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二章:劍拔弩張總兵府

第十二章:劍拔弩張總兵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哪裡會不多想?

吳三桂看著三人披甲執銳入內,看著好好的山海關總兵府成年了各部的演武場,哪裡不明白這其間的火藥味?

顯然,這三人都想踩著吳三桂來抬高自己在滿清國的~щww~~lā↖,

但同樣,滿清又需要吳三桂,需要滿漢一心先打倒明國這個強敵。要不然也不會有孔有德來唱紅臉,而孔有德與尚可喜來唱白臉。

一拉一打,顯然是有備而來,就是為了說服吳三桂。

「攻打明國,這是個大事。」吳三桂緩緩道:「豈能輕舉異動。不管是從調兵遣將還是兵馬糧秣,都還未準備妥當罷?」

「要說沒有準備妥當,那也約莫是某人不想準備妥當罷?至於我軍,有攝政王一句話,有什麼準備不妥當的可能?」耿仲明冷一聲,話里話外透著嘲弄。

尚可喜道:「調兵遣將,各路出兵,都是為了打贏這一仗。而今,明國內部已經大打出手。李自成佔了陝西,兵進山西攻克太原。現在就要出井陘關與御駕親征的朱慈烺大戰。哼,眼下的明國,已經是內外交困了!這甚麼勞什子御駕親征一出,不就是留著後路空檔的給我們?」

「畢竟薊鎮還有陳永福部……」吳三桂說完,頓時就見三人齊齊變色。吳三桂心中也有些微微後悔又微微憤恨。

此前京師一戰,可不知道多少滿清戰將記憶深刻。陳永福部六千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出戰,到最後,倒下的輕重戰死都有一半多了,可陳永福部就是不敗。以至於到最後熱氣球一出,朱慈烺攻克盛京的消息傳回來,滿清士氣崩盤,硬生生讓陳永福一戰成名。

想到這裡,如何不讓三順王紛紛心中憤恨。

都是漢人,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氣氛就這麼徒然變得緊張起來,就連孔有德也收起了自己的紅臉,面色一板,看著吳三桂道:「平西王。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此戰,攝政王已經決意出戰,你今日放個話出來。否則,這一關,別想輕易過去!」

說完,孔有德就是拍案而起。

「諸位,要逼我?」吳三桂徒然站起身,冷冷凝望著三人。

孔有德按劍在手,扮作紅臉的人都翻臉了,本就是白臉的兩人哪裡還會坐視不管?當下,尚可喜與耿仲明紛紛起身,身後一乾親衛齊齊聚攏。

刷刷刷……

抽刀出劍之聲齊齊響起。

吳三桂身後的夏國相更是帶著一干刀斧手齊齊入內,地磚上,咚咚咚的都是武卒跑動的聲音。

一時間,屋內紛紛緊繃到了極點。

所有人都默然不語,空氣里瀰漫著濃重的硝煙味,沒有一人說話,就連呼吸聲也被壓抑起來,氣氛一片死寂。

吳三桂緊緊盯著孔有德三人,孔有德、尚可喜以及耿仲明更是直視著吳三桂桀驁的面容。

就當氣氛繃緊得再也僵持不住的時候。

忽然間,一聲爽朗的大笑連帶著一連串的嬌笑聲響起。

「哎呀,我說怎麼要找我大清四位王爺找不到。原來,竟是都在這大堂里敘話呢。哈哈哈,既然都在,那趕早不如趕巧。我正好尋了一支舞隊,都是大名鼎鼎的揚州瘦馬!不知多少妓家用心十數年調教而成啊。來瞧瞧,歌舞都是一絕,今日,諸位可要好好賞析一番!」一個爽朗的大笑聲傳來,一五十多歲的老者身著一身飄逸出塵的道袍,身後一行十數個女子輕紗蒙面,身段妖嬈,頓時讓屋內這充滿火藥味的氣息被沖淡了片刻。

孔有德轉過身,看向這老者,頓時認出了來人,表情一緩,接下了這個台階,徐徐收刀道:「原來是吳老將軍。只可惜,今日討論的是國之大事,戰還是不戰,一句話。不分出此事,這些終究是美人無福受用了。」

所謂吳老將軍,當然就是吳三桂的父親吳襄。這位遼西第一豪富聞言,臉上笑容依舊不散,說:「國之大事?巧啊。我也打算說一說這大事!那個,兒啊。今個兒我剛剛拿到一個消息,你的舅父,祖大壽祖大將軍要來了。是跟著寧遠各部老將一起來的。這是要準備再度征明啊!」

吳三桂聞言,頓時感覺空氣里氣氛猛地放鬆了起來,喃喃著道:「舅父從盛京回歸了?」

「沒錯,回來了,帶著老兄弟們都回來了。」吳襄緩緩頷首,這祖大壽可是關寧軍真正的靈魂人物啊。

而且,比起祖大壽這種一路邊鎮主將,無論是孔有德、尚可喜還是耿仲明都是資歷差遠了。就彷彿是一個作戰勇猛的師長與統帥一地集團軍的總司令一樣的差距。

要論起資歷戰功乃至兵將實力,三順王都只能與祖大壽手底下的老將們比一比。

同樣,失去了祖大壽後的關寧軍衰微,可有了祖大壽回歸的關寧軍呢?

有祖大壽在,關寧軍就可以重新收拾人心,整合曆盡大戰後有些離心的關寧各部。而不至於讓三順王上門來欺負。

果不其然,聽到祖大壽的回來,尚可喜與耿仲明臉上跋扈之色紛紛一收。人的影,樹的名。當年祖大壽的外甥吳三桂還只是個小將征伐他們的時候,祖大壽就已經是邊鎮里十數年沉浮的主將了。他們豈能不聞之心驚?

更重要的是……

聽吳襄這麼一說,祖大壽此次前來顯然是打算推動關寧軍再度出征明國了。要不然,以多爾袞的性子,如何會放祖大壽回山海關?

再聯想到祖大壽不會輕易回歸,說不定還與那位貴人有關係。想到這一層,孔有德三人都是心中紛紛一變。

吳襄此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