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七章:伏擊

第十七章:伏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李茂春從風台堖居高臨下,一路擊潰陳6所部以後,借著大勝之勢繼續朝著李岩的主力進。>網

面對剛剛擊敗了陳6所部的明軍,李岩所部的順軍似乎已經戰意消融,紛紛潰退。

相反,趁勢追擊的明軍卻在這樣的大勝之中勇氣突增,無數明軍將士嗷嗷叫地拿起手中的武器一路追過去。

他們追的十分順利,半路上幾乎沒有生什麼激戰。李岩所部的順軍退卻得十分迅,一路從西風台退到平定州,一直到了州城外的十餘里的小山林這才被留守的順軍接應。一番阻擊,李茂春不再進攻。他開始收拾兵馬。

也由不得他不收拾。

一路上,到處都是散落各地的明軍士兵。這些分屬三個系統素質高低不一的明軍將士們個個都是紅了眼珠子,見著一地散落的順軍兵甲輜重器械,各個都是竭力拾取。以至於順軍丟了一路,明軍就這麼撿了一路。

到最後,還跟著李茂春身邊追擊的人已經不到三四百人了。

就連李茂春身邊的親軍士兵們也開始一路撿著東西。

李茂春要是再不採取行動,隨便來一個順軍的反衝鋒都能將勝敗改寫。

順軍沒有這麼做。

一個時辰過後,已然到了下午距離日落只有一個時辰後,李茂春終於艱難地將地面上掃空。

李茂春當然不是想著做個掃街的清道夫,而是不這麼做,就不能夠將明軍重新聚攏。

裝載得滿滿當當的明軍開始準備東撤回營,李茂春提議回營歇息整軍待的時候,軍中上下將士終於齊齊振奮,滿是盼望著接下來繼續殺敗順軍奪得斬獲。

李茂春沒有盼著帶著麾下將士能夠殺得多少斬獲。

他尷尬地現了一個要命的事情。這便是,明軍的斬獲在物資上是頗為豐富的,可是在戰功裡頭,卻是寥寥無幾。

一次伏擊衝殺,最終落到李茂春手頭的竟然只有三十幾顆腦袋。

作戰的戰功當然是用級來計算的,最終砍了多少個腦袋,那就能報多少戰功。若是以往崇禎皇帝在位的時候,各部打殺了幾十個悍匪也能喊作大勝,到時候虛報一個戰功也就罷了。

可李茂春對此心思就多了。

對於一個參將而言,擊敗擁兵過萬的順軍大將李岩,幾十顆腦袋的確夠了。

但對於後頭那一位,幾十顆腦袋顯然就不夠分潤了。軍功太小,人家堂堂內閣大學士肯定看不上。

左思右想,李茂春喊來了自己的心腹,千總徐德義。

徐德義是個身材頗為瘦小的中年武夫,一雙眼睛細小而狹長,剛剛進來,就接連恭喜李茂春的大勝。

這是個頗多小心思,腦子十分機靈的軍官。

李茂春顯然對徐德義十分熟悉,也不多廢話,開口就道:「這一仗也別急著恭喜,別人如何你不明白,這一戰打得怎麼樣,你還看不清楚?」

徐德義嘿笑了幾聲,道:「只太可惜了,一戰打下來就那麼幾個軍功,就連那個原本都算得上瓮中之鱉的陳6也沒抓住。委實太可惜了……」

「哼,既然知曉,那也得想想辦法怎麼解決。接下來繼續進攻平定州,可就不一定能再贏了……」李茂春說著,目光有些閃躲,想了想,又道:「報功之上你的名冊我是擬定了,只是一看就幾十個腦袋,未免也太浪費這麼一回機會了……」

徐德義目光微微一亮,心下一急,當下道:「大人!這事我有辦法!不就是幾個腦袋么,辦法多得是啊!」

「哦?」李茂春側目望去。

徐德義低聲湊過去,仔細說了幾句,頓時就讓李茂春目光一亮:「好!就讓你去辦!這件事辦好了,論功行賞下來,別說一個游擊將軍,就是本官現在坐著的這個參將位置,也能給你拿下來!」

「小人不敢……那可是大人的位置……」徐德義嘿笑幾聲,目光卻是火熱起來。

李茂春一腳踹了過去:「本將的位置還輪不到你操心,這參將的椅子,本將也是坐膩了的。」

徐德義本就是個機靈的,一聽這話哪裡還不明白?頓時就猜到這李茂春這話語里到底是什麼意思。顯然,李茂春很有信心這一仗打完以後可以升到比參將更高的位置里。

一念及此,徐德義大受鼓舞,說了幾句,連聲奔出屋內,點起兵馬開始幹活去了。

……

與此同時,另外一支小隊伍也行走在群山漫道之中。

比起散亂衣甲不一的李茂春所部明軍,這一支軍隊畫風大變。整支軍隊全部身著同樣的軍裝,除了前後中間三部分各自有百來人身著鎧甲外,大部分的將士只傳了單單一件硃紅色的單衣。這一身單衣都是剪裁得體,窄袖收腰,立領與現代襯衫一般的扣子構成了截然不同於其餘軍隊的軍裝。

雖然沒有身著鎧甲,但這樣的兵士行走在群山漫道之中,竟是比起平地里李茂春部漫山遍野散亂分布的明軍將士看起來還要有戰鬥力。

而且,讓人頗為眼熱的是,這一步明軍竟然騾馬極多,雞公車,平板大車,四****馬車等各種車輛分布各處。

眾多的車架騾馬拖著一個個土黃色的包裹,包裹里鼓鼓囊囊的,一副土豪模樣。

各式車馬以及過千餘的人數將整個隊伍拉的斜長,前後一看都幾乎望不到勁頭。

這樣長舌的隊伍剛一出現在太行山的山路里是就惹起了一雙雙的目光。一開始,望著那眾多的護衛不少人便打了退堂鼓。

但漸漸的,當這支隊伍越來越深入古道以後,道路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