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八章:李自成的末路

第三十八章:李自成的末路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酉時一刻,獲鹿鎮鹿泉庄,賊首李岩被俘,汪洵獲立此功……」

————————《平賊記》

一個月後,當樞密院開始編製戰史的時候,輕描淡寫地記錄了這一場戰爭。

這一戰,因為朱慈烺在鳳凰山架設炮兵陣地而成了戰爭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但除此外,這個世界裡的人們並不覺得平了這麼一個存在時間不超過一年的政權有何意義。

他們並不會想到,這一戰的勝利,怎樣深刻地改變了這個世界,改變了歷史……

他們,正在創造嶄新的歷史。創造一個中興的大明。

每一個人驕傲於未來,而非糾纏於過去。

時間回到大明二七六年六月二十日的下午。當李岩倒下來後,一員飛熊團的騎兵小將領斜刺里衝過來,扔出一個繩套套住了李岩,大笑道:「看我飛熊團汪洵立功!」

身後,李年看著這一幕,渾身無力地坐了下來。

「輸了……輸了……」李年喃喃著。

沒了斷後部隊的抵抗,就連大順御林軍也全軍覆沒……

唯一還沒有全軍覆沒的就是艱難地將全部患病士卒一一射殺驅散的李來亨部了。

只是,這麼一陣子鬧騰後,李自成是明白,戰場上已經大勢已去,順軍在各個戰場都是兵敗如山倒,毫無挽回之地。

就連原本還擁有著最後一點優勢可以翻盤的大順御林軍也就此失敗。當朱慈烺帶著鳳凰山上的炮兵陣地架設完畢後,戰局就這樣徹底扭轉了。

李自成的身邊,原本阿諛奉承佔據順利的官員們紛紛喚了口吻。

叫的最凶的更是那宋獻策,只聽他不住地強調道:「聖上,快退兵吧!當務之急,不是糾結於過去,而是保住現在啊!眼下我軍還有數千兵馬,再回井陘關收斂將士,命李過將軍率軍護住山西全境。則此天下爭雄依舊還有轉圜之機啊!」

李自成默然不語,他的腦海里滿是當年開封之戰後狼狽逃竄的記憶。那樣的恥辱,委實不想再讓人感受第二回。

宋獻策急了,當即扯著李來亨道:「快去勸聖上離開!只要我們還握有山西陝西等地,就有機會東山再起,快去!」

李來亨讀懂了意思,死命地甩著李自成去了。

李自成掙扎了一下,喟然長嘆一聲,默不作聲地順從了。

數千人,如喪家之犬一般朝著井陘關跑去。

的確,只要守住井陘關,以此天險,未必不能阻敵於關前。

……

一個時辰前。

這時井陘關依舊雄偉無比。只是,西面的井陘關防務卻是格外鬆懈。

眼下這井陘關的西面除了固關長城,也就只有茫茫太行山了。太行山上雖然有些匪徒,但卻絕對是不敢襲擾駐守這等險關要隘之守軍的。

對於駐守此間的李雲如而言,西面的防禦也就格外鬆懈,應付了事。

畢竟,固關是自己人手中的,固關的西面平定州也是順軍手中。西面還能有什麼敵人不成?

李雲如覺得沒有。

徐德義大步來了西門,額頭之上滿是大汗。他的身邊,還跟著十數個士兵,都是抬著東西。

來了西門關城,徐德義招呼著李雲如,又讓手底下的士兵喚來了西門上所有守軍衛士。當人齊了,一腔一腔的烤全羊抬了過來。

望著眼前這些士兵們吞咽著口水,徐德義臉上堆著笑,看向李雲如,一番見禮間,兩個金元寶就這麼不著痕迹地遞了過去:「這一回,可得麻煩李兄弟了。得出去一回呢。」

「好說,好說,要出城?」李雲如十分識趣:「這誠意,也是夠的,沒問題。那幾個,別顧著吃了,去,把門開了。」

徐德義笑道:「李兄弟真是太夠意思了,這一回,實在是奉了將軍的命令要去一趟固關啊。也真是不知道將軍在高些什麼,這個緊要關頭讓我去固關,那不是丟了這一戰的機會么,啊哈哈……是不是,真是太可惜了……」

李雲如認同的點頭:「是啊,我大順最重軍功,打仗有功勞了就能升遷,跑去跑腿,太倒霉了……」

「誰讓我攤上了這麼一個上官,真是沒辦法,沒辦法啊。」徐德義無奈地說著,狂飆演技。

李雲如掂量了一下手頭的金子,點點頭:「是真倒霉啊……行了,門開了!」

吱吱呀呀的聲音想起來。

「唉,這一回,可真是多謝了。李兄弟,趕明兒一起喝酒啊!」徐德義大喜。

李雲如聽到了酒,大笑道:「哈哈哈,那可說好了。趙四,這位呢,王三麻子……幹活利落點,送幾個兄弟……」

徐德義身後,徐煥武笑著收起了手中的三眼銃,拍了拍徐德義的肩膀:「可以了。」

守門的王三麻子不解道:「什麼可以了?」

「你看後面。」徐煥武笑道。

關城洞開,一隊人緩緩入內。

當先一人,赫然就是祁山。

祁山披堅執銳,大步沖入,身後三百近衛軍團步卒舉起手中中興一式步槍。

徐德義舉起了雙手。

李雲如既驚又怒:「好你個狗賊,竟敢私通官軍!」

徐煥武拿起手中三眼銃,抬手就是一槍。

轟地一聲,李雲如胸口炸開一團血花,雙眼漸漸失去焦距,到在地上。

王三麻子與趙四等守軍見此,學著也舉起了雙手……

一刻鐘後,井陘關的關城重新關閉。

關內,一片血雨腥風吹起。

徐德義終於不用擔驚受怕自己隨時會死了。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最終自己的結局竟然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