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章:北方的鐵蹄

第二十章:北方的鐵蹄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他們……不……不是我們的援軍?」張天翼說話都不利索了,他明白了夏壽的話里是什麼意思:「那他們怎麼與這些匪兵打在一起了?話還這麼不客氣?」

夏壽苦笑著不說話。

徐德義更是一陣氣血直衝天靈蓋:「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們不是夏壽寨子里的人?什麼哪部分的?你們到底適合人等?還不給本將道出名號!」

「喲呵!」徐煥武樂了:「還有人敢和我們皇家近衛軍團這麼說話的,少見,少見啊!你是哪一部的手下,什麼職位?你現在老實配合,方才膽敢朝我部將士動手我也不追究了,現在若是膽敢繼續扣押我皇家近衛軍團特遣隊要的戰犯,可就別怪我不留情了!」

徐煥武藏了個心眼,方才打起來,其實是皇家近衛軍團出手。他說不追究這次火併,對徐德義而言那才是一個大大的冤枉。哪有狠狠揍你一頓人仰馬翻以後,還說什麼不追究打得這麼狠的?

但徐德義卻完全沒功夫想這一點。

「你們是官軍?」徐德義縱然無知沒見過皇家近衛軍團的軍服,一時間認不出來,也絕不可能沒聽過皇家近衛軍團的名號。而且,跟著李建泰就有一部小分隊押運著軍資呢。

只不過,在這裡,在這偏僻山村又是剛好三方激戰之處見到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這無論如何也太超出人的想像力了!

擊潰他們的竟然不是夏壽的援兵,這麼說,他也不會被包餃子死在這裡?

但同樣,這麼說來,他剛剛裝孫子白裝了?

等等,為什麼還有哪裡不對!

徐德義只覺得自己腦子裡一團漿糊,這變幻的關係讓他一頭漿糊,一臉懵逼。

「總算認出來了!」顧炎武一掃眼,揮手道:「帶走戰犯!」

夏壽一臉認命的表情。

張天翼茫然著,極力消化著方才的消息。

「你們不能帶走!」徐德義卻猛地開竅反應了過來。

此刻,他心中不住地狂吼:這是皇家近衛軍團啊,是皇帝陛下的主力軍隊啊!而且,是一向軍紀嚴明,眼睛裡見不得沙子的存在。讓他們知道了自己殺良冒功,那還得了?到時候不能殺良冒功誘得李建泰,怎麼能建大功?

「快帶下去!」徐德義猛地一腳踹向身邊的親衛,讓他們急忙帶人走,然後徐德義衝上前,鼓了十足的勇氣,直視著眼前幾個將官:這可都是與韃子正面干贏過的強軍名將啊!

他覺得自己腿肚子有些打顫。

可一想到後果暴露出去的結局,徐德義心中湧起了無邊的勇氣。

被拖走的張天翼瞪大眼睛觀察著這一切,猛地反應過來,意識到了一點:這一部雖然不是夏壽的援軍,反而是擊潰了夏壽山賊們的官軍。但,這一部官軍似乎有些不一樣啊。

徐煥武見此,目光頓時不善起來:「你攔著我們要人?」

說著,祁山沉默地帶著身邊的將士們往前走了一步,這些可不是輕甲的輜重兵,都是披掛齊全,身上二三十斤鐵甲的武士,一步走出,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手上長刀長槍寒光閃爍,讓人只覺得不寒而慄。

「這是李茂春李參將下的命令,此間有先前逃散的順軍落敗戰將,所以……你們不能帶走人!」徐德義大口喘著粗氣,感覺自己的胸口再打鼓。

「李茂春?他果然出擊了!還打贏了!」顧炎武喃喃著,很是驚訝:「所以,你是固關守將李茂春手底下的人?」

「末將徐德義……」徐德義看著顧炎武,敏銳地感覺到了此人身上氣質不同尋常,他心中迅速組織著字句,說:「的確是李參將麾下的千總。末將在軍中,一向都聽參將說起皇家近衛軍團的種種故事,心生佩服,只可惜兩軍遙隔不能往來。此番見了,真是強軍勇將,讓人好生欽佩。今日戰後,還請好生敘敘感情啊!」

「好。」顧炎武緩緩走上前,應了一聲,臉上露出了一點笑容,斬釘截鐵道:「統統給我拿下!」

「喏!」祁山當下領命,身前身後一干特遣隊將士齊齊應命,數百能戰善戰的將士齊齊高呼,氣勢升騰,直抵九霄,頓時就讓院內那些匪兵紛紛膽戰心驚,望著眼前的強軍,心中都冒出一個問題:這樣強的兵,怎麼打?怎麼打得過?

徐德義一臉你丫逗我的表情,他挖空了心思說了一堆肉麻的話,怎麼一來了個白面書生就翻臉無情?

心中不斷想著辭彙,徐德義大喊著手下不要妄動,朝著後面退去。事實上,也沒人動手,所有人盯著徐德義只盼著徐德義給個化解的辦法。

徐德義哪有辦法,他看著顧炎武,不住解釋:「這位上官,敢問末將是哪裡冒犯了貴軍?要知道,方才我一番欽佩之心,只恨不能挖心剖腹以示真意啊。為何要火併我軍?火併友軍啊!」

徐煥武聽了這火併友軍幾個字也不由有些動搖,看著顧炎武,有些猶疑。

顧炎武輕聲道:「那你倒是說說,你來這山坳坳里,要做什麼?」

「我……我……」徐德義呀吧了一樣,反應不過來了。

徐煥武想到了什麼。

顧炎武輕哼一聲:「都拿下,尤其注意那張天翼和夏壽,拿下兩人就問得出一些情況了。」

一幹將士齊齊大喝,衝殺過去,祁山倒是有分寸,拿著刀背砍去。這些匪兵見這一步強軍沒有殺意,頓時分分丟兵卸甲,齊齊投降了。在他們看來,投降官軍……不對,是友軍?似乎更不對了。

總歸,就算是落到執法隊里,也不是那麼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