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四章:邊鎮光復

第四十四章:邊鎮光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巴爾哈拉冷著臉,看著大同鎮上傳來的歡呼聲。

這是大明二七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大同鎮外的蒙古兵軍陣緩緩收縮。與此同時,他的另一個詭異隊友也放棄了進攻。

收到寧武關處消息時,巴爾哈拉忍不住感嘆了一下:「順軍的消息,也不慢,而且,他們恐怕也已經做好決定了……」

大同鎮的南方,寧武關,順軍的軍營里,一場大事件正在發生。

任繼榮帶領著順軍忽然間停止了戰鬥。他下令各部回營,又嚴令不再與明軍接戰。各部順軍將官一頭霧水,但還是接受了這個命令。

唯有後營的張能心中不忿,他氣勢洶洶地衝進了順軍的帥帳,要見任繼榮。

任繼榮沒有拒絕,他端坐帥帳的上首,看著張能氣勢洶洶而來,聲音高的彷彿能用聲浪將帥帳掀開一樣,震得隔著一層的外間衛兵都耳朵嗡嗡嗡的:「任將軍!為何忽然下令我部收兵?憑什麼,我部那才剛剛登上城頭與官軍戰做一處,且是最順利的時候,眼見這一回就能將當面城牆佔據,終結這足足攻了三十三輪的悲劇。可為何,為何你卻要下……令……收……兵!」

任繼榮不為所動,沉浸到了一種恍惚的狀態,以至於張能的獅吼功一點作用都沒有一般,讓他獃獃的,彷彿自動屏蔽了眼前的怒吼一樣。

「任繼榮!」張能大步沖了過去,雙手按在桌案上,對視著任繼榮。

見此,任繼榮的衛兵們紛紛衝過去:「不得對我家將主無禮!」

嘩啦啦,無數抽刀之聲響起。

聽見聲音,外面張能的衛兵也迅速拔刀對峙。

空氣之中縈繞著讓人感覺心裡發顫的死寂,彷彿此處就是火藥堆,只差最後一個火星就能爆炸,摧毀一切。

這麼大的動靜終於讓任繼榮醒了。

他看著眼前的張能,恍惚道:「哦,張能啊。你是來問退兵的事情……對吧?只是,退兵不退兵的已經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張能怒極反笑:「任繼榮,你是發了什麼痴呆還是要裝神弄鬼做傻子?這緊要關節,你不思增兵助我一舉奪下寧武關,反而還說什麼不重要?我軍眼前,縱然有天大的事情,也沒有這奪下寧武關重要!你既然膽敢亂命,就別怪我去過帥身前告狀!」

李過是後營主將,在陝北渡過黃河,讓張能先率領一部主力在前,自己帶領主力以及輜重等行走得慢的靠後。要不然,此刻進攻寧武關依舊只有任繼榮一部兵馬。此刻徐徐過來,算算日子,也是快到了。

但任繼榮一點也沒有被嚇到的意思,他收拾了一下心情,看著眼前的張能,微微露出一點嘲弄:「若是皇帝死了呢?」

「若是皇帝死了呢?」

「若是皇帝死了呢?」

……

屋內回歸了寂靜。

彷彿有回聲一樣,這一句話不斷在張能的腦海里縈繞,他一下子呆住了,愣著,身子一動不動,看著眼前的任繼榮,滿臉不敢置信:「你說……你說什麼?」

「皇帝死了。」任繼榮沒了性致戲謔這個衝動暴怒的勇將,他嘆息一聲道:「皇帝在獲鹿鎮與御駕親征的官軍主力大戰,一戰大敗身死,中營,前營還有大半個左右營都崩了,全軍覆沒。權將軍劉宗敏,制將軍劉汝魁戰死,李岩、謝君友等都是被俘……眼下官軍已經深入山西,平定州一戰被破,太原的馬重禧不戰而降。你要去尋過帥,那也一般。此刻的過帥恐怕……也要陷在太原,無以為繼了,就是僥倖逃脫,也顧不得我們。南面受敵,這寧武關也打不下去了。這個緊要關頭,你給我說,不收兵,繼續將將士們的鮮血撒在這個註定無用的地方嗎?」

「皇帝身死……主力大潰……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任繼榮!」張能怒吼一聲,道:「你膽敢編撰軍情的話,過帥饒不了你!」

「方才激動過火,我可以饒了你。現在你還目無上下尊卑,我先拿軍法辦了你!少給本將撒潑,現在是內鬥的時候嗎?」任繼榮眼中寒光閃爍,死死盯著張能,眼中殺機涌動。

聽任繼榮說罷,張能突然間身上彷彿被抽調了脊梁骨一樣,悶著聲,板著臉,一聲不吭走了。

望著張能的背影,無數念頭在任繼榮的胸中升起,最終化作了一腔不甘:「該動手了……」

……

寧武關內,周遇吉左右踱著步子:「當真?」

「自然是真!不僅如此,齊賢率領近衛軍團第三步兵營已經擊破宣府鎮韃虜入侵,現在正在星夜趕往大同鎮!等到大同鎮與齊賢驅逐了清軍,我寧武關就安全了!」說話的是周遇吉的參將文秀和。

這個姓文卻一身粗壯筋骨的參將是周遇吉的副手,此刻將北面的消息傳來,眉眼裡都透著十足的喜氣。

「齊賢的第三步兵營……真是沒想到啊沒想到。」周遇吉喃喃著,不住地搖頭。

見周遇吉的反應有些古怪,文秀和問道:「總兵,什麼沒想到?」

「沒想到,我大明有一天,竟然也能有這般輝煌的大勝。足可以比你歷代名將啊,真是橫空出世,給我大明帶來了中興之主啊!」周遇吉說完,依舊滿臉的慶幸:「要知道,這每一個營頭都是實打實的軍額,兩三千的強兵,打起來比尋常一萬實數的邊軍還厲害。聖上竟然派來一個步兵營去解宣府與大同之危,等於是將自己的一隻手的三個手指頭給捆住了。饒是這般,還是將那李自成十萬大軍給殺敗了。這是怎樣的本事,這是怎樣的本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