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七章:激情燃燒的皇帝

第二十七章:激情燃燒的皇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一封沾著一滴暗紅色印記的信封落在了朱慈烺的案頭上,裡面的信已經拆掉了,朱慈烺盯著這個信封,久久沉默。

這一年的夏天,朱慈烺心中有些冰涼。

那一封信上沾著的是情報戰士的鮮血,一路從山海關傳遞過來,已經從原本的鮮紅變成了暗紅色。

原本,這樣臟污了的信封是不會到朱慈烺手中的,至少也要有人清洗過。也唯有既是重要,又是緊急的情報才會這樣毫不加停留第一時間抵達朱慈烺的案頭。

這是來自山海關的緊急情報,裡面的內容赫然寫著:山海關建奴出兵,豫親王多鐸率領鑲白旗並平西王吳三桂、恭順王孔有德、智順王尚可喜、懷順王、耿仲明兵發七萬,朝著薊鎮出發。

既是蒙古又是漢軍,清人,果然沒有放鬆一點力氣在滅亡大明的心思上。

「聖上,軍議已經召集完畢了。」寧威走來,低聲對著朱慈烺道。

朱慈烺騰地起身,走向軍議廳。一路上,他都在想著眼前的戰局。

這是位於真定府的行在,本地的一位致仕高官貢獻了自己的私宅,朱慈烺按價租用以後在這裡開始辦公。

同時,官軍大部主力已經朝著井陘關進發,作為先鋒的飛熊團行進最快,一路已經抵達了即將靠近井陘關的威州鎮附近。

但沒想到,一個更加驚訝的消息傳來了。

朱慈烺站定在軍議廳的幕後,軍議上,無數議論控制不住地飛灑著。

「保定巡撫都是幹什麼吃的?我們才到了真定,結果井陘關連帶著固關一窩蜂地都丟了!那個李茂春到底是個什麼來路?不是還有千把顆腦袋嗎?戰鬥力都去了哪裡?」拍案而起的是倪元璐,這位往日一向以諸葛亮算計無漏為目標的謙謙君子最是明白主線戰局崩盤會帶來多大的副作用。樞密院上下為了解決宣府、大同兩鎮的問題,可不知道是廢了多少心思。

「李茂春的功勛不是樞密院核查的嗎?若是真有軍功,怎麼會如此窩囊?」隨行而來的國防大臣高名衡很是不滿,這樣的差距委實太大了。

「軍功是真,但不代表井陘關沿線的崩盤不會出現。關鍵點,我看就是在李茂春的身上。眼下,可不是兩府之爭的時候!」傅淑訓出面掃視兩旁,老資格的財相讓兩人紛紛撇開這個話題。

「錦衣衛方面,李茂春的底細還未收到消息。」倪元璐低聲道:「目前可以確信的是,井陘關已經落入敵手了。李岩已經兵出井陘關,與威州鎮的飛熊團打了起來。前出的是中軍猛如虎部接觸到了這一個大順御林軍的外圍打了一仗,逼得領兵的叛匪李年退了一些。但威州鎮那邊打得還是很激烈。他們底氣很足,這一點,應該是來源於已經進入固關,即將進入真定府的李自成主力。」

「唉……」屋內,無數嘆息之聲響了起來。

一連丟失三個重要關卡,失去了可以依託的堅城,這對於朝堂一方可謂是極大的被動。

「不僅如此……」這時,李定國走了出來,他與幾個年輕的軍師分發著一份份的材料。

上面,是最近的軍情匯總。

「山海關的建奴也動了,多鐸帶著兵殺了過來。」李定國開了腔,全場嘩然。

虎大威沉聲道:「東面危險了。」

「薊鎮還有陳永福罷。第二團是打下了京師保衛戰的英雄之師啊!」傅淑訓也緊張了。

蒙古從宣府大同進發還只是在京師的外圍騷擾,但山海關的清軍進來,卻必定意味著京畿的安危難保。

高名衡沉聲道:「陳永福……恐怕讓人很難足夠放心。」

眾人有些迷惑。

虎大威輕聲道:「正是因為京師保衛戰打得太壯烈了,第二團也太過辛苦了。現在補充進去的都是些新兵,從休整完畢到現在才過去半年不到。戰力如何難說,更何況,薊鎮非是險道,清軍恐怕會纏住薊鎮,繞開堅城,一路深入。這意味著……」

「單獨只看薊鎮,除非陳永福出兵大勝多鐸所部建奴,不然東線遠非安穩。建奴分兵散落鄉里劫掠地方,將遺禍無窮。尤其大部都是那些漢軍,更不會不知道這一茬。實在殊為可恨!」倪元璐只覺得格外頭大。薊鎮雖然是堅城,卻只能如同一顆釘子保持威懾力,不讓清軍主力妄動進攻京師。但這樣一來京畿大部分的安危就糟透了。

「保衛薊鎮,甚至依靠薊鎮出戰建奴,陳永福部無礙。但想要將這千里曠野都鎖住不讓建奴分兵四處騷擾,卻是幾乎無計可施之困局。」高名衡說著,不由地懷念起來:「要是山海關在握那該多好,建奴萬萬不至於入關,遍地烽火。這京畿好不容易半年修養這才多了些人煙繁華啊。」

倪元璐揉著腦袋,沒有說話。

「東線有清軍多鐸部,北線有清軍並蒙古兵,南線有順軍劉芳亮部,西線主力要在我軍削弱了一營戰力紅藕對戰李自成的主力。各處麻煩,到處艱難。諸位同仁,這一局要如何解?別的不提,京畿乃重中之重。一旦多鐸再度兵臨城下,我是決計不會同意聖上繼續堅持進攻李自成。無論如何,都沒有京畿的安危重要。這是天下心臟之地,一旦易手,將會是我大明開國以來最重之恥辱!」高名衡語氣拒絕。

這時,傅淑訓也道:「京中雖有賢臣,卻會因為聖上在外人心動蕩。難保安危,我也不會同意……」

……

「從山海關到到京師,距離多少?」帳外,朱慈烺問了一句。

寧威楞了一下,迅速算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