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八章:李岩施妙計

第二十八章:李岩施妙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從前,我聽說過一句話。叫做,如大海一般寬廣。往常呢,這是形容人心胸寬廣的。但換一樣,用來形容朕麾下大順十萬雄兵,一樣十分合適啊!」李自成話音落下,策馬往前走去,勒轉馬頭,從南到北,一點點走著,一點點看著自己身後的強軍。

他的身邊,牛金星、李岩、劉宗敏以及顧君恩等順軍昂然挺胸,翹首以待。

這是屬於李自成的軍隊。

再也不是流民狀態下民賊一般的流賊,而是脫離生產,脫離民眾身份轉化成為職業軍隊的士兵。在李自成親手創立之下,這是一支有制將軍、果毅將軍、威武將軍、都尉、掌旅、部總、哨總構成的嶄新軍制的職業軍隊。

李自成的身前,十萬大軍徐徐從井陘關里走出。漫漫山道之上,全都是順軍的旗幟,順軍的士兵。他們從平定州出發,一路經過葦澤關,固關,將整個山道充斥。狹隘的山道與龐大的軍隊將整個山道充滿,此前一連走了三天都依舊沒有完全走出。

直到今天……

大明二七六年的六月九日,這足足十萬大軍終於完整地在井陘關外、

於是,李自成看到了一個漫山遍野,填充了整個視界,彷彿可以天平大海一般的巨大軍陣與人海。

這是屬於他的軍隊,是即將破壞舊的世界,創立新的王朝的軍隊。

他們不再是烏合之眾,而是在李自成這個野心勃勃的順國皇帝帶領下,在一個個久經考驗,百戰過後歷練出來的將官指揮下戰鬥,復仇……雪恥。

一雪當年開封爭雄落敗之恥!

向全天下觀望之人證明,這真命天子是他李自成!是他大順國皇帝!那過往開封之戰中一系列失敗的恥辱都將煙消雲散!

想到這裡,李自成輕輕緊緊握拳,緩緩張開後輕輕揮手。

「嗚嗚嗚……」一個傳令兵聽著吹響了號角。

隨後,此起披伏之下,一個個號角聲被吹響,軍令這樣接力傳達下去,整個井陘關外的平原上到處都是號角被吹響的沉悶聲音。

其後,就是各部順軍接令後的變化。列隊的命令一級級傳達下去,最終到每一個普通士兵身上的時候,整齊的隊列開始緩緩出現了。

李自成的五營兵馬列隊在井陘關外,接受著大順皇帝李自成的檢閱。

其中,中權親軍是因為在太原拷掠深得李自成讚賞的劉宗敏,劉宗敏的身後,是帥標正威武將軍張鼐,果毅將軍谷可成;帥標右威武將軍****帥標後果毅將軍吳汝義。

按說,應該位列中軍左邊的是左營。但制將軍劉芳亮此刻正帶領著左果毅將軍馬世耀等部在南線戰場屯兵洛陽與開封的官軍傅如圭部廝殺。故而,列隊左邊的是從洛陽分兵北上的右威武將軍劉汝魁權且充當左營兵馬。

在中軍右邊的是右營制將軍劉希堯,其麾下領兵的是左果毅將軍白鳴鶴,右果毅將軍劉體純。

在中營左前方一些的是前營:制將軍謝君友,右果毅將軍田虎。這本來是李岩的名號,但後來李岩集結了各部精兵得了新的大順御林軍名號,就讓謝君友去了前營。

與前營相對應的其實還有後營,制將軍是李過。只不過李過此刻正在帶著左果毅將軍張能越過黃河,朝著太原開拔而去,與右果毅將軍馬重僖匯合,然後繼續北上進攻明軍。

除此外也有一人被追封制將軍,此人就是是賀錦,只不過賀錦已經戰死,李自成雖然緬懷,也只是打發了家屬了事,用以籠絡人心,與賀錦一起的革左五營兵馬可不知道填充了順軍多少戰力呢。

除了這五營兵馬,順軍的主力還有靠前一些,已經早幾日出了井陘關在獲鹿鎮與明軍作戰的大順御林軍,以及率領他們的,同樣獲封制將軍的李岩。

此刻,除了留守西安的權將軍田見秀,南下的制將軍劉芳亮,北上的制將軍李過,順軍的全部主力主力大將都在井陘關外了。

這裡有足足十萬大軍,他們分列各處,排著密集的隊列如同海洋一樣,人頭攢動,彷彿在大海里掀起的浪花。齊聲高喝之下,聲浪直衝九霄。萬夫一怒之間,天崩地裂,山河改色。

這一刻,李自成的雄心膨脹,他再度轉過身,感受著身後十萬勇士傳遞到他胸中的力量,昂然道:「傳令各部安營紮寨,酉時朕要升帳點將!」

「大順皇帝命令:各部安營紮寨,酉時升帳點將!」

「大順皇帝命令:各部安營紮寨,酉時升帳點將!」

一個個傳令兵縱馬疾馳而去,將皇帝的軍令傳播到各處將官耳中。

……

李年聽著眼前傳令兵跑過來,策馬朝著另一邊的李岩走去:「大哥,陛下傳來軍令了!要去行在議事!」

李岩正在發獃,聽了李年過來傳令,這才回過神來,靜靜聽了一聲,道:「好。我這就過去。」

「大哥,你的情況有些不對勁。」李年察覺出了異狀。

李岩笑著道:「哪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尋常一次面聖罷了。」

「大哥,何必還騙我。那飛熊團釘在獲鹿鎮上咱們啃了這麼多天沒動靜,現眼下,軍中哪個不非議我等?」李年有些焦慮。

李岩一邊朝著順軍軍帳走去,一邊道:「庸人非議,又值得什麼好焦躁的?好鋼用在刀刃上,我一直不將主力全都壓上去,為的,難道是向一群庸人證明自己的庸俗不成?比起飛熊團,還有更大的功勞等著我們斬獲!年弟,你放寬心罷!」

說完,李岩自信昂然地走進帥帳行營。

李年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