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一章:山海關內吳三桂

第十一章:山海關內吳三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一陣驚叫響起,孔洛靈急忙衝過去扶朱慈烺。●⌒,朱慈烺腳下無力,頓時又身子整個兒倒進孔洛靈懷裡。

一身傾向與柔軟的觸感響起,朱慈烺再笨也明白髮生了什麼。

「你這人怎麼這樣……英兒,英兒!進來管教好他!」孔洛靈惱了,卻又不人忍丟下病號。

朱慈烺強撐著力氣,支起身子,低聲道:「委實無心冒犯,這位醫師姐姐還請饒恕……」

沙啞的聲音陪著無力的話語,孔洛靈心下軟了一番,過去攙扶朱慈烺。

朱慈烺哪敢再丟臉,連忙擺手,歪歪扭扭走出營帳。

這時,寧威終於帶著醫師來了。他跑了一路身子無礙,反倒是一旁被拉扯過來的隨軍軍醫李中梓接連喘息,劇烈的跑動顯然讓很是吃力。

寧威剛衝進營帳,就見朱慈烺支起身從孔洛靈懷裡掙扎出來,順著這景象,目光轉瞬落到了皇帝陛下身後的女子身上,只一見那掙扎間散亂的衣服,他頓時一個頭兩個大,急忙低下頭,扯著不知所措連氣都不敢喘的李中梓。

帳外,寧威與李中梓對視一眼,紛紛低下頭:「末將知罪……」

「老夫好像走錯地方了……」

孔洛靈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被隨軍醫院上下敬重的李中梓走進來又一臉誤會地退出去,一臉懵逼:「好像哪裡不對,這裡不是新兵營的地方?」

朱慈烺見此,頓時明白這兩人想歪了,一陣氣苦,道:「跑出來一趟還真不容易,一個不小心感染了風寒還得不到診治。還好碰上了巡診的大夫們,要不然,朕方才走路都站不起來了。行了,寧威,帶朕回營。對了,剛剛擬的命令到哪兒了?是漠南蒙古的?算了,回營再議。咳咳……」

話音裡頭,朱慈烺著重點了一聲大夫們,示意這裡不止一人,不用誤會瞎想。這時,鄧英兒終於回來,茫然地看著帳外兩人,率先入內。

見此,寧威與李中梓這才跟著入內。

帳內,鄧英兒一雙大眼睛同樣無辜地盯著朱慈烺,又盯著孔洛靈,最終落到兩個陌生人身上時,急忙跑到孔洛靈的身後,低聲道:「洛靈姐姐,我們是不是走錯了。這裡沒有……沒有那人呢……」

孔洛靈終於明白了眼前之人是誰。

見朱慈烺又咳嗽了,李中梓頓時明白這不是裝病,急忙道:「聖上身體有恙,快扶聖上回去!」

寧威這時又道:「聖上,又來軍務急報。是山海關的事情!」

朱慈烺鬆了口氣,明白誤會應該解除了,轉過頭,朝著孔洛靈歉意點頭,眉眼之中,柔光閃現。但轉而,一想到寧威口中山海關的急報,朱慈烺心中頓時一陣凜然,明白這一戰絕對不同尋常。

一旁,那雙方才與朱慈烺對視的眸光里,朱慈烺不再是虛弱的病人,而是轉瞬成了大明君主,成了寧威與李中梓這兩個仰望大人物效忠和追隨的對象。傷病在這一刻轉瞬間消散殆盡,他重新恢復了那個率領皇家近衛軍團戰無不勝的統帥,成了天下臣民翹首期盼的明君。

孔洛靈眼神複雜,回想著剛剛那個柔弱的男子此刻的轉換,心中久久不能平靜。驀然間,他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微型的水晶顯微鏡吊墜,這個吊墜被她做成了項鏈掛在了胸口。他回想起了一幕幕的景象,低著頭,凝望著水晶顯微鏡,淺淺一笑,良久,又輕輕一嘆。

這時,鄧英兒追了出去:「唉……這是剛剛洛靈姐姐配的葯!」

寧威收住了自己的動作,朝著鄧英兒道了一聲謝,接過葯,給了李中梓。

李中梓看了看,緩緩點頭:「是黃連黃芩半夏豬膽汁湯方,對症,就是豬心的重量我再調整一下就更佳了。」

朱慈烺頓住,道:「告訴胡波醫正,照顧好醫師,此間事不要鬧得人盡皆知。」

「是……」李中梓應下。

朱慈烺看向寧威,從他手中結果一封紅漆密封的書信,緩緩拆開,眉頭一凝。那是來自山海關的軍情。

李自成大舉殺來,漠南蒙古又要發兵南下。這個關頭,在東面的山海關又重新鬧起了幺蛾子。

「這一仗,可真精彩啊……」

……

山海關。

吳三桂站在城牆之上,遙遙西望。春日裡,驚雷閃現。雨還沒下,風卻大得驚人。一如他而今的境況。

這兩年的驚變比起吳三桂此前一輩子的驚變竟是來得還要多。

除去松錦大戰對關寧軍的挫敗,遼西走廊這個狹長的平原里,戰火紛飛,再無斷絕。從祖大壽被俘到前後援軍殺來,吳三桂投降,太多的變化讓人難以在這樣巨大的風浪里站穩。

更加重要的是,這樣的風浪停止之日似乎遙遙無期。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投降清廷博一個新朝王爵之尊,卻不料,事到臨頭攻打到京師里的時候,卻連一軍殘部都能剿滅。

結果,一聲驚雷響動,東方的千里之外,清廷的王都竟然都被人偷襲得手了。

以至於如今,明軍重新駐紮去了遼東。儘管,而今駐紮遼東的是紅娘子所部以及陸戰隊的徐聞、林慶業以及松井正雪等外籍軍隊。但一個無法辯駁的事實告訴他:明軍,真的重新控制了遼東土地,殺上了滿清本土。

大明,竟然真的在這短短兩年的時間裡崛起。新皇登基,一掃過往頹唐,儼然有再度中興之勢。

而他呢……

「也許,我會成為未來人人唾罵的罕見,秦檜之輩吧?」吳三桂喃喃著,轉而,久久苦笑了起來:「這風雨之中,究竟要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