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五章:塞外

第十五章:塞外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寧武關這會兒的空氣是有些焦臭的。這樣的焦臭換一個場景也可以發現,比如說大火炙烤著牛肉烤成了焦炭一樣的程度。焦得像炭,臭得如同地獄裡淤積的屍體。

寧武關的城牆上沒有牛,有的只是奮戰的人。

他們,為守衛著這座帝國北疆關城以及關城後的京師而戰。

……

「我不管你要說服多少人家有多困難,總之,今日,我得讓我的將士們吃上飽飯!要不然,老子抄了你的家,到要看看你把辛辛苦苦要到的軍餉剋扣了幾成!」一聲咆哮響在將軍府內響徹。

沒多久,山西總兵周遇吉披甲執銳,出了府邸,走上關城。

此刻的關城,到處都是人。

剛走上城頭,就能見到烤焦了的肉,烤熟了的肉。前者是死的,後者約莫還有口氣。

這是城上城下戰死的人。

滾滾熱油在城頭上潑下,地下,又是無數火箭張弓以待,鋪天蓋地飛上。

靠近草原的大同接連無雨,乾燥的空氣里讓人燥熱地想要發火,也有那鋪天蓋地,將一切吞噬的……戰火。

戰火在寧武關已經染了有兩天了,兩個日夜,狹小的關城裡,在這連天的戰火下已經換了四輪的兵。

但有一種兵卻是從來沒換過。

這是老兵,大明邊軍里真正的骨幹。

大明的邊軍是格外辛苦的。這樣的辛苦不僅意味著在精神上不被認可,更是切身實地的難以求存。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一路跟著周遇吉到現在的老兵無不是各有一番絕活,這才會被周遇吉一點點維持著,一直到現在。

王三碗就是這樣一個老兵。

他默默看了一眼城頭上標著的那道紅色旗幟,從這兒到牆角的拐彎處那根綠色旗幟的範圍是他這一隊兵要守著的地方。

這一片戰區其實是有編號的,但王三碗不認字,所以用旗幟代替。大字不識一個的文盲並不影響王三碗的戰鬥。

他身子高而長,高是個子高,長則是手長腳長。這樣的體形天生有利於做一個神射手,僥倖一路都有將官庇佑納為私兵的他也就靠著一路有人照應成了軍中的神射手。

此刻的他手持長弓,在城牆上逡巡著,時不時貼在城牆後蹲下。每回蹲下的王三碗都是閉著眼睛,讓人不知道是在緊張的戰鬥之中休息還是在思考著什麼。但唯一肯定的是,當閉上眼睛兩三息的時間過後,露出頭張弓射箭的王三碗便已然一氣呵成,長箭疾射,城牆下必有一個穿鐵甲,呼號令的敵軍將官慘叫到底。

沒錯,王三碗從來不殺無名小卒,他專門盯著敵人長官勇猛者下手。

靠著這一手精湛的射術,他在軍中迅速成名了。又因為每頓飯都必吃三大碗,王三碗又得了這麼一個名號,久而久之,也無人記得真名了。

當周遇吉上了城頭以後,王三碗微微吐出一口氣,望著一干盯著自己的新兵,道:「小崽子們,今個兒的這條命,可以留著過夜了。」

「碗爺,那俺們這要咋辦?」一個年輕後生緊緊握著手中的一干紅纓槍,盯著王三碗。

「還等著啥,趕緊割幾個腦袋,晚上就能尋總兵爺領賞了!多殺幾個叛賊,你小子娶婆娘的銀子也有了!要是手慢了,就要讓總兵府的那群親衛搶先了!哈哈哈……」王三碗大笑著,張弓待箭,探頭起身便是一箭射出,城頭下如約再度響起一聲慘叫。

隨後,一陣陣密集的腳步聲傳來,王三碗的預料實現了。周遇吉上城以後,他身邊的家丁也開始作戰。攀上城頭的幾處城牆紛紛被重新平推回去,一陣陣歡呼聲中,城下伸上來的一根根雲梯次第被推到。這一回,城頭下的順軍出人意料的沒有繼續來回鏖戰。

沒有歡呼,王三碗身邊剛剛那個年輕後生一屁股跌坐在城牆後頭,看著身邊閉著眼睛像是在休息的王三碗,輕聲道:「碗爺……碗爺您睡了?」

「嗯……?我說,七娃子,好不容易打完這一仗,你個小崽子不讓老子睡覺難道讓老子尋婆娘玩去?這又不是大同城,去那幾個私窯子都膩歪了。」說著,一陣呼嚕聲就這麼響了起來。

被喚作七娃子的年輕後生是王三碗的同族本家,同一個姓,因為是一地出來的,從前雖不認識,但在戰場上既然有這一層關係在,也是熟絡許多。七娃子家中排行老七,也沒個大名,都是王七王七地喊著。

王七心中一肚子的話,這會兒見了王三碗嫌棄,頓時也不敢開口了。心中一動,王七忽然想探出頭。

還未等王七看個明白,這時,一隻手猛地伸過去,將王七的腦袋摁了下去。

緊接著,一道破空之聲響起,一道羽箭飛來,擦著牆頭略過。王七摸了摸腦袋,感覺上面涼颼颼的,要是再晚一步他的腦袋就要多個貫穿的動了。

「特娘的,這是盯上我了。這群反賊,還不死心!」說著,王三碗伸手過去拿弓就要張弓射箭,只是動作做了一半,王三碗默默收了回去。

「箭沒了……」王七看得仔細。

城頭下,一陣呼喊聲響起:「城頭上的明軍聽著!而今我大順皇帝親征殺來,天下無不跟從。你等負隅頑抗,結果唯有飛灰湮滅。破城之日,定叫寧武關雞犬不留!要是及早投降,還能留下寧武蒼生性命!」

「反賊!」王三碗念念著,緩緩吐出一口氣:「可以了。」

王七再度探出頭,城頭下,順軍徐徐退卻。弓手們已然率先撤退,收起長弓。餘下步卒各自拖著地上的屍骸離開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