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六章:抓捕漢奸,絕不議和

第四十六章:抓捕漢奸,絕不議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明二七六年七月七日,大明一慣用的是農曆,這會兒立秋剛過兩天。京師里久違了些許涼意,彷彿意味著一個新的時代在開場。

七月七就是七夕,京師紀念牛郎織女的乞巧節沒那麼多商業的味道。重圍過後的京師恢復了內外交通,物資得以湧入,市面稍稍平復,一片生機勃勃之色。女兒家們私下相聚,過起了乞巧節。

可愛的小姑娘們各展身手,將自己的綉品丟入水中,水膜生面,綉針丟下去便能浮起來,看到水底針影。有成雲物的,有花頭鳥獸,也有鞋子剪刀還有水茄影的。要是影子粗打如錘子、細小如絲、直如軸蠟,這就要出醜了。

京師里多了歡聲笑語,女兒家的歡樂傳染過去,京師百姓們對戰亂遠離的渴望也強了幾分。多少男兒家們陪著女子嬉笑的時候,也不免想著,這朝廷上的議和如何了。

七月七的上午,紫禁城的國務會議廳里,一片肅靜。

當王鐸提及了誠意二字的時候,洪承疇就知道,這大明百姓官員果然不出意料地打算見好就收了。

的確,就算是隨便一個正常人去想,要是一紙文書就能少數千上萬死傷,百萬軍費,誰不願意議和而是要打仗呢?

如此,在洪承疇的眼中,王鐸的表情變得頓時和藹可親了許多。願意議和的大明就如同一隻憨態可掬的熊貓一般。委實太可愛了。

就當洪承疇沉浸在這般思緒中時,另一人忽然朗聲道。

「大明仁義之邦,不忍殺生是真的。」高名衡朗聲道:「但建州蠻夷殺我將士,掠我家園,毀農田屋舍,搶金銀珠玉。這筆帳卻不得不算!爾蠻夷走獸之輩,不通仁義,不曉忠孝,如財狼禽獸一般,想要議和,先將這筆帳給算清楚了!」

洪承疇聞言,登時心中悚然一驚,望去,仔仔細細地盯著這個兵部尚書。這是朱慈烺的人,也就是眼下新皇帝上台後的嫡系。

高名衡的強硬出人意料,洪承疇緩了緩,看向高名衡:「高大人的意思,委實讓人難以理解。勝敗得失乃兵家常事,既然議和,自當立足當下,眺望未來,而不是糾結於過去的點滴才是。將山海關退還給貴國,我像這已然極大的誠意。畢竟,眼下山海關並不在大明手中了。」

有了山海關,京畿的防務就可以得以維持。在座之人沒有一個不通軍務的,明白這一場清軍再度入寇就是山海關丟失後的結果。

「不行!山海關本來就是我大明的國土,那整個遼地,全都是我大明所有。一個區區山海關,難道就能讓我大明揭過那死傷在邊關的數百萬百姓,忘卻那戰鬥在邊疆的百萬士卒?這二十餘年來,數千萬金銀耗費,都這般白白丟棄?」高名衡可不是任智榮那樣的後生,憑空是對著洪承疇抨擊,他一語而出,便讓屋內局勢微微有些扭轉。

有一個詞便叫做沉沒成本。

大明為了對付遼東建奴之禍,從萬曆開始就屢次興兵,累計百萬大軍,數千萬白銀,無以計數的投入就是為了收回遼東。眼下議和,就意味著這些投入統統都要丟棄,這如何讓人心甘情願?

洪承疇沉聲道:「話卻不是這般說的。一朝天子一朝國略,過去的事情,翻出舊賬沒有意義。人死不能復生,抓住現在才更有意義。」

「所以,這寧遠城,我們也得要回來。我覺得嘛,這個意義更重要,至少對得住松山一戰那些冤魂罷。」王鐸笑呵呵的。

洪承疇明白了,這兩人根本就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但這策略卻是極為有效的。

一直沒說話的庫門聞言,頓時惱了:「給了山海關已經是極大的耐心了,你們還要寧遠城?荒謬!」

「這個么」洪承疇卻沒有著急開腔反對。

一時間,屋內眾人紛紛刷刷刷地看向庫門。

今時不同往日,庫門身後也沒有十數萬的清軍,看著這麼多幾乎要吃人的目光,庫門退縮了。

「若退到寧遠城,則我要求在遼東、張家口等地與我大清互市。」洪承疇緩緩開腔。

王鐸笑了,沉思起來。

高名衡目光閃動,分析著洪承疇的底線。所謂互市,對於關外的異族而言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要求。後世有人總覺得明清閉關鎖國,斷絕了與世界的聯繫,大大的不該。姑且不論其過錯,對於大明而言,在北疆與蠻族互市其實是一種讓利。

不是說大明會補貼邊關貿易,而是大明往往是打不過了逼不得已用互市來安撫對方。於是參加互市的蒙古人也好,女真人也罷,都是十分喜愛強買強賣,不講道理這種近乎搶掠的方式來進行互市的。於是每次提起互市,朝堂都是一臉頭大。

不僅如此,一旦開了互市,不管大明賺了多少錢,卻必然會壯大草原上的蠻族。

有時候,國家戰略的安全是難以用真金白銀去衡量的,更多時候是買不到的。

故而,互市是一種大明的讓步。當然,還在接受範圍內。

王鐸頗為滿意,他看向高名衡,點點頭。

高名衡卻躍躍欲試,他直視著洪承疇,道:「想要互市,可以!甚至,縱然是鐵製品我大明也可以賣!但錦州也必須跟著還給我們,互市的地方,就在大凌河遺址上!同時,必須我大明駐紮軍隊超過建州三倍。這就是我大明的議和條件!」

王鐸驚訝地看過去,但他很快就收聲了。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洪承疇的臉上。

庫門更是冷冷地看著洪承疇,這讓步實在是太大了。等於是將黃台吉