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章:精彩才剛開始

第四十章:精彩才剛開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背著紅旗的傳令兵縱馬疾馳入城,。此刻剛剛天黑,傳令兵卻漏夜入內,一路進了樞密院的公事房裡。

不多久,樞密院的樞密使楊文岳來了。內閣里的首席大臣李邦華也披著一件外套來了。

傳令兵氣喘吁吁,渾身是汗。

楊文岳招呼著李邦華,輕嘆一聲道:「這位勇士,一路奔波疾馳而來,換馬不換人,方才又從宮外一路跑入內。赳赳武夫,國之柱石啊。」

「為我輩軍人,此是本分。兩位相公,還請簽收密信!」傳令兵昂然挺胸,蒼白的臉上,滿是自豪。

李邦華讚歎了一聲,招呼著手把人送了出去。

不多時,密信被拆開。

四個簡潔的大字率先落在兩人眼前。

「大獲全勝!」

其後,才是密密麻麻由樞密院軍事們撰寫的詳細戰報。

看到這四個字的兩人都是重重鬆了一口氣。

尤其李邦華更是心細地指著落款道:「這是六月二十日晚上的奏報!」

楊文岳驚喜道:「今日,才是二十六號啊!」

……

與此同時,南熏坊的謝府書房內。聽了議和兩個字以後,眾人紛紛震動。一時間,稍稍有些安靜。

這時,謝升加了一句:「此事,更是已然得了太上皇之助。要知道,當年太上皇就有意與關外之敵先和一步了。眼下,太上皇明白聖上正在與內寇決戰的緊要關頭,斷然是不希望被清人所打斷的。只是,這等議和的污名,太上皇如何忍心讓聖上擔負?自然,太上便是要親自出手,為聖上解憂啊!」

說完,謝升與魏藻德紛紛看下台下。兩人幾乎話音剛落,就見幾人挺起身,高聲說了起來。

「天家情深,真是讓臣等感動啊……」

「殺伐有傷人和,這等事情,能少一些少一些為妙嘛。」

「是極是極……」

丘瑜心中一沉:「但是,這是議和!」

他板著臉,死死盯著在場眾人。剛剛被幾人掀動起來的熱乎氣頓時冷了幾分,更多的人更是怒視著,要不是謝升與魏藻德在場,都要破口大罵了。

要知道,大明祖訓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身為人臣,又豈能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軟弱?

眼見不妙,當下就有人拍案而起。

只是,拍案而起的卻不是怒斥議和。

「諸位!所謂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死的是誰,守的是誰?既然應該守的那人不再了,就應該讓那個眼下能守的人站起來!」謝升站起身,拍著桌案,環視眾人,鼓動著道:「只要這一回解決了京師之危,助太上皇辦好此事,此間所有人都能立下大功!」

「大功……復立之功啊……」魏藻德低聲說著,聲調若有若無。

兩人話音落下,屋內,無可抑制地嗡嗡鬧鬧起來。

所有人聽著這話語,都忍不住議論來舒緩一下這樣讓人震動的情緒。

大明不是沒有出現過這種事。土木堡之變後京師如何變換兩位皇帝的,這裡誰人不曉?

太上皇與皇帝畢竟是不一樣的,幽居在紫禁城內的太上皇心理更是每一個人不住揣度的話題源頭。但這樣的話題,卻都是封禁在每一個人的心底里,只有確信可靠的人身前才會講出來。

而眼下,魏藻德與謝升將這個禁忌的話題拋了出來。不僅如此,更是還將這樣禁忌的事情毫無估計地拋出來,頓時惹起無數人心中驚濤駭浪。

復立之功,便意味著翻身的機會。

這對於一個個在京師里失意潦倒的人而言無不是強烈的誘惑。

甚至,聽著謝升蠱惑的話語,丘瑜有那麼一瞬間也心動了。

要知道,太上皇要是複位了,那他們這些人可都是從龍之功啊。期間功能有多大,誰不動心?至少,入閣為宰輔是定然有希望的。

但轉瞬,一個念頭在丘瑜心中升起:但這一切,卻是要和建奴議和來換取啊!

借力於韃虜來鞏固自己的權力,真的應該去做嗎?

丘瑜看著狂熱的一干人,有些迷茫。

……

「這就是明國官員的德行!」多鐸手中拿著一封書信,甩落在桌案上,說完,引起一陣子的哄鬧笑聲。

帳內,站立著的都是清軍的將官。

清軍的組成一如既往的複雜,八旗體制下,既有女真人又有蒙古人與漢人。最尊貴的依舊是滿洲八旗軍的將領,但不同的是,以前蒙古人其次的地位悄然一變,漢軍八旗的地位比以往稍稍高了那麼一些。

也許,這是因為而今這一路兵馬主力漢軍為多,又在薊鎮擊敗第二團陳永福部以後。

在場的巴音心中想了想,將這念頭按了下去,他還未開口,就見屋內的諸多漢軍將領紛紛大聲應喝起來。

孔有德高聲道:「末將恭賀豫親王。城內如此急切議和,這足以說明人心向背,說明此戰勝機啊!我看,這一戰入主京師之機會都足夠了!」

「末將恭賀豫親王啊!」耿仲明有些不太會說話,面色緊張激動地高呼道:「此戰,末將願為登城頭戰!」

「末將亦是不懼死戰,為豫親王立此奇功!」尚可喜緊隨其後。

聽到這裡,巴音急了:「你們漢人能耐,我蒙古人就不行了嗎?豫親王,這一戰,我蒙古八旗也要上!」

身後,不少蒙古將領紛紛跟著高呼:「我也上!」

多鐸看著群情激奮,笑著擺擺手,罕見沒有因為軍帳有些混亂而發怒,道:「戰功是有的,立功的機會,更是多多的。但攻下京師么……」

想到這一茬,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