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三章:多鐸求和

第四十三章:多鐸求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時間悄然間滑落到了七月。

七月一的京師郊野燥熱無比,流淌在京畿大地的盧溝河畔,人聲嘈雜,踏在荒地上的馬蹄一遍遍將營門前不多的野草紛紛踏進。

伴隨著清軍在這裡安營紮寨到了第三日後,營門口原本茂密的野草就這麼被望來的馬蹄給踐踏了乾淨,露出了原本光禿禿的黃土地。

伴隨著馬蹄的,是往來營帳內外的騎士。

騎士進了營帳,透過重重護衛一路抵達了最中間的帥帳。

裡面,啪地一聲響起。

這是主帥怒拍桌案的聲音,緊接著,一人臉龐青紫地走了出來。下了馬的騎士看了看那人還算熟悉的臉龐,吞了口唾沫

那人見了來者,艱難地打了個招呼:「十王現在正是氣頭上,你小心些」

「庫門,你是個好漢子。回去,我請你吃酒。」騎士感激地受傷的人點了點頭,深呼吸一口氣,看著帥帳,有些不敢進去。

「諸爾甘,既然來了,在外面鬼鬼祟祟做什麼?」裡面,一個怒氣四溢的男子喊出了聲。

這個諸爾甘說的顯然就是指帳外的騎士了,見裡面的人認了出來,諸爾甘重重吐出一口氣,大步走了進去。

「諸爾甘,拜見豫親王!」諸爾甘入內叩拜。

「探得消息回來了?」裡面,赫然就是這大清的豫親王多鐸了。多鐸不耐地看了一眼諸爾甘的表情,心中一沉:「有話就說,我大清的好兒郎也要學漢人那樣虛偽?」

「是!」諸爾甘緊張地道:「我剛剛帶著部下勇士發現漢人京師的城門開了,打算過去抓幾個舌頭,卻沒想到,他們竟然在外間找了一處旗杆,上面掛上了幾個腦袋。裡面,赫然就有就有我們在京師里埋伏下的幾個線報。有幾個人,我還認得還有幾個,我帶去的幾個漢人里,也認得」

諸爾甘是多鐸的親信,隨時帶在身邊留用的那種。清國可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選人用人制度,多鐸帶著的人自然也是屬於王公貴戚,亦或者親信家奴。

城內掛出來的腦袋,面目能讓諸爾甘認得的,顯然是屬於十分重要的人物。

「誰被明人殺了?你說你認識的,難道是葛兒罕?」多鐸壓抑著情緒,不敢置信地聞著:「京師里有誰能抓得住他?除非是那范三拔也被抓住了,而且還招了!」

「隨行的漢人里,有見過范三拔的。城外,隨著葛兒罕的腦袋一起掛上去的,就有這個范三拔。其餘人,還有城內圖謀議和的明人高官,叫做謝升、魏魏什麼德的」諸爾甘說著,眼角撇著多鐸,注意著多鐸的神色。

多鐸緩緩閉上了眼睛,讓諸爾甘心中放鬆了一些。似乎,這一關好像可以過得輕鬆一些了。

但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滾!」多鐸猛地怒吼起來。

十數息後,諸爾甘一樣滿臉青污地踉蹌出了帥帳。

「傳令,擂鼓,聚將!」多鐸的怒吼傳出,帳內諸軍聞風而動。

夏國相焦急地跑進了營帳,各處大呼:「岳父在哪裡?岳父去了何處?軍中緊急召見啊!」

不多時,吳三桂從一處不起眼的營帳里走了出來,不悅地看著夏國相道:「各處呼喝像個什麼樣子,一點鎮靜之色都看不到?說吧,何事張皇?」

「是方才豫親王急令各部,緊急召見!」夏國相焦急道:「逾期不到者,軍法從事。現在時間只有半個時辰了!」

別看半個時辰聽起來很多,但清軍十數萬大軍,營帳何止十里,一路障礙眾多,半個時辰的確不多了。

夏國相話音剛落,就見幾個親兵牽著吳三桂的坐騎來了。

吳三桂也沒有廢話,皺了皺眉頭就翻身上去了。只是,臨走前,吳三桂對著夏國相道:「讓我營各部將官注意西南面,我們的營帳放在這個地方,也是豫親王無心栽柳啊!」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栽柳柳成蔭。

當下的情況用這一句可以很妥帖地形容起來。

多鐸有心推動明人議和,卻不料,主持議和的人這才過了三日的時間就被問斬。這對於軍議之中信誓旦旦的多鐸而言,不亞於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臉上。

反而是對吳三桂的堤防,這一刻有了作用。

吳三桂所部的關寧軍是漢軍,構築的營房頗為堅固,有了吳三桂的命令,各部將官便開始整肅防務。沒多久,就見西南角落裡人喊馬嘶,極大的動靜瞬間傳來。

於是,吳三桂剛剛進了多鐸的帥帳,就發現軍議開到一半就被多鐸中斷了。他上了瞭望台,看到了西南角落裡的明軍。

軍營的西南方,滾滾煙塵捲起。吳三桂所部的關寧軍緊急動員起來,這個被安排在了西南角落的軍隊緊張地看著對面來的人潮。

前方是一支大軍。

格外不同的是,這是一支氣勢高昂,帶著大勝之勢而來的大軍。

他們士氣高昂,一路唱著激揚的軍歌。

他們軍裝齊整,排著化一的隊列踏步。

他們怒火滿腔,隨時準備將槍膛激發!

而敵人,赫然就是清軍!

多鐸看著這一幕,狠狠捏拳:「該死,準備全軍作戰!」

清軍迅速開始動員,無數軍令下達出去,整個軍隊開始緩緩動了起來。他們調整著姿勢,將原來圍攻京師的布局迅速收縮,面對西面抵達的明軍,他們懷著無數的忌憚。

更加糟糕的是,多鐸明白

「失敗了順軍恐怕已經敗了。」多鐸喃喃著道:「李自成說不定都死了,這一次出戰,大半戰略目的都要泡湯。不行,必須嚇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