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六章:排槍對戰

第二十六章:排槍對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一年真定的夏天因為沉重軍靴踏步在地上的塔塔聲變得格外的焦躁不安。路邊的小樹林上知了聲越來越大,吵得讓人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了知了的王國里。

這是埋伏在路邊的順軍士兵王三喜的心聲,他趴在有半人高的草叢堆里,忍受著不知名的蟲子在身上爬過,靜靜地等候著上峰的命令。

沒錯,這是一支軍隊。

一支來自在西安剛剛建立了政權的順軍軍隊。

為首的是李年,這個李岩的親兄弟率領著五千餘人的大順御林軍埋伏在了道路兩旁看不見的地方。

而前方,燥熱的空地里扭曲的畫面漸漸浮現清晰。

那是另一支截然不同的軍隊。

一隻繡得格外精細生動的黑熊騰雲駕霧在空中翱翔的旗幟顯露在了王三喜的眼前。緊隨其後的,是那塔塔聲的來源。

不同於穿著草鞋,披著破爛舊甲的順軍,這是一支軍容鼎盛的軍隊。他們軍裝是新的,皮靴是油光鋥亮的,每個人行走在官道上,都是昂揚挺胸的。

王三喜眼裡露出了驚訝,一個直覺告訴他:「這竟然是明軍?怎麼比起大順第一等的強兵來得還要精神?」

沒有人告訴他答案。

伴隨著飛熊團的不斷接近,在越發清晰的面容身後,是滔滔殺氣。

李年打量著周圍的情形,微微有些滿意。

伏擊的地形是很講究的,不僅要便於隱藏自己,更重要的是有利於打擊敵人。具體而言,就是可以容易攻擊對手。

這一處名作南溝崗的地方兩邊都是聳立的小山,山脊後的山坡遍布了隱藏的順軍。小河溝沖刷出來的小平地是通往威州鎮的唯一大道。

過了威州鎮轉道西南,是通往井陘關最主要的道路。

而現在,李年趴在小山脊後盯著越來越接近的飛熊團,仔細打量著他的對手。他們從上安鎮來,經行上馬村轉道西北,隊形延綿拖得很長,前後左右都有飛馳前驅探路的探馬斥候。行進之中的士兵們士氣飽滿,一個難纏的印象落到了李年的心中,轉而替代的就是一種激動:是明國的真正強兵!

打敗他們,讓自己揚名!

這樣的念頭在李年的心中升起,熊熊燃燒,再也無法熄滅。

日頭升起到午時的時候,前鋒已經通過了南溝崗即將抵達威州鎮。作為一支四千人的大隊伍,飛熊團卻還有後營依舊剛剛離開上馬村。

這會兒日頭高照,太陽曬得人昏沉,在草叢裡的王三喜經過了一個獎金兩個時辰的煎熬迅速適應了下來,甚至在昏沉的午後啃了兩個麵餅以後有些昏昏欲睡。為了配合王三喜的睡意,就連道路兩旁樹上的知了們也配合默契地偃旗息鼓。

直到身邊的戰友輕輕扯起了王三喜:「要拚命了!」

官道上。

「有些不對勁」徐彥琦勒馬停步,揚起手,身後將士紛紛噤聲。空氣里,緊張的氣氛在充盈。

「有埋伏!」前方,汪洵拚命打馬歸來。

幾乎同時,兩山之中,漫山遍野都是喊殺聲響起。

王三喜被人一扯,就下意識間拿起了手中的長刀。作為大順的御林軍,王三喜裝著一身破舊的棉甲,提著一根鳥銃,腰挎著一根半新的長刀,喊著號子沖了下去。

他左右看著,整個山坡上幾乎都是人潮。

「列隊!」錢志驚訝地聽著山上竟然提前喊出了這一聲口號。

山上,衣裳破爛的順軍嘩啦啦地開始在距離山腳上彼此呼喝,迅速列隊。讓人驚愕的是,在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內,他們就從混亂的狀態之中有了隊伍的雛形。

山坡上,一個個小長方形的隊伍排列完畢,朝著山下徐徐走去,舉起了他們手中的長槍。

「是鳥銃!」飛熊團的首席軍師夏晨當下就認了出來:「各部集結,列小隊伍!朗將在哪裡?」

夏晨沖向徐彥琦,卻發現此刻的徐彥琦身邊不知道何時聚集了最多的順軍。

「集合列隊!小隊作戰!」錢志吼出了聲。

他的身邊,席斌滿頭大汗,盯著道:「被埋伏了嗎?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干啊!」錢志大呼著:「拿出你們在訓練營里吃的教訓,都給我第一時間將隊伍排起來,準備好你們的武器!」

山上山下,在短促的時間經過一陣慌亂後各自列好了戰陣。

緊接著,壯觀的事情發生了。

兩邊各自拿出了武器,順軍一方的是各類鳥銃,以及一種頗為奇怪的新式火銃。這種火銃與大明國內的魯密銃十分相似,但製造上又顯得粗糙許多。更加引人矚目的是,整個順軍的戰列之中,有許多都是持著這樣一模一樣的火銃。

而明軍一方拿著的則是嶄新裝配的中興一式步槍。相比順軍雜亂的配備,飛熊團的配備就簡潔清爽許多。作為近衛軍團的主力尖刀,其餘各部還未配備的中興一式步槍在這裡人手一把。新出爐中興一式步槍設計簡潔,紅木的槍托的中興一式步槍口徑為16毫米,全槍重大五斤,一千三百毫米的長度配上迥異於火繩槍的彈簧擊錘結構顯得充滿科技感。

當然,這個科技感是對於知曉燧發槍優勢的飛熊團將士而言的。

在距離飛熊團隊伍八十步停下來的順軍士兵們排列整齊,依次跪下或者半蹲,嚴格的三段擊陣列排列完畢後,他們在各自軍官的呼喝之下點燃了火繩。

砰砰砰的射擊聲響起,八十步的距離下,鉛丸飛射出去,飛熊團的將士們第一次感受到了火繩槍的威力。

沉重的鉛丸劃破肌肉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