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章:微服出巡

第九章:微服出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推薦閱讀:

?在鄧英兒心中,這些個讓他覺得厲害無比的將官們此刻到了孔洛靈的身前,個個都是拘謹無比。?孔洛靈問什麼,他們就答什麼。他這個洛靈姐姐要他們不準吃葷腥油膩,一個個登時就指天誓不敢再犯。要是能得洛靈姐姐一句身體素質不錯,更是能讓這些人歡暢得跳到天上去。

就是那些個沒病沒災的將官們,此刻遠遠看著,不敢上前冒犯。直將這一位洛靈姐姐當作下凡的仙女兒一般,只敢遠觀,連近前說句閑話的勇氣也無。

這一會兒,鄧英兒悄然間將心思仔仔細細地落在孔洛靈的身上了。

這位6軍醫院裡少有的女醫師正值青春,年歲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一身容貌格外秀麗。身量纖瘦,勻稱,剪白皙嬌嫩,彷彿吹彈可破。最叫她這女兒家自慚形穢的更是那一身氣度。那是自信優雅的氣度,一個個專業聽不懂的醫術名字冒出來,一枚枚藥材被報出來配藥,一句句認真很簡短有力的診斷說出,無不透著醫家的自信。而這樣的氣質,鄧英兒相信,不僅翻遍她的十幾年來所見,就是整個大明,亦是絕難少見。這是知識女性獨立優雅的魅力。

如此,也怪不得這些王牌強軍的將官們面對這位醫師拘束得彷彿見了執法隊的長官一樣。

知曉了孔洛靈的厲害,好事者們紛紛轉為圍觀。一陣喧鬧中,幾個士官扶著一個年輕的士兵進來。

這時,聞訊而來的席軍師夏晨道:「這不是第三百戶的王果?你病了不好生修養,怎麼來這裡了?」

其餘人聽了,也是紛紛道:「前幾天還見王果面色通紅,額頭滾燙熱的模樣,怎麼今天就有力氣來了?」

「不僅如此呢,那會兒的亡國嘴唇白,滿頭大汗的,現在竟然氣色好多了。」

王果見眾人議論,也不管,上前一禮,道:「標下刺來,是謝恩來的。那日幸虧有醫飾了標下的病≡完葯紅藕,標下就大便連泄,這幾日都吃熱水,只吃相,已經好了大半了。

可真是太及時了,要不然,標下這一戰能不能成行,就為未可知了。」

「是春溫的那個。沒事,你本就是初犯春溫,舶尚在肺部,查並不嚴重。這次是來複診罷,我看你恢復尚好,再配一副葯也就無礙了。」孔洛靈說著,招呼著英兒道:「英兒。備好知母、花粉、冬瓜子、桑葉、枇杷葉、黃芩、葦莖、梔子為這位配以一副葯,完整的方子,我這就寫給你。」

王果又是一陣千恩萬謝,眾人看著這位漂亮的女醫師,再也沒有輕碑徒了。

接連事迹證明了孔洛靈強大的光環,眾人待孔洛靈幾乎如女菩薩一般。

就這般,鄧英兒這一位醫師的護士助手反而得到了許多目光注視。幾次孔洛靈歇息的時候,得空的鄧英兒都被一個個將官噓寒問暖。這些王牌軍的勇士們爭先嶄露著雄性的魅力,空氣之中,無數荷爾蒙煥。

鄧英兒羞紅了臉:「各位軍爺,英兒還要回去配藥呢。還請讓讓」

不知不覺,一個個將士們幾乎要將這位護士包圓了。

「原來這位姑娘叫英兒」

「好名字,好名字啊」

「往後,我們可直接喊你英兒了?」

「叫好你還攔著人家退路,英兒,你莫怕。我在呢,他們敢欺負你,我跟他們拼了!」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鄧英兒乾巴巴的大眼睛上,一下子亮色突生。

軍中一幹將士看過去,都認出來這是最近入伍的新兵席斌。

幾個老兵的眼神頓時不善了。

「斌哥哥,真的是你!」鄧英兒下意識叫出了聲。

一幹將士見此,紛紛覺得掃興:「原來是舊識啊!」

「真是掃興」

「行啊,席斌,有你的啊。咱們這才剛剛出手呢,你就一早認識了。嘿嘿,不愧是咱們旗的,長臉!」更有幾個袍澤過去勾肩搭背。

眾人一通鬨笑,反倒是把席斌這個同樣十七八歲的酗兒弄得一臉羞紅。

鄧英兒見此,頓時撒腿跑了。

席斌撓著頭:「嘿嘿」

「回來了?」孔洛靈偷笑了一下。

鄧英兒嬉笑著從孔洛靈手中把活兒接過去,照著孔洛靈說的一一收拾了起來。忙碌完了,鄧英兒低聲對著孔洛靈的眼睛,說:「謝謝洛靈姐姐。」

「沒什麼謝不謝的。女子么,在這世道若是做不得一個有本事的人。男人也不會正眼看你。你好好跟著我學,往後,也做個有本事的女子。那些男人,自然會高看你一眼。」孔洛靈摸了摸鄧英兒的護士帽,道:「一會兒,我去各個千戶旗下巡診,再給你找個機會,去說幾句體己話。唔也順便也讓我問問看看,你這心上人是個什麼成色。這回巡診都是才太多,方才都未顧得上呢。」

「嗯"兒一定好好學,做一個像洛靈姐姐這樣厲害的醫師!」鄧英兒緊握粉拳。

孔洛靈將鄧英兒的拳頭拍了下去:「少貧了,還是你先打聽好人家在哪個千戶百戶的營盤裡吧。」

鄧英兒嬉笑了一陣,悄悄溜走了。

皇家近衛軍團的營地極大,分區眾多,為了便於統帥,各營的營伍里都各自編號。朱慈烺的營伍是位於中軍之中,被直屬的飛熊團、騎兵營、炮兵營以及樞秘躥星拱衛。

今日,朱慈烺興起,走出了自己的中軍帥帳。

按照朱慈烺此前的意志,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夠掌握基層的一手情況,而不是被文牘所限制。面對朱慈烺的意志,寧威便是分派哨位,不再大張旗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