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章:女醫師

第八章:女醫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烺的隊伍順著正陽門大街一路到了南邊的天壇,剛剛離開百姓們的視線,朱慈烺就被苦勸不已的倪元璐楊文岳與倪元璐勸回了馬車裡。

馬車沉重而結實,不少部位甚至是鋼鐵鑄造,刀劍劈不開,羽箭射不透。就連車窗一樣是蒙著鐵質細密的鐵網,也唯有如此,楊文岳等樞密院的官員們這才對這位皇帝的安全多了一點信心。

自從朱慈烺放出了風聲要御駕親征後,京師里大臣們的議論錦衣衛是不再怎麼報上來了,反而是預謀刺殺的消息傳了個遍,惹得負責朱慈烺僅為安全的寧威奔波來回,頭大不已。

「聖上,天壇內安全了。」寧威站在馬車外,低聲道。

這些天他手頭可不知道沾了多少鮮血,此刻來源複雜,前仆後繼。有建奴的有蒙古的,也還有順軍與張獻忠所部的,更有甚者,竟然還有朝鮮人。

朱慈烺無奈地看著眼前的楊文岳與倪元璐道:「兩位愛卿,要朕說,我們的排場是大了,可也太顯眼了。讓朕便服出行,引起注意力可不就小多了?大張旗鼓固然是威風,可是啊,相比能好好做些事情,我倒是更願意拋去這些威風。」

更重要的是,作為皇帝高高在上,天然就隔離疏遠了基層,而不得不依靠層層官僚機構來掌握實情。若是無法將文字之中的描述與現實里的景物事務聯合起來,朱慈烺就只能陷入到不切實際的空中樓閣里,談何做出正確決策。

楊文岳與倪元璐都是經驗豐富了,對朱慈烺的抱怨只是低頭連聲應和,就是不切題回復。

朱慈烺也不以為意,他在天壇見了文武百官,隨後在此集結了皇家近衛軍團的全軍將士。

不多久,一場誓師儀式召開了。

朱慈烺凝望著麾下排成無數個方陣的將士以及一旁觀戰的文武百官,簡單說了一句話:「隨朕,出征!」

大軍南下永定門,浩浩蕩蕩,威武無邊。

天壇上,黃景昉雙手籠在袖子里,低聲念叨了一句:「次輔,我們的這個皇帝,真是不一樣啊。」

大明曆代首輔,恐怕也唯有他,才會感覺如此的無力。朱慈烺御駕親征這件事上,他竟是一點力氣也用不上。朱慈烺的意志,貫徹得前所未有的堅決。

「首輔大人,請向西看去吧。」吳甡轉過頭,指著那邊:「這一位聖上治下的百姓,比上一位,進步多了呢,還是……」

吳甡大膽近乎犯上的話點了一點就不再繼續說下去。

黃景昉順著吳甡的示意看過去,赫然發現,那裡,無數百姓遙遙遠望。

……

出了京師城牆,一路往南,過了盧溝橋,南下通過良鄉拐到西南房山後大軍停了下來。行軍是個辛苦活兒,縱然後勤輜重隊格外給力,京畿一路支應也架不住兩萬大軍行軍里冒出來的各類事務。

大軍駐紮在了房山城外南城邊上,沒有進城,朱慈烺也跟著在城外安營紮寨。伴隨著黃昏將近,軍隊開始重新歇息了。

房山縣此刻也從一開始的驚愕得雞飛狗跳漸漸到了平靜,得知這支軍隊是皇帝御駕親征而且也不進城以後,城內上下紛紛鬆了一口氣,緊接著,無數士紳蜂擁而出。

本地地主們竭力供應,朱慈烺也照價採買。很快,兩百頭羊,三十頭豬以及一千石米就進了後勤倉庫。

安營紮寨過後就是將士們渴望的埋鍋造飯。

被眾人眼巴巴望著的火頭軍們抬出了鐵鍋,開過熱水,一陣滴滴答答的口水生,陣陣米飯與肉的香味緩緩飄滿了軍營。

但很快,軍營四處忽然嗷嗷叫了起來。

巡邏的執法隊們只是多看了一眼就沒當回事,他們顯然習以為常,也明白這不是營嘯,而是讓士兵們比起晚飯還要期待的事兒:「隨軍醫院巡診嘍!」

……

隨軍醫院駐紮在靠近中軍的地方,跟隨炮營、直屬騎兵營與飛熊營一起駐紮。雖然與輜重營一樣是輔兵,可隨軍醫院的待遇顯然好很多。不僅隨軍醫院的營盤是第一時間修築起來的,就是內里環境亦是一等一的乾淨整潔。

這裡頭,除了隨軍醫院治病救人接下偌大善緣與朱慈烺的支持外,還有另一個關鍵因素讓軍中上下將士們不言自明。

那就是……以往大軍之中女人是格外犯忌諱的。除了營妓,大部分將官都將女人視為讓軍隊不好管理的罪魁禍首。

但皇家近衛軍團里卻有女人。這些女人不僅不是營妓,更被將士們擁戴尊敬。因為,這就是隨軍醫院的醫師護工隊伍。

靠著這兩年來隨軍醫師們治病救人積攢下的偌大恩義,再疊加上攻克瘟疫帶來的巨大聲望,隨軍醫師地位尊崇,堪稱樞秘處下各單位里第一。

……

隨軍醫院。

一個看起來約莫十六七歲的小女孩穿著白色護士袍服,頭戴著朱慈烺從後世記憶里復原出的護士帽,怯生生地跟著一個約莫年長三四歲的女子,道;「這位……大,大人好。奴家鄧英兒。今後就是大人的婢子了。」

「誒?」孔洛靈眉頭一皺,左右看著,將這小姑娘身後的一個壯婦喊住了,道:「王大姐。今日怎麼回事,請來了一個全然不懂的?」

被喊作王大姐的是隨軍醫師的一個醫工,負責的是醫院裡的一些雜務。這次來,就是送來了這個小姑娘給孔洛靈使喚。

似乎早有準備,王大姐轉過身,道:「孔醫師,這說起來就有來歷。自大陸軍醫院在京師鎮住了瘟疫以後啊,咱們隨軍醫院的可就擴張許多了,慕名來頭的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