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九章:使詐

第十九章:使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夏壽,也就是夏天王一臉發綠:「這群匪兵……」

「還囉嗦什麼……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張天翼咬著牙。

「都上,得此二人首級者,賞銀十兩!」徐德義悄然在一眾親衛的護衛中退了出去。

十兩銀子的賞格讓一干匪兵紛紛激動得紅了眼珠子,紛紛一擁而上,瞬間就將院落里擠得滿滿當當。

十數倍的人數差距,足以將再厲害的蓋世英雄磨死。

不一會兒,張天翼身邊的庄丁死傷殆盡,夏壽與張天翼都被圍在正房內,身上胸前後備到處都是鮮血,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別人的,有多少是自己的傷口。

他們二人靠著角落,絕路已現,對視一眼,慘然道:「咱們兩個……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見此,一干衝進來的匪兵們彷彿看到兩顆大銀錠在朝著自己的招手,嗷嗷叫了起來:「銀子是我的!」

「賞格是我的!」

「受死吧……」

恰此時,在屋內眾人聽不到的堡壘外,一陣蒼茫的號角聲響了起來,整齊的腳步聲緩緩響起。

……

一刻鐘前。

遠處,趕路而來的祁山朝著顧炎武與徐煥武道:「前方,有激戰!」

顧炎武見狀道:「看情勢,這恐怕是上千人規模的激戰。尋常鄉間械鬥不至於這個水平,去看看!」

「走!」徐煥武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急忙下令。

不多久,斥候探查回來。

「前不久的拷問應該沒有錯!那個什麼太行十八寨總寨主就是在這兒了!根據投降的那些山賊說,這夏壽左近正好有一處交好的山莊,就是這處名作暖會庄的地方!」徐煥武朝著顧炎武拱手,將猜測說了出來。

顧炎武站在馬上,看著坡下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們朝著暖會庄殺去,微微頷首:「看樣子咱們圍剿的山賊還有殘餘。這裡至少還有千把人,都是些有組織戰鬥力不賴的部分。特遣隊主持進剿!」

「是,得令!我這就去與祁山一起進剿。現在少些賊寇,一會兒的行動也安分一些。」徐煥武而今的身份是祁山的搭檔,特遣隊的首席軍師。按照指揮層級,顧炎武總領這一次單獨任務里的軍政事務,祁山作為軍事長官,徐煥武作為首席軍師。

兩人談論一番後,不多久,山下戰鬥開始打響。

這一部兵馬隸屬於皇家近衛軍團,被朱慈烺派駐到李建泰身邊後又有了個別的新稱呼:特遣隊。

特遣隊有三百戰兵六百輔兵,輔兵就是輜重營,平素挽馬拉車,真要被派上戰場的時候就各個激動非凡。在朱慈烺帳下的明軍里,差異是十分鮮明的。能打的戰兵待遇好,立功機會多,升遷快。輜重營雖然死得少,吃得飽,但卻極少立功的機會。不能立功,待遇比起戰兵就差上一籌,更重要的是沒有立功的機會就只能做一輩子的輔兵。

眼下編進了特遣隊,這些輜重營的輔兵們一見有了立功的機會,又是漏網之魚的土匪殘部,頓時嗷嗷叫沖了上去。

暖會庄是個約莫兩千的大莊子,打破他是容易,完全佔領控制就難。別的不提,千把兵丁撒進去後連個守門的人都沒。

徐德義不覺得自己還需要一個人在後路守門。

觀察一番以後,主持進剿的祁山嘿嘿一笑,抓住了這個機會,領著人朝著徐德義的後路就抄了過去。

只一刻鐘徐德義就感覺到了後路被抄,酸甜苦辣各種唯道匯聚一堂,最終落到徐德義身上的時候就只覺得自己菊花好像被十八羅漢闖關了一樣。

特遣隊的將士們立功心切,一見戰機就得勢不饒人,提著長槍大刀結陣殺去,兇猛非常,還在高興之中的徐德義部匪兵還未反應過來,就一臉懵逼的被更加懵逼地衝殺了得散落仇恨十八瓣了。

如同一根長棍一樣,特遣隊的將士們直接就從破破爛爛的堡壘正大門裡一路衝到了張天翼的院子里。

不僅如此,領頭的將士們更是紅著眼睛,抓住幾個匪兵就不住大喊:「夏壽在哪裡?」

「那什麼夏天王在何處?」

……

徐德義很快就成了夾心漢堡里被夾心的部分。

他當然不會明白夾心漢堡是個什麼東西。但被反過來又從後路抄過來擊潰,他還是十分迅速地想到了一個相近的辭彙:黑吃黑?

「哪個山寨的兵,竟是這麼強?慢著!」徐德義衝進了正房裡,喝令紅著眼珠子想要拿下十兩銀子賞格的兵丁。

但這會兒的兵丁們早就殺紅了眼,彼此暗地裡較勁更是不知道多少心思翻滾,哪裡還李琿徐德義。

見此,徐德義也不慌,微微吸了一口氣,吼聲如雷:「誰救了張天翼和夏壽,老子給他五十兩銀子!」

嗡……

屋內一陣寂靜,所有兵丁先是一愣,待到明白了徐德義的意思以後,頓時紛紛轉過身,抽刀指著徐德義,一臉警惕。

「看什麼看?老子是給銀子的人,把刀指著老子?不想幹了還是不想要銀子了?」徐德義一臉不爽。

一干兵丁們懵逼地彼此對望。

眼見屋內打出狗腦子的氣氛消解下來,徐德義猛地鬆了一口氣,也不管這些滿腦肌肉轉進錢眼去的手下,分開眾人,看向張天翼與夏壽,擠出微笑:「兩位好漢……正所謂不打不相識……」

「殺了我莊子里這麼多人,還一個不打不相識?要是你這狗官樂意,我不介意上你家門前去拜訪一番!」張天翼喘著粗氣,咆哮著,一嘴的口水飛出去。

徐德義依舊聞言,依舊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