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四章:密謀

第十四章:密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西元1644年,大明二七六年四五月。

農曆的五月已經漸漸有了暑熱,一場場大雨落在山西的山河裡便讓行軍的難度大大增加。

破爛的道路讓山西的破敗有了切實的認知,戰亂與瘟疫來回折騰讓這個風景秀麗的地方變得越發貧瘠。同樣,凹凸不平的地表加上鬆軟的土地就讓山西的路顯得崎嶇艱難,行走在道路上,讓負責這一路大軍的順軍主將李岩感覺猶如便秘。

到了平定州以後,兵鋒已然直抵出太行山進華北平原的關口。但抵達了關口不代表行軍就能順利。

李岩面對的更多難題開始冒了出來。

本地窮苦百姓雖然對順軍的到來歡呼不已,以至於平定州幾乎傳檄而定,沒有什麼辛苦的戰鬥就讓李岩攻克了這座堅城。

可接下來的困難紛至沓來,貧苦百姓家無餘財,自然無法供應軍資。士紳大族倒是有錢,但李岩是讀書人,舉子出身,太明白地方的真正話事人不是各地官府的官員,而是這些地主士紳。明白這一點的李岩對追贓拷掠之事深惡痛絕,他無法制止劉宗敏胡作非為,自然不會容忍自己繼續做這樣的傻事。

軍資的困難還能依靠暫時的斬獲賴以維持,但井陘關的攻取卻讓李岩有些躊躇。

井陘關是《述征記》謂「井陘」為太行八陘中第五陘,《呂氏春秋》、《淮南子》稱「井陘」為天下九塞之一。井陘兩邊石壁峭狹,車不能方軌,騎不能並行,險厭難行,偏偏地勢險要易守難攻的地方極其關鍵,但凡山西進河北的或者河北進山西進而殺向關中的無不是要通過這個關口。

故而,這麼一個是一處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地就成了兵家必爭之地,當年韓信背水一戰就在此處開場。

對於李岩而言,關鍵的還不是如此。井陘關是大明腹地,平定州往東依舊還是大明治下。

從平定州往東,先要面對新固關所,這是為了拱衛固關所設立的邊緣堡壘。攻克固關所,還得繼續攻打葦澤關。過了葦澤關,還得攻打固關。也就是說,一連攻克三處關城,李岩的軍隊主力才能抵達井陘關。

「強弩之末時不能穿魯縞……」李岩站在自己的將軍府內,靜靜苦思。

如果是去年的李岩,麾下不僅有精銳的河南營,還有數量眾多的新兵。面對此類攻堅戰,李岩決計是不會吝惜人命的。

但現在,李岩麾下的將士成了大順的御林軍,精銳的士兵是增加了,炮灰卻是越來越少了。已經成了大順御林軍的李岩作為先鋒出擊,當然不捨得手中的這些精銳士兵浪費在攻堅戰上。

就當李岩看著地圖發獃的時候,這時,一員傳令兵徐徐入內,躬身道:「制將軍,外間有人求見。是……是個明軍將官!」

李岩聞言,頓時眉頭一皺,不耐煩地想著怎麼還有明軍將官能進來。就算是投降的,也不會是這個稱呼。

但很快,李岩就豁然開朗:「是駐守哪部的?」

「聽聞,是固關的守將。」小兵剛玩,頓時就見李岩喜氣洋洋衝出了府外。

他在客廳里見到了來者。

來人身著一身明軍高級將官常見的山文甲,滿臉絡腮鬍子,目光炯炯有神,仔細打量著李岩,也顯得格外精壯有活力。此人,就是保定巡撫徐標之麾下參將李茂春。

李茂春名字比尋常武將氣得多了幾分文氣,事實上他也的確是京師京營出身,跟著徐標之幹活。

只不過,眼見順軍在數省之中攻城拔寨,儼然將帝國半壁江山攻略,李茂春一顆冰封的心頓時就蠢蠢欲動了。

他眼下已經快四十歲了,四十,在後世或許還算得上壯年。但在大明,對於多數人而言,四十歲就已經是遲暮了。要不是跟著巡撫做事,李茂春甚至連個參將的官職都拿不到。

眼下,機會來了。

李茂春看著李岩,壓抑著心中的激動,仔細地打量起了來人。

來人筋骨健壯,舉止沉穩,既無尋常武夫之無腦的煞氣,又無文弱書生的酸氣,反而有著儒士的睿智沉穩,赳赳武夫的幹練利落。

「怪不得能當順國大將,真乃一表人才!」李茂春心中多了一份讚歎,行禮道:「在下李茂春,拜見制將軍!」

「何須多禮!我往常一樣聽聞手底下人談論天下各路英豪,其中就有徐參將的大名。今日得見,可是高興壞了。哪裡去管他那些繁文縟節!」李岩說著,拉著李茂春賓主落座道。

李茂春心中激動稍許,笑道:「能得大順大將們聞名,是小人的福氣。既然如此,小人也就不多說了。小人一身筋骨,打熬了數十年,就為了有朝一日貨賣帝王家。眼下看來,那朱明是沒個前途了。這未來真正天子,還是以大順皇帝為真!只是小人一向苦於沒有門路,這才一朝冒險,願投制將軍麾下!」

「能得徐兄弟來投,那是我李岩的好命。兄弟,快快起來!」李岩急忙起身,扶起李茂春道:「你且放心,在我大順國內做事,但凡都將軍功勞。論功行賞,定給你一個封侯拜將的前程!」

兩人一番客套不提,李茂春終於提及了李岩心中渴望已久的固關之事:「末將來投,縱然空有一個參將的名頭,若是寸功未立,那也無言讓制將軍為小人請功。今日所來,正好備了固關左近的地形圖。還請將軍賞析!」

「好!」李岩聞之大喜,心中也沒有提李茂春話里的毛病。固關附近的地形圖那是何等機密的事情,豈能是說什麼正好帶著?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