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章:周王與代王

第七章:周王與代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花廳內只剩下了兩個人,周王朱恭枵與代王朱傳齊WwW..lā

朱傳齊恍然大悟:「是周王?」

「而今已然改任宗人府宗正了。」朱恭枵微微一笑:「今日此來,是我任職一來,第一件大事。」

「宗藩改制?」朱傳齊一下子想到了此前流傳極大的那個傳言,但轉而,他就被更大的一個感慨所震撼:「真是想不到,我大明朱明子孫,有朝一日還能互相見到。王叔,此番驚變,定有大事,還請直言吧。」

「那我也就不廢話了。」朱恭枵彈了彈衣服上的土灰,在朱傳齊相迎之下坐了下來,道:「此次前來,第一樁緊要的事情當然是守住大同。但守住大同呢,非得內外一心不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再加上此前聖上念念在茲的宗藩改制,也就順理成章一道來了。聖上對於宗藩改制的態度很明確:遠親宗藩一律除名恢復尋常百姓待遇。近支宗親榮可以,養不行!」

「陛下真是好算計……」朱傳齊幽幽地說著,也不顧這話有多冒犯,道:「遠支宗親只恨不得不信朱,也好過套了一層宗親的羈絆,行商不得,科舉不得,每年守著那看得見摸不著的俸祿,最後火火逼得連乞丐都不如。更有那嫁女如賣女者……」

朱恭枵緩緩頷首,這朱傳齊的確是幾個藩王裡頭少有的不那麼蠢笨的。大明的宗室是頗為特殊的,大明的宗室,既不同於漢晉,又不同於唐宋。漢晉宗藩裂土臨民,猶如獨立藩國;唐宋宗室不胙茅土,其賢能者皆策名仕籍、自致功業,而國家亦賴之,其後雜進諸科與寒素等,而宦績相業亦相望不絕書。

大明以以漢晉唐宋為鑒,對前代宗室政策的內容有揚有棄。於是大明的藩王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事。最要命的是,大明的宗室不能參合四民之業,士農工商一個都不能做。偏偏,這玩意又是世襲罔替一輩子脫不掉,生生世世更是脫不掉。

算起來,大明一共實封親王六十五位,追封親王二十二位,不計算百年來廢黜、除封的那些親王,到朱慈烺登基之後依舊有足足三十四位藩王。而這,還僅僅只是親王,終大明一世,前後竟是封有624位郡王。就這,還不算那些郡王以下到奉國中尉的。

要說在太祖時候,大明的財政健康,掃平天下後分封的諸王也能養活,能管制,甚至還能讓一些藩王在邊疆有護軍帶兵打仗,作為大明邊疆的藩籬。可伴隨著王朝年歲漸增,都道是馬上打天下易,馬下治天下難,大明而今已經二百七十六年了,財政之艱難,在朱慈烺登基之前是難以描摹之恐怖的。

故而,縱然各路親王郡王還能依靠在封地里的特權維持住錦衣玉食的生活,那些在郡王以下如奉國中尉之流已經是生活艱難,兩極分化極端嚴重了。

畢竟,親王郡王們都有賞賜,大明財政再短缺也能照顧他們一些,但那些數量龐大的遠親宗親可就真顧不上了。

這可不是一個兩個窮親戚,對於朱慈烺這位高帥富而言,在他登基前五十年也就是萬曆二十三年的時候,朝廷一次統計就赫然發現在玉蝶上的宗室人口已經達到了十五萬七千餘人。到朱慈烺登基的時候,繁衍至此的大明宗室保守估計也有二十萬人。

至於這些人的待遇,按照標準,親王每年祿米一萬石,郡王兩千石,鎮國將軍一千石,就是最低的奉國中尉一樣也要兩百石一年。

如此恐怖的壓力,縱然朱慈烺想要負擔起來一樣艱難。

同樣的,因為大明法度的原因,這些宗親這些年窮困下來,早就不指望朝廷還有錢能發祿米了。他們只盼著能夠堂堂正正,做一個大明的國民,而不是士農工商,一業不成。

故而,朱慈烺的宗藩改制,這一部分是頗為順利的。在河南,山東都已經初步推行。其後在江南監國後,也是漸漸推開。而今朱慈烺登臨皇帝之位,自然要將這一政策推行到全國各地。

「可是,我等藩王郡王,皆是各地棟樑。而今朝廷,早已不是太祖成祖年間,不是朝廷一封命令就能各地推行的時候了。藩王們有田地,有人手,有本地百年傳承下來的牽扯糾葛的各種力量。豈是……說免了這一萬石祿米就能面的?」朱傳齊冷笑起來:「更別說,這一萬祿米還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盯上了天下藩王的土地罷!那福王在洛陽,田地幾乎半數歸了他,可真肥啊!」

沒錯,在大明,大號能傳承百年的大地主,大多都是大明的藩王。如福王,幾乎將河南三分之一以上的良田佔據。

朱慈烺要改宗藩改制,解脫了底層的枷鎖,自然就要掏出上層的肥油。

「我在京面聖時,有一番話曾與我說過。有多大的權利,就要盡多大的義務。大明的宗藩有如此大的權利,更有如此厚重的賞賜。但義務呢?」周王緩緩道:「用聖上的話,那叫……只出了一根**,只為大明宗室繁衍子孫去了!年年如此,代代輪迴。以至於,成了我大明肩頭上的重負。偏偏,一點益處都無。與國家社稷,一點貢獻都無。這般反差,這般誅心之言,我等能等閑罔顧?良田美宅,說到底都是聖上賜下的。既然是恩賜,收回去,又何復贅言?」

朱傳齊張了張口,許久沒有說話。尤其是那「只出了一根**」的話說出來以後,更是面色騰地紅了起來,站起身,怒視著朱恭枵。但轉而,朱傳齊忽然冷笑了起來,怒極反笑:「哈哈哈,周王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