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九章:救我

第二十九章:救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再然後……哈哈,李愛卿真是詼諧啊!」李自成擊掌大笑,彷彿想到了那一幕的景象。其餘人明白了李岩的妙著以後,也不由紛紛贊同起來。

唯獨劉宗敏一臉不爽,他這是被李岩嘲弄了啊。剛剛的戲謔這會兒全都被丟了回來。

劉宗敏的不爽李自成很快就發覺了。畢竟是自己的親軍愛將,李自成擊掌讓眾將放鬆一些,笑道:「有如此妙計,此戰勝算又大增一分,無論如何,都是一件我大順的幸事。好了,各部聽朕將令!」

李自成開了口,根本將官紛紛一陣肅然,聽候李自成軍令。

李岩此刻老神在在,他的任務顯然已經確定了。倒是劉宗敏有些緊張,生怕被拉去圍攻飛熊營。那就丟臉了啊!

「左營劉汝魁,你部替換御林軍圍攻獲鹿鎮,依言而行,打得越發響亮緊急越好!」李自成丟下一根令旗。

「喏!」劉汝魁沒什麼抵觸的,這個粗眉細眼一口黃牙的順軍將領原本是廚子出身,所部兵力不算雄厚,戰力不算強大,唯獨外粗內細,這火候掌握領會最佳。

聽此,劉宗敏大大鬆了一口氣,帳內氣氛頓時變得和諧許多。

「前營謝君友,你帶你部兵馬為先鋒,別管獲鹿鎮,朝著真定進發。若與朱慈烺接戰,佯裝不敵退兵便是。弄個欲拒還迎亦可,引著朱慈烺進來!」李自成又看向謝君友。

謝君友一身打扮就體面威武許多,身上打理得清清爽爽,接了這麼個任務高興也不是,低落也不是,悶聲應了下來:「末將領命!」

「劉希堯,右營跟著謝君友一起去,接應謝君友,防備朱慈烺沖得急切。反倒是將口袋給衝破了!」李自成看著劉希堯,這個回回一雙碧眼,身材高大壯實,被李自成這麼盯著,有些緊張。

「陛下放心,末將定會接應妥當!」劉希堯原本是革左五營一部,算是投誠進來的。原本號稱治世王,雖然不算嫡系,卻也還過得順當。此刻接了命令,很是認真。

李自成點點頭:「李岩的御林軍南下埋伏為奇兵,劉宗敏的中營親軍跟在朕左右。這一戰,定要殺他個痛痛快快,將那明國的昏君拿下!待進了紫禁城拿下天下,諸位愛卿封侯拜將,朕絕不吝惜!」

「拿下昏君!」

「拿下昏君!」

「拿下昏君!」

……

一干順軍將官齊齊高呼,個個激動難耐。彷彿預想到了封侯拜將後怎樣榮華富貴的日子。

……

「飛鴿傳書送出去了嗎?」徐彥琦面色蒼白,站在獲鹿鎮的圍牆上,擰著眉頭,很是擔憂。

「朗將,還請小心些身體吧!飛鴿傳書的事情已經安排出去做了,錢志那一部人小心伶俐,不會耽誤的。軍醫呢?孔洛靈醫師在哪裡?快去請!」夏晨緊張著看著徐彥琦,看著徐彥琦包紮過後的腹部滲著鮮血,雖然徐彥琦竭力若無其事地站著。但明眼人都知道此刻的徐彥琦身子並不爽利。

「我沒事。」徐彥琦擺擺手,看著獲鹿鎮外圍雲集的順軍士兵,尤其目光落在那些騎在馬上各處奔走的騎士,道:「順軍席捲邊軍各部,許多老卒都因此加入了順軍之中。那些人的本事我清楚,本就是因為吃不飽肚子這才沒能發揮本事,現在跟了順軍,一手箭法拿出來,更不會不防著飛出去的飛鴿。只可惜。飛鷹我部沒有。要不然,飛鷹可以飛高一些,也不至於擔心了。」

夏晨不說話了,但臉上卻開心了一些。

遠方,一隊壯碩的護工推著一個小座椅而來。椅子的後頭,便是夏晨等候已久的孔洛靈。

「軍師,朗將。我吩咐輜重營的袍澤們打造了一處輪椅,是椅子下面做了幾個輪子。朗將傷在腹腿兩部,行動容易牽動傷口,癒合不利。這些時日,就讓人推著朗將在這輪椅上坐著,最是方便不過。」孔洛靈說著,又介紹了一下使用之法,看得夏晨大喜。

見了此物,徐彥琦也沒有抗拒,依言坐了下去,朝著孔洛靈道了一聲謝:「多謝孔醫師了。」

「分內之事罷了。」孔洛靈笑容淡淡,盯著徐彥琦與夏晨,欲言又止。

徐彥琦何其老辣的人物,當下就問:「孔醫師有話但講無妨,這一戰下來,軍醫分院的情況軍中上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若有困難,飛熊團上下定竭力處置,不使軍醫為難。」

「也並非有何為難。」孔洛靈低聲道:「只是我聽將士們議論軍情,說是飛熊營已經為孤師,現在陷入重圍,不知前路如何罷了。」

「為我大明將士,自然死戰而已。」夏晨插了句話,看著孔洛靈一身軍裝披著白大褂,又不由露出一些不忍,他與徐彥琦都是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自然是為國效忠無二話。但孔洛靈這樣非戰鬥人員又是個女子,誰忍心讓她跟著一起送命?

「若真守不住,我會讓人帶軍醫突圍。」夏晨說著,也有些有氣無力。

「何必如此氣餒。」徐彥琦擺擺手,讓一個親衛推著輪椅朝著圍牆上走去,道:「主力就在後方,援軍不日就來。殺敗順賊尚有希望。」

「援軍……聖上會帶援軍過來?是嗎?」孔洛靈目光頓時一亮。

徐彥琦稍稍沉默,他這話其實鼓舞士氣的用意居多。畢竟,他又如何不知道飛熊團的尷尬局面?

獲鹿鎮是三面圍山的口袋之地,也就是說,這裡是個好埋伏的地方。

要不是井陘關被攻佔得太過倉促,太過驚訝,飛熊團也不會被圍攻落敗。儘管,在圍攻之中飛熊團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