身邊許多人說皇家近衛軍團強大難以匹敵。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著你那頭一聽官軍就能響起京營里的那些大爺,地方上那些兵匪。當兵成了逼不得已活不下去了的最後選擇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就成了口口流傳的俗語。

但當韋傑許真切看到官軍以如此嶄新姿態出現的時候,他承認,自己打心底里被震撼到了:「竟是如此景象,竟是如此強軍。號令自如,舉動如一。衣甲鮮明,精神昂然。竟然能有這樣的兵……」

「我大明,竟然也有這樣的兵!」保長王丁喃喃自語。

楊老爹身材稍稍矮小一些,不住踮著腳尖,身子如在海潮之中,被前後左右的人群不斷擠壓來回,惹得他也急了:「都莫要擠我了,我要看我大明強軍啊!別擠我,我還沒好生看個完全啊!」

這時,一陣急促的哨聲響起。前方,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個個身著黑皮的警員帶一些穿著灰袍帶著巡警袖章的火甲急聲厲呵:「各部聽令,控制秩序,不要釀成踩踏事故!」

「設立封路警戒,維持維持!」

「喏!」

……

人群之中,楊老爹聽著這一聲聲短促有力的命令,高聲道:「是趙娃子嗎?快整頓下這裡的秩序,好擠啊。天殺的,我還未能上前看一眼仔細啊!」

趙應先見此,大笑走過去,喝令幾聲,終於讓路邊微微有些混亂的秩序回歸了平靜。

楊老爹藉此時機,頓時一步沖入,到了趙應先的身前。

還未來得及打個招呼,楊老爹忽然雙目瞪圓,手指著正陽門的城門口,驚呼道:「那……快看,快看!那可是皇帝?是我大明皇帝?那個打贏了韃子,治了瘟疫的萬歲爺?」

趙應先一念及此,頓時過去將楊老爹的手指頭壓下去,轉過身,赫然看到一輛大馬車四**馬車裡走出一人。

這人銀盔金甲,從大馬車的車廂里走出,一派皇家氣度,如黑夜之中的日光,一眼就讓眾人分辨出。赫然就是而今大明皇帝朱慈烺。他身材適中,一雙顯得格外年輕的臉上,夾雜著這個年紀少有的成熟與風霜。此刻,他站起身,朝著路邊的百姓們招手。

面對朱慈烺的舉動,道路兩邊的百姓們徒然間沸騰了。

無數百姓們拚命地跟著招手。

楊老爹剛剛才感覺一點輕鬆,頓時就覺得四面八方都是上前涌動的百姓。

「快看,陛下朝著我招手了!」

「是朝著我們招手!天啊,上蒼啊,這真是我大明皇帝出征!」

「如此強大的軍隊,有什麼敵人能阻攔我們勝利?」

「吾皇萬歲!」

「大明萬勝!」

……

道路兩邊,無數百姓大喊著,伴隨著威武的軍號與整齊的軍隊步伐,京師百姓的氣氛點燃到最高。

角落裡,洪秀才久久望著朱慈烺的背影,喃喃著,滿目都是震撼:「我大明,何曾有過這般威武氣象?這一位皇帝,真是……改變了時代。」

……

就當洪秀才喃喃自語的時候,他忽然感覺身邊被人猛地衝撞了一下,胸口一陣發甜,緊接著腦袋猛地一暈。人群突然間亂了起來。

他靠的比較遠,家底不錯的他更是選了一處酒樓二樓靠邊的位置。但此刻,整個酒樓上滿滿當當都是人,一亂起來,更是四處茫茫都是人影。彼此衝撞,推推搡搡,洪秀才身處這漩渦之中頓時一陣雙目發白。

「不許動!」

「上前,敢動的一律打倒!」

「併肩子,一起壓上去!」

……

咚……

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洪秀才不住地揉著胸口,猛翻白眼這才緩了過來,轉過頭,發現整個酒樓頓時恢復了平靜。

許多個舉動幹練的勁裝男子排起了隊列,明顯指揮有序地開始拉起手禁戒開。

「警局辦案,莫要驚慌!是韃子的姦細,要行刺陛下。有嫌疑的,就辛苦配合一下調查,不建議反抗。沒有嫌疑的,一刻鐘後這裡就會恢復正常。老少爺們都自便吧。」一個低沉嘹亮的男中音響起。

洪秀才看著那人,認了出來,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