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章:傅青主

第六章:傅青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推薦閱讀:

?這是錦衣衛在太原里的安全屋,說話的是傅山。傅山字青主,一般人稱呼也都喊他青主。傅青主這位昔日名士經歷了蔡懋德之死後消沉了一段時間。但很快,他就重新振作更是被北鎮撫司鎮撫使魏雲山賞識,於是加入了錦衣衛,憑藉著出色的武藝,龐雜的知識體系以及在太原城內上佳的人脈,傅山帶來了眾多的情報,成了錦衣衛太原情報活動之中的一個新星人物。

這一回,傅山分析的僅僅只是基礎的情報。因為,他已經不再僅僅只是單槍匹馬,而是擴大了自己的人手。

屋內,六個面目各異的年輕男子用著一樣的嚴肅認真靜靜聽著傅青主介紹著局勢。這六人就是傅青主新近收攏入手的男子,看衣著氣度,各個都不是貧窮家的兒女。紛紛都是身材高大,衣著亦是講究,顯然就是自小養著,沒吃過苦的。

這一方面,大多數的寒門子弟就十分吃虧。而富家子弟則大多讀過書,最差耳濡目染,也比寒門子弟更多見識,更多靈活。至少,能讀書認字,理解傅山所言的一個個地名。

此刻,隨著傅青主的手,順軍的活動漸漸變得清晰明了。

望著眾人的目光,傅山看著在座的一個個年輕的面龐,沉聲道:「諸位同學,加入到錦衣衛內可不再是欺壓良善,為朝廷權貴做牛馬了。今日起,我們負擔起了更緊要的職責。偵查敵情,復我晉土一片朗朗乾坤!」

要是傅山早幾日說這話,恐怕迎來的只是一堆堆的白眼。

但今日,這些看起來都是營養充足,一看就不是尋常百姓家出身的三代們眼中熱情似火,紛紛高喊道:「打倒逆闖,迎我王師!」

「好!這一回我從上級手中爭取到一個機會,跟隨李岩所部偽順御林軍,任職從軍掌記,這是一個低級軍中的文書職位。我會改頭換面接下這個任務,接下來,我需要三個有勇氣,有膽略,更能有武藝之人跟隨我一同出發。這個任務的目的是探明順軍內部關係查明叛國晉商田蘭生、翟堂賣出去的兵甲里到底藏著什麼幺蛾子!」傅山環顧屋內六人,沒有言語。

出乎預料的是,六人幾乎不分先後高聲道:「我願去!」

「我也願去!」

「還有我!」

……

眾人依次高喊,竟是沒有一人落後。

尤其是第四個落後一步,身著儒衫的漢子更是動情地道:「此事,還是我來吧!那闖賊為禍太原,多少良善人家被欺辱,我大明兒郎,理應人人站出來。青主,讓我上吧!!」

「延至兄,你的事情我明白。但我又如何能退出?你所言的那良善人家,可就是我等啊。想那闖賊,嘴上說甚麼仁義三年不征,可轉頭就讓我等樂捐。那不是搶馬?做這無本生意,那李自成也配仁義二字!」另一個身材稍稍富態一些的男子激動地大喊。

「兩位兄弟說得都有道理,我亦是都明白。可……若讓我說。要論有資格去的,誰能勝過我?非是攀比,而是……我與闖賊有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那劉宗敏,殺我父親,奪我數代家產。如此大仇不保,焉為人子!」最終,一個身材幹瘦,手臂之上甚至還繞著一圈黑巾的男子沉聲喊出,目光灼灼,泛著淚光,雙目通紅。

「好!那也不必爭了,都去!兄弟們,一起上!」傅山目光灼灼。

「喏!」眾人齊齊高呼。

太原西城,一處門廳簡陋的小院子里,陽光落下,藺剛中梳洗乾淨,走出了卧室。一番簡單的早餐用畢,身邊一個老僕端來一壺清水,顫顫巍巍地放在桌子上。

藺剛中看著此情此景,緩緩苦澀一笑,雙手微微顫抖了一下,看著老僕,道:「老七啊。跟著我這麼多年,本來都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了,沒想到,最後讓你跟著我,反而落下這麼一副田地。

「老爺哪裡話,俺這一條命也是太老爺從屍骨堆里揪出來的。眼下跟著老爺做事,縱然富貴貧窮,也改不了這恩義兩個字。」老僕年歲很老了,看起來蒼老尋常得如鄉下老農,話一開口就見不凡。

「老七這說得……罷了罷了。你我主僕一場,最後到這緊要關頭了,我也只能在厚顏一回,拜託將我這小女兒,照顧好吧。」說完,藺剛中從懷裡掏出一張細密印著特殊記號的錢票,道:「這是恆信錢莊的銀票,給我照顧好我那女兒。」

說完,藺剛中騰地站起來,朝著大門走去。走到半路中,站立在庭中。藺剛中轉過身,看向廂房。那裡,一個老婦人抱著一個沉沉睡著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藺剛中閉上眼,猛地轉過身,推開大門,走上大街。

半個時辰後。

北城,一處不起眼的民房裡,藺剛中敲開了門。

一個小廝很快拉開了門,他看著來的是個生人,面目不變,回答倒是很得體:「敢問官人叩開我家大門,是為何事?」

「王淼何在?」

小廝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一息的時間,但轉瞬,小廝就搖頭,立刻要閉上門:「這位官人您找錯人了。」

「錦衣衛王淼在此,我知道,你們不用裝了。這院子,差點還會送到本官手裡,本官難道還不清楚?你去傳話,本官督糧道藺剛中要見他。我只要他救我女兒出城,我便能讓這太原,再度易手!」

……

李自成率領順軍的主力東出太原,朝著井陘關進發了。

但順軍的動作遠不止於此。

對於順軍而言,他們的舉動再也簡單的是為了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