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三章:騎兵對沖

第三十三章:騎兵對沖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真是煩人的雜碎,我麾下有兵三萬餘,也敢來掠陣。不知道個死字怎麼寫嗎?」劉宗敏惱怒著,領著麾下三千騎兵迎著劉振殺去。

劉宗敏心中惱怒,腦子沒有被憤怒沖昏理智,他帶著兵殺了過去,谷可成與吳汝義卻左右護住,領著步卒大步跑去衝殺。

這兩萬兵左右衝上去,當然不可能一窩蜂都能在戰場上擺開。故而,在劉宗敏的命令下,谷可成對上了第一團的虎大威,配合右營劉希堯的攻勢。

但還有的一員將領吳汝義卻在這萬眾混亂之際,兵鋒一轉,溜到了劉振所部騎兵營的右側,夾擊而去。

對於順軍的陰狠心思,劉振看都未看,提著手中偃月刀就朝著劉宗敏殺去。

兩波騎兵一個從東來,一個往西去,不同於慢騰騰的步卒,騎兵門的速度就要快得多了。伴隨著滾滾鐵蹄聲,順軍與官軍的鐵騎緩緩接近,殺氣騰騰。

比起官軍的騎兵營,順軍的騎兵顯得更加老練熟稔。劉宗敏是李自成麾下第一大將,執掌中營親軍後搜颳了陝西三邊等精銳官軍。這些本就是老兵底子,騎射精熟,只是大明的邊軍已經衰落,朝堂控制力與財力雙雙下降無法讓這些老兵維持住戰鬥力與決心。

眼下,到了順軍手中,這些老兵騎卒煥然一新。跟著新朝作戰,兵餉及時又有前途,讓他們投入了十足的力氣。如同一群心中飢渴,又體力充沛的餓狼,鋪面而來都是滾滾煞氣。

相對的官軍騎兵則是氣勢昂然,迥異於順軍騎兵們一路見到過的所有官軍。事實上,除了關寧鐵騎,順軍也幾乎沒有對陣過官軍的真正騎兵大隊。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

劉振心中想著,要把這第一次相遇變成最後一次:「過了今日,便不在讓順賊猖狂!」

鐵蹄滾滾,湊近的騎兵們已經可以看到彼此的面容。

望著劉振自信昂揚的表情,劉宗敏一頭霧水:「這些朝堂的蠢貨,難道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重重包圍了嗎?縱然那個人還未到,也應知道老子正在包圍你們啊!」

「給我沖啊!」劉宗敏大喊著,補充了一句:「斬一人者,賞銀五十兩,此戰若勝,人人賞銀十兩。得那官軍將領首級者,賞銀一千兩!」

豪爽的賞格刺激了順軍的騎兵們,他們踢踏著戰馬的腹部,壓榨著胯下坐騎的全部力氣,提高速度,兇猛而嫻熟地提著手中的長槍預備刺向眼前的敵人。

而此刻,來自吳汝義的笑聲傳了過來:「權將軍,我部已經繞過來了!兄弟們,給我衝上去,捉了那官軍將領。權將軍發了賞格,得那將官首級者,賞銀一千兩白銀!」

「吼!」側翼,中營另一部兵馬在人潮之中突出,衝殺向李振騎兵營的側翼。

對此,李振表情毫無波瀾:「該我們了!」

身後,一個個騎兵營的將士們拿起一桿桿三眼銃。經過京師兵械工坊改良製造的三眼銃炸膛率大大降低,已經到了足以讓將士們安心使用的地步,同時,射程和火力都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眼見距離已經到了約莫二十步的範圍,順軍的騎兵營們已經有弓馬精熟的騎手提著長弓,一輪輪地開始拋射。

箭雨稀稀落落地灑下,每一回都帶起官軍陣中接連的慘叫聲。

騎兵營的戰陣沒有亂,沒有一人後退。三千餘人縱馬疾馳殺去,李振拿起手中三眼銃,對著迎面十步外的敵軍抬手一槍,完畢後猛地投擲過去。

接戰的順軍騎士被這一槍集中,頓時就見一團火花炸開,三個鉛丸疾射而來。他反應快,見勢不妙側身閃避,兩個落空,還有一個擊中了他的肩膀。還未等他拿起手中長槍要反擊,卻見那三眼銃猛地丟擲過來,又打中了胸腔。

一陣眼前發昏,順軍騎士還未來得及反擊,就見一道銀光劃來,刺破眼前的世界。一片光亮後就是一片漆黑,順軍騎士栽倒馬下,被開除了陽間。

其後的騎士們早已對這一討論熟稔,一番衝殺,竟然將氣勢洶洶的順軍騎軍殺了個人仰馬翻,一路刺透過去,看架勢,竟是要直取賊酋的模樣。

本還想炫耀一下武藝的劉宗敏一見此景,頓時扯了一下身邊的副將,然後大呼要上前衝殺。兩旁的親衛們頓時衝過去,死死拉住劉宗敏。

見親衛們態度堅決,劉宗敏大呼道:「谷可成在哪裡!先料理了這廝,對沖不過,我三萬大軍輪番上陣,累也累死你!」

劉宗敏的計策奏效了。

面對重重疊疊的步兵軍陣,只衝了一回的劉振就後繼乏力。前後左都是人,一個又一個衝殺的回合過後,騎兵門在狹隘的戰陣之中失去了衝殺的餘地,幾乎淪為騎馬的步兵。

後方,李自成緩緩點頭:「劉宗敏畢竟還是穩妥的。」

宋獻策笑道:「聖上,權將軍已經纏住了官軍全部主力。還剩下的,就只有那些京營了。這些人,卻是連些民夫都不如啊。」

此刻,牛金星看向還在李自成身邊的將領們。

李茂春看到牛金星的目光,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激動,道:「啟稟聖上,此戰,末將請戰!願為聖上再立一道奇功!」

「哈哈哈,李愛卿有心了。」李自成大喜,不過他並沒有在意這個降將的處理:「你準備出戰吧。一會兒,李岩愛卿的伏兵,就應該到了」

寧武關。

這裡的六月酷暑難耐,高溫在緯度已經頗高的寧武關上揮之不去。比起這個讓守軍更加煎熬的,卻是不斷增加的賊軍。

周遇吉每日巡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