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一章:決戰開啟

第三十一章:決戰開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走不掉了。」李定國爬上瞭望樓,放下單筒望眼鏡,看著北、中、南三個方向都是順軍,說了一聲。

「走不掉了好啊。反正,我們來了也沒打算失敗而歸。」他的身邊,倪元璐跟著放下瞭望眼鏡。

有別於李定國的,倪元璐手中的望眼鏡此刻卻是一具雙筒望眼鏡。多了一個筒鏡片內的世界更加近,也更加立體清晰了。

李定國見倪元璐不知道何時悄悄來了,心中一陣驚訝:「西相來了!」

「嗯。」倪元璐輕輕嗯了一聲:「順軍的主力都齊備了。獲鹿鎮上的兄弟們安全了。」

「只可惜不知道被伏擊後飛熊團還剩下多少兵力,恐怕輜重都已經丟失,沒有重型武器,失卻大部分軍資,飛熊團恐怕難以掙扎出獲鹿鎮,不然前後夾擊,才是一樁妙事,此戰也能多幾分勝算了。」李定國扼腕嘆息。

要是飛熊團只是簡單倉促間被阻擊,那情況真的能好許多。

只可惜,萬事沒有如果。這幾日來順軍連番進攻,官軍的攻勢能保住飛熊團已經不易,別的再要多想已經是奢望了。

倪元璐沒有接這個梗,他指著前方一桿大旗,道:「闖賊的主力來了。那個旗幟,是李自成的無誤。」

作為朝廷高官,倪元璐對於禮制可謂熟稔,君王要用什麼旗幟,怎樣的車馬,幾個人抬轎子都非常清楚。

大順立國,當然也要有君王的理智。別的不提,一大堆的官員都設置了。自然,也要有禮制來規範秩序。李自成沒有別的參考物,緩急之間也沒功夫考證前朝舊事,自然參考的都是大明的禮制。

故而,李自成的出現頓時吸引了倪元璐的注意力。

兩人下瞭望樓,見到一人笑著走來。

「大戰開場了!」是高名衡,這一位國防大臣今日有些百無聊賴,他笑著朝著倪元璐拱手:「西相,這一戰怎麼打?兵部上下,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反而,只剩下我一個旁觀者,來見證歷史啊。」

相對於內閣東府,樞密院是西府,作為副使,倪元璐便是西相。當然,不會有人不識趣地說一個副字。

更何況,今日的指揮官已經是倪元璐了。

倪元璐客氣地拱手:「各處計劃,方案,準備,我都已經安排了。臨戰發揮要如何做,就看主將的本事了。」

高名衡緩緩頷首,沒有異議,讓擔心內部爭權的倪元璐鬆了一口氣。

皇家近衛軍團第一團。

虎大威身邊的兵力不多了,一共兩個營,加上營屬炮兵百戶與親衛隊以後總共也就六千左右的人馬。好歹算上在後面一些壓陣的李國楨部以後,虎大威部帶兵上陣聲勢壯大起來。

人馬上萬,給人的感覺總算有些不同。不計較順軍其實有的十萬兵馬,戰場上看起來,也算得上旗鼓相當。

虎大威上了陣,官軍陣中唯一的生力軍也就剩下此前打得歡暢的騎兵營。當然,再要仔細計算,其實還有李國楨的京營將士以及輜重輔兵營。輜重營或者還有幾分戰鬥力,但京營的戰鬥力誰看了都再打個問號。

儘管,李國楨也帶著六千自以為優中選優的京營士兵。但今日天下,誰不曉得真正強兵好待遇是在近衛軍團?

要不然,以京營三萬人的賬冊,也不至於只選出六千人。李國楨也心中打鼓呢。

獲鹿鎮是個小鎮子,市鎮左近的平地並不多,騎兵施展不開。

於是乎,雙方派出的兵馬都是步卒。

上萬官軍在獲鹿鎮的東面擺開了陣勢,緩緩進發。西面的順軍抬頭就看到了變化,天亮就出營列陣的順軍迅速應了下來。

「官軍的戰陣倒是頗為整齊。當年的山東鎮,現在的近衛軍團,一晃,可就兩年過去了啊。好好好,天可憐見,今日,終於讓朕迎來決戰了。這一戰過後,是牧野之戰,還是淝水之戰……終於可以見分曉了。朱慈烺啊朱慈烺,當年那一戰慘敗而歸的恥辱,也終於可以讓朕洗刷了!這一戰勝利過後,我就是這華夏天地唯一的君王,再也不是那被人趕得四處跑的賊!」李自成心中熱流涌動,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燃燒在心間,讓他精力充沛,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晰,心情前所未有的亢奮。

他轉過頭,看向自己的身後的將士。

「將士們,大順的開國功臣們。官軍主力已經被塞北蠻人所牽扯,今日乃是千載難逢之機,只要殺敗眼前之敵,千里之內,再無任何人可以抵擋我們!這大明天下,就是我們的了!」李自成高呼出聲。

下方,十數個力士一句句重複著李自成的話,充當了人形擴音器。很快,聲波不斷傳播,一層又一層,讓順軍上下漸漸全部知曉。

頓時,李自成的身後歡呼聲從御前侍衛們口中率先響起:「吾皇萬歲!大順萬勝!」

「吾皇萬歲!大順萬勝!」

「吾皇萬歲!大順萬勝!」

……

其後,歡呼聲一波傳一波,全軍上下傳染了這樣的亢奮。

他們歡呼著,吼叫著,釋放者自己的聲波和熱情。

隨後,激揚的鼓聲響起了:「咚咚咚咚……」

鼓聲就代表著進攻的信號,順軍無數基層將官的口中,迅速喊出一個命令:「出戰!」

軍令既下,各部號令左右上前。

右營的制將軍劉希堯左營制將軍與謝君友帶著左右二營緩緩上前,權將軍劉宗敏沒了平日的嬉笑,帶著中營親軍則是步伐稍緩。龐大的軍隊徐徐上前,將戰陣的中間留出了一個v形曲線。

領軍的虎大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